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身邊沒頭沒尾地說了這麼一句。
「我也知道你為什麼選擇我,因為足夠有錢。」
我偏過頭去看他。
他笑了笑,「一開始是,但後來我發現這是你能帶給我最不值得一提的東西。」
永崢笑着點了點我的額頭。
永崢意欲奪嫡,我心知肚明。
「聰明、理智且堅韌,如果你是我的兄弟,我睡夢中都要驚出冷汗來。」
永崢如此評價我。
我對成為皇后沒有興趣,或者說我想不到成為皇后的理由。
但權勢才能帶來財富,金山的主人永遠是權勢頂端的人。
所以,我們不僅是相敬如賓的夫妻,更是最堅不可摧的盟友。
2「納妾?
八阿哥您還有良心嗎?」
小春是自小跟在我身邊的家生丫頭,她性子直藏不住心思,直接與永崢嗆聲。
我掀開茶蓋輕輕抿了一口茶,垂着眸子思索了片刻後抬眼看着永崢說:「就按着阿哥的意思辦。」
只是後院里進個無足輕重的女人,況且這人是我們夫妻二人共同挑選的。
美貌、木訥、軟弱,最重要的是她父親是禮部尚書。
晚些時候,我去書房找永崢,將門緊緊掩上我輕聲問:「知道安佳靜兒腹中的孩子是誰的嗎?」
「她不肯開口。」
永崢搖了搖頭。
「無所謂,反正目的已經達到了,不過肚子再過一陣子可就瞞不住了。」
我拿出擬好的聘禮單子遞過去。
永崢沒有打開看而是握住了我的手,「一切從簡,儘早。」
利用一切資源,拉攏一切勢力,直到權力的頂端。
為了我們共同的勝利,我和永崢不惜一切代價。
「青枝那邊我有些煩了。」
永崢趴在我耳邊,聲音低沉。
「歲數小,難免有小性子,我挑幾件首飾,你拿過去的時候再說幾句軟話。」
我思索了片刻後說。
青枝是煙花巷柳中的女子,永崢是她的客人,買她的皮肉和消息。
不過最近青枝對永崢有了感情,生出了不該有的心思。
「你怎麼說的?」
我問。
「我說有朝一日定為她贖身。」
永崢自己覺得這話都不可信。
一個沒有日期的諾言,女子卻因愛深信不疑。
永崢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來,「你還記得李敘嗎?」
我思索了片刻,「我父親的門生。」
「你太無情了,人家可直到現在都惦記着你這個小青梅。」
永崢的語氣有些吃醋,但很快又恢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