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的話,那也至少有兩三分,是我傾慕他的才能。
回去的時候,卻看到秦漠一個人站在大廳**。
他剛剛攀談的那個男人應該已經走了很久,有曾經處處拍他馬屁的人來奚落他。
可秦漠不閃不避,只在看到我回來的時候,眼神中微微閃出了亮光。
……誰能拒絕一隻迷茫的狗狗呢?
我想,幸虧我沒有執掌我家的公司。
要不然,我這個見色起意的勁兒,怕是要把一整個公司賠給他了。
我向他走去。
可在我即將走向他的時候,這場宴會的主人,他曾經的青梅竹馬卻先一步站在了他的身邊。
「秦漠?」
對方臉上帶着笑:「誰帶你進來的?」
她瞟一眼我:「哦,原來是趙格啊。」
「她為你做得真多。
我聽別人說,她趁着你沒有錢包養了你?」
「秦漠,你沒有錢大可以跟我說。
我們幼時的情分在,你為什麼要淪落到被人包養……」柳蘊晴多高傲啊。
在她的世界裏,能她嫌棄別人,別人是萬萬不能不喜歡她的。
她能在秦漠爺爺的葬禮上給秦漠難堪,但是等我帶着秦漠出現在她的宴會上時,她就受不了了。
所以,她選擇奚落秦漠。
我其實不了解秦漠和柳蘊晴的感情。
只是,看着他垂眼的動作,我的心就那麼揪了一下。
所以,我上前替秦漠出氣:「找你有什麼用?
你爸爸昨天不是還找我哥投資嗎?
你身上的零花錢夠?
就你那點錢,能幫上他什麼?」
柳蘊晴家倒也沒有多缺錢。
找人投資也是正常流程。
但是她們這些「世家小姐」更注重素養品格,零花錢沒有我多也是事實。
柳蘊晴氣急,她卻不願意和我交鋒,而是繼續問秦漠:「秦漠,階層降下來也就算了,眼光也降下來了?
你就看上這個暴發戶?」
嘿!
我沒有來得及反駁。
「小格哪裡都正正好。」
秦漠握了握我的手,奇蹟地安撫了我:「她不是暴發戶,她所有的點我都喜歡。」
最後一句話,他擲地有聲,以至於惹得宴會上一半的人看過來:「小格很好,我願意當她的金絲雀!
我願意被她強取豪奪!」
宴會上的人都誇秦漠敬業。
當初是京圈太子爺的時候,好一副矜貴做派。
如今是金絲雀的時候,討好金主的甜言蜜語更是不要錢似的。
這話我自然聽不進去。
我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