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縱橫人間第 5章 王玄微五在線免費閱讀

縱橫人間第 6章 落幕六在線免費閱讀

皇帝大笑一聲,一腳將宜封王妃的屍身踢倒,緩緩的走向被玉佩保護起來的李裴旻和嬰兒。

他伸出手,身邊的一位侍衛立即將他的佩劍遞給了他。

他雙手將劍舉到眼前,在欣賞了一番後,直接拔出,將劍鞘丟到地上,將劍高高舉過頭頂,一股股霸道威嚴的龍氣纏繞於其上。

他高聲喊道:「今宜封王府欲謀逆,王及妃皆已死,唯留一嬰兒及同惡,罪劣深重,恐有後患,故誅之!」

說完就要一劍劈下,面對帶着龍氣的攻擊,這個屏障就顯得不夠看了。

僅僅一擊就把能擋住四品大乘境以下強者全力一擊的屏障打碎了。

皇帝此刻眼睛通紅,面色有些猙獰,沒有管那什麼劍仙,直接抬手一劍刺向那個嬰兒。

鋒利的長劍直接劃破嬰兒的皮膚,皇帝並沒有心急,而是慢慢用力,還一邊轉動劍身。

嬰兒哪受得了這種疼痛,哇哇大哭起來,雙手雙腳不停的擺動起來。

這並沒有讓皇帝心慈手軟,反而是讓他更加興奮,他不停大笑,手中的長劍轉的更加用力了。

在嬰兒停止哭泣,開始奄奄一息之後,他撇撇嘴咒罵道:「果然跟他那個爹一樣,讓人無趣。」

他此刻興緻全無,將劍往後一收,就在準備了結了這個嬰兒時,一個黑色的身影憑空出現,死死握住了那把劍。

來者是一位身穿黑衣,頭戴惡鬼面具的男子,他的面具散發著質樸的金屬感,在上面有着神秘而複雜的花紋。

他整個臉都被面具遮蓋住,只在眼睛處留了孔,但因為光線的原因看不清他的眼睛。

身上穿着一副黑色的鎧甲和戰袍,半斜式的戰袍將一半的的鎧甲露在外面。

頭髮不長,用一根髮帶紮起,垂在後背上,在微風的吹拂下,黑髮和戰袍隨風飄動,顯得威風凜凜。

一種極其沙啞的聲音從面具下傳來:「陛下龍體至重,不可舞刀弄槍,臣為陛下收之。」

說完直接用力一握,隨即劍身開始碎裂,最終化作碎片。

皇帝面色大怒,原本喜悅的心情此刻蕩然無存,他憤怒的看着男子。

在看見男子裝扮時他的憤怒轉變成了疑惑,他好像在哪聽說過這個人,但是一時半會他想不起來了。

而身邊的侍衛連忙上前,將皇帝護在自己身後,警惕的看着鬼面男子。

皇帝也是連連後退,拉開和鬼面男子的距離。

王總管直接一步踏出蓄力一掌拍出,直擊鬼面男子要害。

鬼面男子左手握拳,一拳轟出,一拳一掌直接相撞,王總管被打的連連後退,右腿狠狠一蹬,在地上踩出一個坑洞,才勉強穩住身形。

將微微顫抖的手掌放到身後,一個閃身來到皇帝身邊,附耳輕聲喊道:「陛下小心!此人實力深不可測!」

然後謹慎的盯着鬼面男子。

這輕描淡寫的一擊將全場都給震懾住了。

只有朱夫子在短暫的愣神後,立刻下跪:「參……參見,指揮使大人!」

「指揮使?」

眾人在心中默默思考着此人到底是誰。

鬼面男子將視線轉向朱夫子,疑惑道:「哦?汝識吾否?」

朱夫子連連稱是,態度十分殷勤。

「認識認識,這天底下誰能不認識鎮魔司的指揮使大人!」

鎮魔司和指揮使這兩個詞一出,在場一些**湖的想起來是誰了,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鎮魔司指揮使——王玄微!

一個真正的神話!

不由態度恭敬起來,有些甚至是直接下跪。

皇帝也終於想起來此人是誰了,態度也變得溫和,謙遜的問道:「不知指揮使到此所為何事?」

王玄微走向嬰兒,將他抱在懷中,此時嬰兒已經陷入了昏迷,王玄微渡入真氣到嬰兒體內。

用手撐開了嬰兒的兩隻眼睛,看了看,十分滿意,開口道:「此事就此了結,爾等速速離去。」

說完就站在眾人面前,冷冷的看着他們,皇帝站到王玄微面前態度強硬起來:「指揮使,此人是賊人之子,留着是大晟的隱患!」

王玄微兩耳不聞,繼續站着。

皇帝本就不是好脾氣,立刻大聲斥責道:「指揮使!你別忘了你是大晟的指揮使!你是寡人的指揮使!」

「還不快給寡人讓開!」

聽到這王玄微全身氣勢爆發,面具上兩個黑漆漆的空洞死死的盯着皇帝,沙啞的聲音從面具下傳來。

「吾是大晟之臣,而非陛下之臣,今日之事,還請陛下恕罪」

看到王玄微無動於衷的樣子,皇帝瞬間火冒三丈,咬牙切齒道:「我知道你實力強大,但你也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吧!你是要與整個大晟為敵嗎?」

王玄微語氣平靜。

「皆不足與吾為敵!」

此話如同驚濤駭浪,讓在場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狂!太狂了!

皇帝面臉通紅,雙眉緊皺,額頭的青筋暴起,他此刻十分生氣,他引以為豪的一切被這短短的七個字給徹底否決了!

終於他爆發了,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把這個人給殺了!

「眾將士聽令,給寡人把這賊子抓起來!」

「是!」

這萬人的軍隊齊聲高呼!

然後齊刷刷的向王玄微殺去。

這給一旁的朱夫子看傻了,連忙大聲喊道:「陛下,萬萬不可呀!」

「這可是王玄微啊!」

沒等皇帝開口,王總管就輕蔑一笑:「朱夫子就在這看好戲吧!這支五萬人的軍隊哪怕是我和林將軍一起上,都有所不敵!」

朱夫子一聽更是冷汗直流,連忙勸說道:「陛下,還請三思啊!」

皇帝一甩衣袖,冷哼道:「哼,我知指揮使的強大,但我這支神龍營可是能斬仙的!」

朱夫子見軍隊已經將王玄微吞沒了,更是急得直跺腳。

你能斬仙是很厲害,但是這不是仙啊!

時間會沖刷一切,哪怕以前的你是多麼的驚艷,是多麼的無敵,但隨着時間的流逝,世人都會淡忘!

可那些驚艷了一個時代,無敵了一個時代,鎮壓了一個時代的人,他還在那,一成不變,坐看雲捲風舒。

就如此刻一般,王玄微右手化掌,一股磅礴的的真氣噴涌而出,狠狠地拍在地面,地面瞬間掀起一陣氣浪。

僅僅就是這一個氣浪就把無數將士掀飛,沖在前面的將士直接就口吐鮮血,命喪當場,原本整齊有序的軍隊也在這個氣浪的衝擊下變得七零八落。

王玄微原地消失,一個閃身就來到了皇帝身邊,然後一股強大的風勁襲來,將皇帝身邊的侍衛直接擊飛出去。

空洞的孔洞死死的盯着皇帝,沙啞的聲音鏗鏘有力。

「吾不願亂三國之平,故未下死手,還請陛下帶人速速離去。」

「你……」

皇帝被氣得說不出話來,或者說不敢說出話來。

這支軍隊對他來說就是寶貝疙瘩,是他以後的資本,要是真折在這裡,那就全完了。

皇帝狠狠地看了一眼王玄微懷中的孩子,不甘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軍隊,眼一閉心一橫,下令道。

「全軍撤退!」

說完一甩袖子就氣呼呼的走了,連步輦都沒上。

朱夫子並沒有急着走而是來到了王玄微面前,拱手彎腰一拜。

「指揮使大人,晚輩朱元晦,師承珂子居。」

王玄微喃喃自語,有種陷入回憶的感覺:「珂子居……珂子居……」

看王玄微的樣子,朱夫子很肯定他和自己的師父是老相識,看樣子可以套一下近乎。

當他兩眼放光的看向王玄微時,出乎意料的是王玄微嘆了一口氣:「還真是後繼無人啊!」

朱夫子有點尷尬,嘴角扯了扯,本來還想套近乎的,結果卻被數落了一番。

收起尷尬的表情,笑着說道:「晚輩才疏學淺,讓前輩見笑了,這就回去勤加苦學!」

說完之後朱夫子屁顛屁顛的離開了,騎上他的巨鶴,駕鶴離去,去追上皇帝的腳步。

雖然近乎沒套成,但無傷大雅,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只要成功那他將會是下一個柯子居!

待到他離去後,王玄微才搖搖頭說道:「此子心性不可,終生難再進……」

說完就看向這群江湖人士,語氣冷冷。

「爾等還不離去?」

這些人其實早就想走了,只是王玄微沒有放話他們不敢亂動。

現在王玄微都放話讓他們離開了,那這哪還有繼續留着的道理,紛紛準備離去。

但是此時人群中一道突兀的聲音響起。

「晚輩臨淵閣閣主安敬思,今日斗膽向前輩賜教!」

此話一出眾人紛紛一臉驚懼的看着他,心中暗罵:你是不是瘋子!人家都放我們一馬了,你這不是在找死嗎?

王玄微則是饒有興緻的看着安敬思,冰冷的笑道:「百餘年,汝是唯一敢挑戰吾的。」

「小子,勤加修鍊,陸地神仙境才有資格。」

安敬思搖搖頭,堅定的看着王玄微,擲地有聲道:「前輩,我知道我還沒資格,但我天資拙劣,大宗師可能就是我的終點了,我必須考慮這是不是我此生僅有的機會!」

「還請前輩賜教!助我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