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頭的青筋隆起,懷疑的目光掃過堂下的每一個人。
究竟問題出在了何處?
他謀划了這麼久。
前期造勢,萬事具備。
本想藉著這一次打壓兩位皇子,趁機拉攏林振海。
可半路殺出來個程咬金,讓他連日來的心血確付諸東流。
甚至連他準備的張仙人都還沒上場,他便失敗了。
他心裏憋着一口氣,卻不知道這口氣該撒到誰身上。
林振海的背後彷彿有高人指點,每次都能趕在他的前面,直擊他的痛點。
林振海如何會有解藥,如何得知林公子的藏匿地點。
這些他都不得而知。
他懷疑每一個人,卻又查不出任何問題。
林振海殺了他的侍衛,他也只能忍着。
細想起來,似乎自楚家開始,他就開始接連失利。
楚妍微落水後性情大變,沒有落入他織好的網。
他本想靠着那枚羊脂玉和她再次親近,卻不想被拒之門外。
楚妍微似乎對他充滿了敵意,他猛然想起第一次在楚府見到她時她眼中的恨意。
他不明白這恨意由何而來。
但他明白楚妍微這條路似乎走不通了。
他總覺得這樁樁件件的事情都有着聯繫。
可蜉蝣一線,總在他想要抓住時悄悄的溜走。
大殿瀰漫著陰鬱的氣息。
理不清的思緒化做憤怒噴涌而出。
他猛地推倒面前的案台。
良久之後,緩緩開口道:「都用些心吧,若再有失手,下次該死的就是你們了。」
1有人歡喜有人憂。
楚妍微現在心情大好。
護國公府也是門庭若市。
聖上自從身體大好就愈發迷信仙道,每日宣了林振海進宮,很不能扒在林振海的身上。
靠着楚妍微給的消息,林振海倒也應對如流。
已經六月了,晴好的天馬上就要變天了。
最近一道聖旨下在了齊府。
聖上賜婚,允准齊王迎娶淺如雲。
聽聞這婚事是淺太傅求來的。
上次淺如雲落水被齊王所救。
淺如雲痴戀齊王自毀清白的說法盛傳。
流言如沸,為了平息物議。
淺太傅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多次上書願意淺如雲只做個側妃嫁入齊府。
齊王不受寵愛。
但此次聖上大病初癒,倒變得舐犢情深起來。
念及齊王的孝道也看着淺太傅的面子。
終究許了淺如雲正妃的身份嫁入王府。
消息傳到楚府,楚妍微顰眉。
齊王倒是懶得裝了,沒了楚府和護國公這兩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