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縱橫人間第3章 一劍曾當百萬師三在線免費閱讀

縱橫人間第4章 劍殤與身死四在線免費閱讀

看着氣勢如虹的李裴旻,皇帝眉頭一皺,面色不悅。

一旁的靈青魂注意到了,立馬上前請命。

「陛下莫急,他不過是強弩之末罷了,待我等去將他鎮壓!」

說完示意了一下身旁的幾個掌門,瞬間術門門主,金燕門門主,鎮山宗宗主和副宗主紛紛對着皇帝拱手請命。

「在下術門門主陳天璣。」

「在下金燕門門主金雀。」

「在下鎮山宗宗主武無極。」

「在下鎮山宗副宗主武無限。」

「願意為陛下分憂!」

說完五人便帶着眾弟子來到了李裴旻面前。

靈青魂率先站了出來,春光滿面,一副老好人的模樣,笑着說道:「一直聽聞劍仙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但是我還是希望劍仙莫要自誤,不要為了逞一時之能而誤了終生!」

李裴旻面無表情,只是拔劍指向眾人,冷冰冰的開口道:「要戰便戰。」

靈青魂搖了搖頭,嘆口氣道:「那我便隨了劍仙心意了!」

隨即雙方便發生了大戰,這可不像之前和昊雲的那一戰,這是真正的廝殺,克劍門一脈大戰四大門派!是幾百人與幾萬人的大戰!

武無極和武無限率先和李裴旻廝殺到了一塊,一人手持巨斧一人手持巨錘,兩人大開大合,每一擊都伴隨着破空聲,力量極其恐怖!

受了傷的李裴旻只能先暫避鋒芒,或躲避或用巧勁化解,一時間竟打的有來有回。

而當一旁拿着匕首、蠢蠢欲動的金雀加入戰場後,李裴旻明顯有點手忙腳亂,在忙於應對巨斧和巨錘的同時還要小心一旁的偷襲,幾十招下來原本雪白的衣服此刻也被染成血色。

壞消息接踵而來,就在他被圍攻的瞬間,他的腳下忽然出現一座巨大法陣,他也瞬間察覺到不對勁,一劍將三人全部彈開,然後立馬轉身朝法陣外跑去。

但是一道威嚴的聲音忽然從天邊傳來。

「畫地為牢!」

隨即虛空中出現一條條粗大的鎖鏈,齊刷刷的朝李裴旻衝去,瞬間就將他死死纏住,動彈不得。

幾人驚呼一聲:「言出法隨!」

他們心中雖是驚訝,但並沒有回頭看,原因有二,一是因為現在他們面對的是李裴旻,斷不敢分心,再者就是當世能使出此等言出法隨的只有兩人,而其中一位是定不會出現在此處的。

此時戰場之外,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駕着巨鶴款款而來,直接落到了皇帝面前,對着皇帝彎腰拱手道:「參見陛下,老夫來遲了!」

皇帝一見此人立馬眉開眼笑:「不打緊不打緊,朱夫子能來,寡人甚是開心!」

朱夫子還是彎腰,繼續說道:「書院弟子學業繁忙不能前來,還請殿下恕罪!」

皇帝見朱夫子還不起身立馬上前攙扶,一邊放低姿態:「誒,朱夫子可別這麼說,真的是折煞了寡人!」

說完連忙招呼身邊人:「來人啊!趕緊給朱夫子上座!」

幾位太監屁顛屁顛的搬來一張大凳子,兩人推推搡搡的,最終還是讓朱夫子坐了下去,然後便開始了噓寒問暖,好似根本就不關心遠處的戰鬥。

也就在這個期間李裴旻掙脫開了鎖鏈,但是法陣還是先一步的布置完成。

東青龍南朱雀西白虎北玄武,四大神獸憑空出現,身高數十丈,十分莊重威嚴,狂風吹捲毛發讓四獸顯得更加威武不凡,有股鎮壓世間一切的氣勢。

李裴旻皺了皺眉頭,暗道:有點棘手了。

確實,現在的李裴旻是以一敵七!

哪怕是全盛時期的他也沒有信心能贏!

但他還是站在那,即使寡不敵眾,即使傷痕纍纍,但他一身傲骨巍然不動!

在四獸的一陣陣咆哮聲中,三人大笑起來,那樣子如同勝券在握一般。

李裴旻不在乎這些,他冷靜的分析中場中局面,一位半步大宗師的武修和兩位小宗師的武修對他的威脅不大。

反而是由一位大宗師的法修和一位半步大宗師的法修共同構建的法陣讓他感到棘手。

現在的首要目標就是破了這個法陣!

隨即他便開始了行動。

他憑藉著自己的靈活,數次躲開三人四獸的攻擊,來到法陣中心。

幾人見狀不由露出一絲冷笑,李裴旻這個位置可謂是腹面受敵,這不等於是送死嗎?

武無極和武無限立刻施展自己的天賦——法相天地,一瞬間出現了手持一斧一錘的兩位巨人,他們身型高大堪比四獸,一身炸裂的肌肉並沒有被鎧甲徹底掩蓋,眼睛通紅好似太陽,如同神話中的天兵天將!

兩位巨人大喝一聲,使出渾身力氣,揮舞着兵器,狠狠的砸向李裴旻。

「開天!」

「闢地!」

朱雀匯聚全身力量,朝李裴旻噴射出能夠焚燒大地的火焰。

玄武抬起前腿狠狠的砸向地面,一根根粗大且冒着森森寒氣的冰柱衝破大地,朝李裴旻刺去。

青龍抬起左爪,一根根巨木拔地而起,相互纏繞,最終化作一條巨龍張開血盆大口向李裴旻咬去!

白虎咆哮一聲,身上的殺伐之氣愈發濃郁,爪子上面也籠罩着一層白光,顯得鋒芒逼人,然後化作一道白光朝着李裴旻衝來!

金雀也不甘示弱,祭出自己的匕首,張開雙臂,匕首不知受到了什麼神秘力量猛然插入腹部,瞬間匕首尾部的眼睛睜開,一根根血絲蔓延到匕首上面,將它全部覆蓋。

然後匕首又懸浮到了半空,金雀也發動了自己的天賦——千千萬萬!

一瞬間匕首開始變得模糊不清,刷刷刷的幾聲,金雀面前出現了成千上萬把匕首,鋪天蓋地般的沖向李裴旻!

「填海!」

四面八方的攻擊齊刷刷的朝李裴旻襲來,他不慌不忙的將劍舉過頭頂,全身真氣翻湧,對天怒吼。

「搬山!」

轟隆隆的幾聲巨響,大地傳來一陣陣顫抖,一座座巨山拔地而起,如同蛟龍出海一般直衝天際,好像要衝破這方圓之地!

一座座巨山將李裴旻死死的護在其中,密不透風!

青龍、朱雀和玄武三獸的攻擊在摧毀了幾座大山後就消失殆盡。

只有主攻殺伐的白虎將外圍所有大山盡數摧毀,露出了內部孤零零的幾座巨山。

這幾座巨山明顯比外圍的大山更高更大,其堅硬程度更是天壤之別!

可在兩位如同天兵天將的巨人面前簡直就是不堪一擊,一斧一錘便將幾座巨山夷為平地,李裴旻也暴露在眾人視線當中。

隨之而來的便是金雀的必殺一擊,成千上萬的匕首如同巨浪一般席捲李裴旻。

李裴旻如同汪洋裏面的扁舟,在面對驚濤駭浪時永遠都顯得那麼渺小,一瞬間便被巨浪吞沒,被撕成了碎片。

金雀放聲大笑:「哈哈哈哈,看到沒,我殺死了劍仙!我殺死了劍仙!金燕門將會在我的帶領下崛起!」

而在法陣外的靈青魂和陳天璣面色並不好看,看向金雀的眼神中帶着一絲絲的嫌棄。

因為他們還能在法陣中感受到李裴旻的氣息,他並沒有死。

靈青魂緊皺眉頭,他可是想要在皇帝面前好好表現一下的,結果現在還沒有解決掉,這豈不是丟人丟到家了?

從現在的情況看來,就憑他們幾人一時半會是拿不下他的,只能另想出處了。

他環顧四周,看向了遠處正廝殺在一起的眾弟子,眼底露出一色狠意,隨後看向陳天璣說道:「陳兄,等下你先一個人維持法陣,我去把這些小崽子全部端了!」

陳天璣滿臉不敢置信的看着靈青魂,驚訝道:「靈青魂!你是不是老糊塗了!那裏面還有我們的弟子!」

靈青魂面色已經扭曲,有點癲狂地說道:「為了得到龍氣……死這點人又算的了什麼!」

但陳天璣並沒有同意,直勾勾的看着靈青魂,靈青魂此時也清醒了一點,吐了口濁氣,緩緩說道:「我會讓靈教的人布置傳送陣。」

說完他拿出一張傳音符,輸入靈氣將其激活,對着符籙吩咐道:「眾靈教弟子速速脫離戰鬥,構建傳送陣!」

戰場的靈教弟子先是一愣,然後對着身旁一起戰鬥的隊友的說了幾句,便直接脫離戰鬥,來到幾處無人之地,構建法陣。

時間在一點一點流逝,終於幾座傳送陣構建完成,靈青魂也是直接脫離了法陣,開始構建新的法陣。

而此時的法陣內,金雀在一陣狂喜之後也察覺到了不對勁,李裴旻的氣息並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強。

隨即玄武咆哮一聲,然後猛然踏地,將地上的山石碎塊震起,李裴旻的身影才再一次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而此刻的他身上劍意充沛,一股股肅殺之氣讓人不寒而慄,而他的身後正有一個世界在慢慢擴大。

三人立馬目瞪口呆,全身上下汗毛聳立,害怕到了極點。

金雀顫顫巍巍的開口大喊:「快,快,快跑!」

但已經來不及了,李裴旻身後出現了一座極其慘烈的戰場,屍體堆積如山,血流成河,而戰場**只有一把劍孤零零的插在那。

「一身轉戰abc里,一劍曾當百萬師!」

隨着話落,那柄劍立刻衝出地面,隨即變大,然後對着天空一揮。

天被斬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