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縱橫人間第4章 劍殤與身死四在線免費閱讀

縱橫人間第 5章 王玄微五在線免費閱讀

這一劍驚起滿天煙塵,天地變色!

不僅僅是法陣被一劍破開,連同灰濛濛天空都被一劍斬開,陽光撒下地面。

煙塵散去,只有李裴旻一人佇立在天地之間!

陳天璣受到了法陣反噬,跪在地上,手捂胸口,口吐鮮血,萎靡不振。

武家兩兄弟各斷一條胳膊,捂着斷臂處聲嘶力竭的狂吼着。

一道劍痕從金雀的左肩膀一直貫穿到他的右腰處,鮮血噴涌,搖搖欲墜。

李裴旻此時也不好受,強行使用了詩仙劍,導致真氣枯竭,整個人狀態極其虛弱,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半跪在地上。

……

遠處的眾人看到這一幕也是熱血沸騰起來,哪怕他們現在是敵人,但李裴旻的這一劍已經征服他們。

臨淵閣閣主無奈的搖搖頭,嘆息道:「我不如劍仙呀!」

五方門門主十分感慨:「天下第一劍!仙人之下第一人!」

……

不同於這些江湖人士的驚嘆和稱讚,皇帝有點惱怒,咒罵道:「還真是一群廢物!」

隨後對身邊的王總管吩咐道:「王總管你上吧!給我碾碎他!」

王總管笑了笑:「哈哈,陛下您別急,好戲還在後頭!」

……

就在李裴旻想要重新站起來的時候,他身後忽然傳來一聲巨響,引得狂風大作,而當他回頭時,雙眼竟流出血痕!

只見原本是五派弟子廝殺的戰場此時被夷為平地,天空下起了血雨,無數的斷肢殘骸從天空落下。

他跪在地上,對天怒吼道:「不!不!不!」

遠處的靈青魂因為透支了靈氣,整個人有點搖搖晃晃,他癲狂的看着李裴旻,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

雖然提前布置了傳送陣,但是最後還是有一半多人沒出來,而所有的克劍門弟子……全部戰死!

李裴旻整個人已經泣不成聲,整個人癱軟的倚着「無憂」。

……

皇帝看到這一幕,笑的十分開心,像個孩子一樣,一邊指着戰場,一邊拍打着身旁的護手。

「哈哈哈哈,王總管,王總管,你快看,全死了!死的好呀!讓你們跟我作對!哈哈哈哈!」

王總管笑着附和着皇帝,逗得皇帝哈哈直笑。

朱夫子提袖捂眼,一副十分不忍心看的樣子,但他的嘴角卻微微上揚。

眾江湖人士悲憤不已,但礙於皇帝就在身邊,一個個只能憋在肚子裏面。

雖然他們是敵人,但是靈青魂這種以大欺小,卑鄙無恥,滅人宗門,傷害友軍的行為他們還是十分不齒。

紛紛在心裏咒罵:難怪都說他是偽君子,果然就是個卑鄙小人!

看着苟延殘喘的李裴旻,皇帝大手一揮,指揮道:「所有人聽令,誰能斬殺李裴旻,我就讓他進國庫挑選一件寶貝!」

此話一出,原本還有點憤憤不平的江湖人士此刻一個個都爭先恐後殺向李裴旻,此時那些什麼仁義道德都變成了狗屁!

雖然有人仍不為所動,但那都是少數的,就連將士都有點蠢蠢欲動,皇帝大笑道:「怎麼你們也想上?」

原本還蠢蠢欲動的將士一個個都低下頭,看到這一幕,皇帝笑得更大聲了。

「哈哈哈哈,你們呀,你們呀,想上還不上,我不是說了是所有人嗎?」

原本被澆熄的火焰再次被燃起,軍陣中的將士嘶喊着殺向李裴旻。

王總管俯身來到皇帝耳邊低聲說道:「陛下,這有點不妥吧!」

皇帝擺擺手:「唉,王總管此言差矣,帶這麼多人出來,不然他們練練手,有點不好吧。」

見皇帝都這麼說了,王總管也不多嘴,退到了皇帝身後,靜靜地看着。

……

李裴旻被鮮血模糊了雙眼,他只能聽到一陣陣吶喊聲越來越近,腳步聲越來越近。

他看向不遠處的宜封王妃,笑着道:「王妃,在下對不起王爺……」

宜封王妃一直處於戰場的中心,兩場戰鬥下來,項鏈早就碎掉了,她雖沒受到重傷,但難免會被波及,再加上之前被重傷,此時狀態也不好,氣息有點低迷。

她哭着說道:「不,是我對不起克劍門……」

李裴旻搖搖頭:「是我們欠王爺的。」

說完他就顫顫巍巍的站起身,拿起劍指着眾人。

用盡全力大聲喊道。

「劍……劍仙……李裴旻!請戰!」

說完便沖向人群,廝殺起來。

雖然他現在真氣用盡,身受重傷,但憑藉著高超的劍術和強悍的體魄,還是能強撐一會。

在一劍斬殺數人後,被人偷襲,被一錘砸中後背,整個人一個踉蹌,差點倒在地上。

強撐着身體,反手抓出大鎚,提劍上撩,一個人頭飛出。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現在的李裴旻就是最好的寫照,一些阿貓阿狗在他手底下走不了一招。

但他也不知道受了多少傷,全身上下滿是鮮血,喘着粗氣,佝僂着身子。

一個小有名氣的掌門人趁此機會,用盡全力對着李裴旻就是一槍,李裴旻躲閃不及,被洞穿了腹部。

整個人直接跪倒地上,他艱難抬手,一劍擲出,將這人的腦袋貫穿,這一下用盡了全力,他雙手無力的垂下。

低着頭,好似認命了一般。

宜封王妃此時已經哭成了淚人,嘶聲力竭的大喊着:「不要!不要!」

她一邊喊一邊取出一個戒指,灌入靈氣。

瞬間出現一個法陣,將圍攻李裴旻的所有人彈開,然後出現一個屏障將她和李裴旻籠罩在其中。

這些人雖被屏障彈開,但其實並沒有受什麼傷,立刻起身上前拍打着屏障,想要破開它。

而宜封王妃則是快跑着來到李裴旻身邊,開始查看他的傷勢,發現他傷勢過重已經陷入了昏迷。

宜封王妃急忙用靈氣給他療傷,順便取出一些療傷的丹藥給李裴旻服下。

外面的人見宜封王妃在給李裴旻療傷,瞬間就不淡定了,心急如焚的想要破開屏障,於是乎開始攻擊屏障。

這些攻擊落到屏障上,只是泛起一陣陣波瀾,沒有一點作用。

遠處原本還滿臉笑意的皇帝此刻面色又不好看了起來,大聲罵道:「這些叛國賊子還真的花樣百出!」

朱夫子笑呵呵的摸着自己的鬍子:「陛下莫急,這只不過是在苟延殘喘罷了,她現在一邊撐起屏障一邊給劍仙療傷,就以她的靈力來說根本就承擔不起。」

王總管頻頻點頭:「依我看,一刻鐘之後就是他們的死期!」

皇帝一聽十分開心,連連拍手稱快。

……

果不其然,這個屏障在還沒到一刻鐘的時候就已經變得透明起來,顯得搖搖欲墜。

而李裴旻還處於昏迷之中沒有轉好的跡象。

宜封王妃看着身受重傷處於瀕死狀態的李裴旻,又看看自己懷中面色慘敗的嬰兒。

她一咬牙,好像是下了什麼重大決定一般,從懷中取出一塊石頭,用力捏碎,然後整個人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跪倒在地,淚流滿面的看着懷中的孩子。

也就在片刻之後,屏障應聲破碎,無數人一貫而入,對着三人劍拔弩張。

宜封王妃將孩子放到李裴旻身旁,將一塊玉佩戴在孩子身上,一個小型的屏障將兩人籠罩。

她顫顫巍巍的站起身,口中喃喃:「今日,你們克劍門為報恩,戰至最後一人,我不能讓你們克劍門死絕!」

「正兒,對不起了,娘要先走一步了,你一定要好好活下來!」

她拿起一個瓷瓶,將裏面的丹藥一飲而盡,瞬間靈氣暴漲,整個人雙眼通紅,身上的皮膚也開始一絲絲的皸裂。

她大喝一聲,雙手迅速結印,一個法陣在眾人腳下生成,一根根火柱衝天而起,將數人擊殺。

還沒等眾人回神,緊接着一個、兩個、三個,眾人只能苦苦防守,皆狼狽不已。

同樣的,宜封王妃嘴角鮮血流出,身上的皮膚皸裂的更加嚴重了,好似下一秒就要爆炸。

隨着法陣一個個的生成,宜封王妃身上的靈氣也慢慢被消耗殆盡。

直到最後一柄長矛捅穿了她的腹部,她的雙手還在結印,只不過已經沒有陣法生成了。

她直直的跪倒在地,雙眼無神,生機已經消散,宛如一座石雕。

遠處的皇帝見狀立馬招呼身邊的奴僕侍衛,將自己抬了過去。

他面色狂喜,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宜封王妃慘死的樣子了。

這次的計劃很成功,雖然中途有點波瀾,但都是小問題,不但剷除了對他最有威脅的宜封王府一伙人,還將整個江湖的力量削弱歸攏!

從今天開始,他——申禮!將是真正的大晟皇帝!

他也將是大晟歷史上第一位成功整治了江湖的皇帝!

終於他被抬到了宜封王妃不遠處,他顫抖的走下布輦,來到宜封王妃屍身前。

他伸手觸摸,在確認這一切都是真的之後,終於忍不住的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

從他登基開始就一直被壓抑的情緒終於得到了釋放。

他抬頭望天,一股帝王的威嚴釋放出來,他蔑視的看向周圍人群,十分莊嚴肅穆的說道。

「吾乃大晟皇帝,爾等還不速速下跪!」

所有人立馬跪拜在地,哪怕是那些平日里囂張跋扈之輩,此刻都心悅誠服。

因為從今天開始,大晟將要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