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縱橫人間第 1章 半年江湖游,歸鄉似箭1在線免費閱讀

縱橫人間第 3章 半年江湖游,歸鄉似箭3在線免費閱讀

「話說天下之勢,分久必合,太祖斬龍起義,以雄武之姿,滅六國一統中原,與南桑、北遼成三足鼎立之勢。後真玄盛世,傳肅宗。至其衰落之由,殆始於徽宗。徽宗專好享樂,不理朝政,崇信宦官,生活糜爛,好游青樓。大興土木,搜刮民財,民怨沸騰。及徽宗崩,集武、宣兩宗之力,創大昌中興。由當朝天子即位,改舊制,創科舉,推崇朱學,外御外地,內鎮江湖,減免苛稅,興修水利,乃當世之雄主!」

「啪!」

台上說書人猛地一拍醒木,驚醒台下一群人。

「話說十六年前,宜封王私自出兵北上,導致宜封軍死傷大半,龍顏震怒,親臨麗都,王妃當眾發動叛亂,協同黨克劍門眾弟子與諸位英雄豪傑一戰,那一戰驚天動地,但還是邪不壓正,最終將這些毒瘤斬殺當場。」

剛說完,下面一小孩砸來一石頭,嚇得說書人連忙躲避。

「哎呦呦,你這小孩!」

小孩大喊道:「這些聽的一點意思都沒有,我要聽劍仙的故事!」

「對對對!」

「我們要聽劍仙!」

……

說書人擦着頭上的汗,一邊打着圓場:「哎呦呦,各位就不要為難我了,這可不興講!」

下面一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丟來幾枚銅錢,滿臉鄙夷道:「給給給,我還不知道你,拿了錢就快講!」

說書人笑呵呵的把銅板收起來,然後咳了一聲,正色道:「眾所周知修士境界被劃分為九品九境,那劍仙李裴旻就是二品大宗師境的劍修,雖不是仙人,但勝似仙人!話說與劍聖昊雲那一戰,那一戰被世人稱為近五十年來劍道巔峰一戰!僅僅只是兩人兩劍便使得天地變色!」

「……」

「最後,兩人都動用了詩仙劍!可惜劍聖終是不敵劍仙,那江南山水壓那北國風光一頭,劍聖遺憾敗北,至今那麗都都留有兩人殘餘的劍意,引得天下劍修前去朝拜!」

說書人剛說完正準備往下講的時候,遠處跑來一群士兵,嚇得他連忙收拾東西跑路。

「哎呦呦,各位今日就到這了,鄙人家中還有急事!」

說完一溜煙的跑了,引得眾人哄堂大笑。

遠處的士兵看見逃跑的說書人一邊追趕一邊大罵:「許老三!你給我站住!你這個沒娘養的,天天給我們找麻煩!」

……

角落裡一長一少,年長的背着個破布行囊,衣衫襤褸,頭髮黑白參半,甚至還夾雜幾根茅草,小的其實歲數不小,十五六歲,滿臉灰塵,一身市井麻衫,逃荒的難民一般,給他們倆一個碗就能當街乞討。

「乞丐少年」問道:「老李,你說他們說的是真的假的?真有那麼厲害?這不是堪比神仙嗎?」

僕人模樣的邋遢老李呵呵一笑,露出幾顆黃牙,顯得賊憨厚賊老實。

「少爺,老李不知道,但我看大家都這麼說,我估摸着應該是的吧!」

少年翻了個白眼:「笑笑笑,你每次如這般敷衍我!」

說完肚子傳來一陣咕嚕聲,顯然是有幾日不曾吃飯了。

「我好餓啊!」

一邊喊餓一邊滿臉怨氣的看着老李。

他叫姜正則,前世是地球的一位富二代,酷愛武俠,但是十七歲的時候發現自己身患絕症,終日躺在那病床上,直到病死,享年二十歲。

結果當他一睜眼發現自己成了梧州慶城有名的紈絝,被人稱為慶城第一紈絝,他前身就是富二代,也喜歡花天酒地,所以也樂此不疲。

本來生活好好的,結果不知道為什麼他爹娘最近一直在給他找媳婦,煩的他受不了了,於是就離家出走,想要去避避風頭順便感受一下江湖氣息,實現自己多年來的夢想。

但是想着自己好歹也是個第一紈絝,於是就把老李帶上一起,這樣就有個人能幹苦力。

結果這倒好,帶了個禍害出來,老李以為姜正則帶了錢,就沒有拿錢袋,等兩個人傻乎乎的來到隔壁縣城,將身上唯一的一點錢用完後,才發現沒帶錢袋,他又不願意放下面子回家,結果幾天下來就只差沒落魄到沿路乞討。

在縣裏面實在是活不下去了,於是乎兩人來到村莊裏面,白天就上山抓鳥,下水裡摸魚,晚上就去田地裏面偷點地瓜什麼的吃吃。期間好幾次被扛鋤頭的壯漢追着到處跑,村子都不知道換了多少個了,附近都是他倆的威名。

這和他想像中的鮮衣怒馬少年郎,快意恩仇行江湖完全不同!自己一身破麻布衣服,一雙破草鞋,滿臉灰塵,哪有半點鮮衣怒馬的樣子?

老李被盯得不好意思了,笑着撓撓頭:「少爺,你要是餓的話,我這裡還有半個地瓜,你先吃了墊墊肚子。」

看着老李懷裡那半個地瓜,他大罵道:「喲!好你個老李既然還藏着地瓜!難怪我說怎麼少了半個地瓜原來在你這!」

說完就脫掉草鞋拿到手裡追着老李就是一頓打,嚇得老李連連躲避,打的他抱頭鼠竄。

「少爺,少爺,別打了,老李知錯了!」

沒追一會兒,姜正則就停了下來,他實在是太餓了,他伸伸手,老李將地瓜遞給他,他兩三口就全部吞下,然後還是氣呼呼的看着老李。

許久後姜正則嘆了一口氣,神色落寞道:「老李,我們還是回家吧!」

老李一聽,眼睛一亮,笑的嘴巴都咧開了。

「少爺這是想明白了?那我們這就回家吧!」

說完就迫不及待的看着姜正則。

姜正則怒罵道:「你這個混球,每次偷東西你永遠跑的比我快,吃的比我多,吃不完還藏起來,不給我吃!現在說要回家了,也不勸我一下,呲着個門牙就樂呵呵的要走!」

老李有點猶豫,試探的問道:「那……那少爺,我們要不要再堅持一下?」

瞧見老李這副死樣,姜正則又是脫下草鞋追着老李一頓打。

老李一邊躲一邊大聲問道:「那少爺還回家嗎?」

姜正則一邊打一邊回道:「回!但是先讓我打死你這個狗東西!」

在夕陽下,一長一少兩道人影逐漸被拉長,江邊白鷺齊飛,土地野草肆意,故事從此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