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四五月的天還有些微涼,宋嬰寧看着他身上的短袖,嘆了口氣。
走進辦公室拿了件毯子出來蓋在他的身上。
兩人第一次靠的如此近,宋嬰寧看着楚凡的臉暗暗咂舌。
這小朋友……長得還是蠻好看的。
隨即心中暗笑了一聲自己花痴,搖了搖頭起身要走。
卻看見一旁的手機突然亮了起來。
宋嬰寧眼眸微怔,只見屏幕上的微信備註,赫然是她所聯繫的偵探。
「好的,我已經回絕並提醒過她了。」
回絕、提醒……
什麼意思?
宋嬰寧愣了愣,瞬間想到昨晚偵探發給她的信息。
她渾身一僵,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趴在桌上熟睡的少年。
他是偵探所說的那個人嗎?
宋嬰寧捏緊了拳頭,又看了一眼手機,似乎想從中看出更多信息。
下一秒,一隻修長白皙的手就將手機拿了起來。
宋嬰寧一愣,只見楚凡不知何時竟醒了,揉着眼睛看了眼手機,懶懶的回了句語音。
「知道了。」
隨即他看向宋嬰寧:「怎麼了?」
「沒什麼……」宋嬰寧猶豫了片刻,還是問道,「這是誰啊?」
楚凡動了動僵硬的脖子,毫不在意的說道:「我一朋友,讓他幫我辦點事。」
「什麼事啊?」宋嬰寧語氣有些僵硬。她並不想對別人的一條信息就如此疑神疑鬼,可楚凡是她的隊友,如果此刻埋下懷疑的種子,那之後每次和他的比賽必然會分神。
如果真是楚凡不想讓她查下去,那麼他想要隱瞞的究竟是什麼呢?
她緊緊看着楚凡的眼睛,似乎想從裏面看出一點線索。
可楚凡只是一怔,隨即眼神暗淡了下去。
「沒什麼,就是我媽要來找我。」
宋嬰寧微怔:「你媽來找你……為什麼還要提醒?」
楚凡轉頭看了她一眼:「因為我不想見她。」
「小時候她丟下我跟別人跑的時候,我去找她,她也是提醒我不要讓我去找她。」
他扯下身上的毯子,微微笑了,眼神卻是冷的。
「偷看人信息是個不好的習慣,不過謝謝你的毯子。」
「我……」宋嬰寧茫然的接過毯子,「抱歉。」
回想起來,方才的問題,似乎已經有些像質問了。
偵探要是真聯繫他,昨晚便應當回復了,又怎麼會早上才回復他?
她真是被最近的事情沖昏了頭,怎麼能因為一句話而去特意扒人傷疤呢?
「沒事。」楚凡聳聳肩,似乎毫不在意的起身,「我回去了。」
宋嬰寧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其實依舊是沒什麼精氣神的模樣,可總覺得疏遠了一些。
她回到座位上,手不自覺的攥緊了毯子,再也沒有了訓練的心情。
好像真讓楚凡傷心了。
宋嬰寧嘆了口氣,終是關了電腦走了出去。
沿着長街走了一段,在一處面館裏找到了楚凡。
他低着頭,面無表情的吃着面。
其實很少能在楚凡臉上看到更多情緒,他平日里總是沒有表情的,懶懶的垂着眸。
一副目空一切、什麼也不在意的模樣。
卻總是讓人在意。
宋嬰寧深吸了一口氣:「楚凡。」
楚凡一怔,抬頭看了眼她:「你怎麼來了。」
宋嬰寧走到他面前,鄭重的說道:「剛才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
楚凡看着她,突然就笑開了:「我都說了沒事,就是真沒事,沒必要。」
宋嬰寧看見他笑了,懸着的心終於落了地,也笑了笑坐在他對面。
「我以為我讓你難過了。」
「有一點,但不多。」
楚凡筷子攪了攪手裡的面,還想說什麼,眼神看向她身後時卻突然頓住了。
宋嬰寧順着他的目光回頭,只見霍清風正面色陰沉的站在門口。
「霍清風?」宋嬰寧有些驚訝。
這裡離TID基地隔着相當遠的距離,霍清風怎麼會一大早出現在這裡?
霍清風冷冷的笑着:「怎麼我打擾你們的好事了嗎?」
宋嬰寧臉色微沉,還未說話,一旁的楚凡便起身道:「走了,回去雙排。」
不知為何,宋嬰寧總覺得楚凡對霍清風似乎有種天生的敵意。
上次在日料餐廳也是,一開口便帶了濃濃的火藥味。
霍清風的臉色青白了一瞬,沒管楚凡,看向宋嬰寧說道:「我有話和你說。」
宋嬰寧冷然道:「我沒話和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