◈ 縱橫人間第 3章 半年江湖游,歸鄉似箭3在線免費閱讀

縱橫人間第 2章 半年江湖游,歸鄉似箭2在線免費閱讀

一大清早喊罵聲敲醒了沉睡中的千戶府。

「陳鎮山!你給我出來!」

「你這個殺千刀的玩意!給我滾過來受死!」

……

陳鎮山聽到下人說,少爺醒來了,自己連忙屁顛屁顛的跑過來,結果剛到門外就聽到姜正則在罵自己。

他有點疑惑,按理說不應該這麼生氣的才對呀!他又沒趕他出去,是他自己要離家出走,自己最多就是逼得太狠了。

疑惑的看向一旁的侍女,侍女顯然是被嚇到了,斷斷續續地說道:「大人……少爺……少爺知道了……是你把錢袋……藏起來了!」

陳鎮山瞪大雙眼,心裏一驚,暗道一聲完犢子了。

其實當時他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於是就將姜正則包裹裏面的錢袋拿了出來,導致姜正則流浪了半年。

屋內的姜正則還在罵。

「陳鎮山你偷小爺錢袋,害小爺流浪!」

「你知道我這半年多是怎麼過的嗎?!」

……

陳鎮山閉上眼,做了個深呼吸,鼓起勇氣推開門,露出慈祥的笑容,笑呵呵的說道:「喲,正兒,回來了!」

為了掩飾心虛雙手不停的揉搓,最後拍拍手將雙手放到背後繼續揉搓,自己也慢悠悠的挪步到了離床不遠的位置。

姜正則將鞋子丟向陳鎮山,陳鎮山連忙彎腰躲避。

姜正則破口大罵:「半年!你知道小爺我這半年混成了啥樣嗎?」

陳鎮山連忙擺手:「消氣,消氣,為父也是想着磨練你。」

「磨鍊?誰家磨鍊一分錢不給的?」

「你知道小爺有多久沒吃肉了嗎?」

越說越激動,姜正則直接跳下床,拿起鞋子光着腳追着陳鎮山跑,陳鎮山怎會站着讓他打,隨即兩人就圍繞着香爐展開了追擊。

跑了十幾圈,姜正則愣是連陳鎮山的衣角都沒摸到,越想越氣惱,姜正則趁陳鎮山沒注意,將手中鞋子丟出,直接命中陳鎮山面門。

陳鎮山捂着腦門:「哎呦,哎呦,正兒別打了,為父知錯了!」

姜正則心知肚明這一下是陳鎮山故意的,是想讓他出出氣,不然就憑他的身手,讓他追一年他都碰不到陳鎮山一根汗毛。

姜正則借坡下驢,一屁股癱坐在地上,喘着粗氣道:「陳鎮山,今天先這樣,但是我告訴你這件事還沒完!」

陳鎮山一聽,知道姜正則消氣了,連忙湊過去,笑呵呵的說道:「行行行,先這樣,你先記着下次再來,咱先去吃點東西!」

姜正則也不啰嗦,伸出手示意陳鎮山扶他 見陳鎮山沒反應,又開口罵道:「陳鎮山你愣着幹嘛?小爺沒力了!還不來扶小爺!」

陳鎮山樂呵呵的將姜正則扶到院中,此時桌子上擺滿了食物,姜正則一把推開陳鎮山,搖搖晃晃的坐到凳子上,雙手並用,大吃大喝起來。

吃飽喝足後就躺在院里的躺椅上,陳鎮山也躺在一旁。

姜正則率先開口問道:「老李呢?」

陳鎮山挖了挖鼻子:「老李人家比你強多了,回來吃了頓飽飯,然後就去幹活了。」

姜正則點點頭,翹着二郎腿,喝了口酒,睡眼惺忪的問道:「陳鎮山,皇帝那邊怎麼樣了?」

陳鎮山搖搖頭:「不怎麼樣,還是老樣子,而且現在頻率越來越高了。」

大晟分為九州六地,每個地區都由一位鎮魔司千戶、一位世襲王爺以及一位知府一起管理,三人互相制衡形成平衡局面。可好巧不巧的是梧州王身子孱弱,卧病在床,而其下無子。知府又是個好吃懶做的胖子,平日里一直被陳鎮山壓了一頭,所以平衡被打破,陳鎮山成了梧州第一話事人,甚至可以說是土皇帝。

而梧州地處大晟最南端,**對它的掌控較薄弱,此地雖地處偏遠,但卻是一個極其富饒的地方,它面朝南海,海上貿易發達,手工業發達,而且還是大晟最重要的幾個鹽產地和礦產地,雖人口和土地都較少,但因為氣候的原因,糧食產量也不低,可以說這是起兵造反最好的地方,當年的太祖就是在這裡發家的。

最讓皇帝忌憚的就是鎮魔司這個機構是屬於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類型,只要姜正則沒犯死罪那等陳鎮山下台後,他就是下一個梧州千戶,那對於朝廷來說是不能容忍的,所以一直將陳鎮山視為眼中釘,恨不得拔之而後快。

姜正則嘆氣道:「哎,我遊歷多地也曾從百姓口中聽聞我這慶城第一紈絝的名號,但是這皇帝還是有所猜忌,一直在試探我們。」

陳鎮山拿起酒杯一口飲盡,罵罵咧咧:「這個混小子三天兩頭的派人來,你瞧現在又叫我去京城述職,真的是閑出鳥來了!我鎮魔司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事情這麼多,哪有時間?想我在這個位置上勤勤懇懇幹了二十多年了,要是真想造反,早就造了!而且我要是想造反還能讓他知道?」

說完就把酒杯砸到桌子上,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

姜正則手指敲擊扶手,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思考片刻後開口道:「最近應該發生了什麼事情,讓那個皇帝越來越猜忌了。我們要改變思路了,在藏拙下去是不行了,得另闢蹊徑。」

「對於皇帝來說如果鎮魔司千戶這個位置的繼承人是個紈絝,那無疑是最好的,再者就是個只會吟詩作對的讀書人,而最忌憚的就是會武功。」

「那藏拙他不信,那我們就不藏了,大大方方的給他展示一下,只要我們不會武功那他就會放心。」

陳鎮山將姜正則的話仔細琢磨了一番,猛的一起身,讚歎道:「好辦法,真真假假,讓他們也難以辨認!」

姜正則用手揉搓鼻子,一臉傲嬌:「那可不,也不看看我是誰?」

「到時候我一邊當紈絝,一邊當個書獃子,然後再搞點事情,我就不信他們還懷疑我。」

陳鎮山在懷裡掏了掏,拿出一張請柬,遞給姜正則,解釋道:「剛好最近要舉辦個文會,到時候肯定要吟詩作對,你就趁機露兩手。」

剛說完他就一臉疑惑的看着姜正則,詢問道:「等一下,我記得你小子從來不看書的,你會作詩嗎?別到時候丟人丟大發了!」

姜正則收起請柬,冷哼一聲:「哼,不跟你吹,詩仙下凡也不過如此!」

「不過我要先去準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