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r>第20章江今宜的神情徹底變了。
她瞳孔驟然緊縮,除了被傅暮遲抓在手裡的那一節手臂,身上其他地方彷彿在一瞬間全然變冷。
「你……」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傅暮遲,「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她眼前划過無數個有可能暴露自己的細節,內心也閃過無數個答案。
可她怎麼也沒想到,傅暮遲會說——「兩年前。」
男人冰冷的聲音像一把寒刃,死死地釘在了江今宜的心臟上。
她不相信的搖頭:「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如果你兩年前就知道,為什麼還會允許我的接近?
你一定是想騙我,你不可能知道!」
傅暮遲抓着她手腕的那隻手力道大得像是要捏碎她的腕骨:「早在那場車禍之前,我就知道你的身份了,所以我才會和司雲璃提分手。」
「你從她那裡知道這件事後,你等不及了是不是?
所以你讓她來找我,然後在她的車上動了手腳。」
江今宜完全僵在了原地,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而傅暮遲就這樣看着她的表情變化:「你蓄意接近雲璃,想利用她接近我,我發現了你,為了保護她所以我才和她提分手,你卻迫不及待動手。」
「把她送到冰島,也是為了保護她,畢竟如果她不離開,你怎麼會有機會靠近我?」
江今宜呼吸停滯了好幾秒,嘴角突然抽搐了兩下,然後用力一把將傅暮遲推開,隨後踉蹌站穩大笑起來:「你都知道……你都知道又怎麼樣?」
「就算你都知道,司雲璃還是死在了我手上,你還是失去了她!」
「傅暮遲,你太自信了,你以為自己掌握了所有事,就能掌握一切,但你還是沒有保護住司雲璃——」「當然,這都多虧了司先生和司夫人。」
被點名的司父狠狠一怔。
江今宜瘋癲的看着他笑:「我本來只是想放火給司雲璃點苦頭吃吃,誰知道那整個家裡沒有一個人想起她?」
「我早知道她在司家沒人在乎沒人關心,倒是真沒想到你們連她的性命都不理會。」
「她死了活該……這可不能怪我啊,她本來是不用死的,是沒人救她她才死的!」
她指着傅暮遲笑的更加魔怔:「就連你也沒救她不是嗎?
她被困在火海里的時候她喊你了,但那個時候你卻抱着我走了……你是不是不知道?」
「你真該看看司雲璃那個時候的表情,那麼絕望,那麼決絕……」話沒說完,傅暮遲猛然上前掐住了她的脖頸:「你剛才說什麼?!」
江今宜被扼住了呼吸,在肺里氧氣一點點減少的情況下,她艱難的從嗓子里擠出聲音:「我冒險進入火場……就是看見司家沒人救她,去阻止你去救她的。」
「她喊了你的名字,你也回頭了,但你根本沒聽見,也沒看見。
當時她看見你抱着我離開,可是非常、非常絕望的啊。」
傅暮遲眸色一沉,手指頓時收緊了力道。
「傅總!」
眼看江今宜臉色有變青的跡象,江澤忙上前去拉傅暮遲,「傅總!
別讓她髒了您的手!」
傅暮遲卻好似聽不見一般。
江澤心都提到嗓子眼,豁出去般的大喊:「傅總,司二小姐在天之靈不會想看見您這樣的!」
話落一陣沉寂。
傅暮遲鬆開了手。
第21章江今宜跌坐在地上,捂着喉嚨劇烈的咳了起來。
而傅暮遲被江澤扶着坐在沙發上,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告訴自己江今宜說的很有可能是為了故意刺激自己,不會是真的。
可一想到在當時那個環境里,如果司雲璃真的喊了他,卻看着他帶着江今宜離開,她該有多麼的絕望?
他明明是想為她,想為兩年前他們失去的那個孩子報仇的!
但他沒來得及讓她親眼看着大仇得報,看着害他們的人被法律懲罰,她卻在他的自大下先離開了!
為什麼……為什麼就不能多給他一點時間?!
看着他這幅樣子,緩過氣來的江今宜再次大笑起來:「你想折磨我對吧?
你想讓我更痛苦,想讓我為自己做的一切付出代價是不是?」
「真可惜哈哈哈哈,真可惜!
到最後,痛苦的人還是你!」
傅暮遲眼神森寒的緩緩看向她:「你父親是自殺的。」
江今宜的笑聲戛然而止,那好似勝利者的姿態也在頃刻間僵硬。
「不可能!」
傅暮遲神情漠然,一字一頓:「當年不是我要收購天遠集團,而是天遠集團的股東私下要把股份賣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