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宋喬雪心頭一顫,她的外祖母和哥哥就在江鎮!
她也終於想起來,上一世就是這場大雨導致江鎮發生洪災,奪走了他們的生命……而洪災發生的時間,就是明天!
那沈昱年剛剛說的任務……是抗洪?!
想到這,宋喬雪丟下報紙,連忙趕去了軍區。
軍區前有車隊整裝待發,宋喬雪見狀鬆了口氣,只要跟着部隊過去,她就來得及。
然而她剛要上前,就被一個士兵攔下:「軍區重地,閑人免入。」
眼看着車隊要出發,宋喬雪只能借用沈昱年的關係:「我是宋喬雪,沈昱年的家屬,想要申請隨軍。」
士兵皺了皺眉,翻看着手中的表格,最後疑惑道:「沈團長隨軍的家屬早就定下來了,不是叫林書雅嗎?」
第8章如一道驚雷在耳邊炸響,宋喬雪不敢置信的愣在原地。
錯愕間,她隔着鐵欄門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此時的她顧不上那些情愛糾葛,一心只想去江鎮。
「沈昱年!」
宋喬雪大聲喊着。
似是聽見了她的聲音,沈昱年回過頭來。
他頓了一瞬後,抬腳往這邊走。
宋喬雪彷彿又看見了希望。
可就在這時,林書雅出現了。
她小跑到沈昱年身邊,對他說了什麼,隔得太遠,宋喬雪聽不清。
只看見沈昱年看了自己一眼,就轉身上了車。
宋喬雪心中一個咯噔,試圖叫住他:「沈昱年,我必須去江鎮!
讓我隨軍……」可不管她怎樣呼喊,沈昱年連頭也沒回。
卡車啟動的轟鳴聲中,林書雅得意的走過來:「你想隨軍?
可昱年哥早就把名額給了我,如今我就是不想去了,也輪不到你。」
看着已經遠去的車隊,宋喬雪顧不上林書雅轉身拔腿向火車站跑。
無論如何,她今天都要去江鎮!
到了售票處,宋喬雪喘着粗氣道:「買一張今天去江鎮的車票!」
「不好意思,今天去江鎮的票已經售空了。」
聽着售票員的話,宋喬雪的心徹底沉進了谷底,眼裡儘是溢出來的無助。
她拉住過往的路人,問他們是否有去江鎮的票,求他們將票讓給自己,可所有人都用看瘋子的眼神看她。
就在快要絕望時,一個男人走到售票處道:「我想要退掉這張去江鎮的票。」
宋喬雪猛地抬起頭,幾步跑了過去。
……1握着好不容易買來的車票,宋喬雪在車站等待了兩個小時,終於踏上了去江鎮的火車。
火車開了一夜,而宋喬雪也一夜未眠。
第二天清晨,她下了車,抓緊時間向外祖母家趕去。
因為大雨,路上已經沒有願意拉客的車,宋喬雪只能靠自己的雙腳。
冰涼的雨水重重拍打在身上,一瞬就將她淋了個透。
冷意刺骨,宋喬雪忍不住的哆嗦,但腳步卻一直未停。
不知跑了多久,她的眼前出現了幾道軍綠色的身影,以及幾輛軍用卡車。
儘管大雨滂沱,宋喬雪還是認出了人群中的沈昱年。
「沈昱年!」
宋喬雪喊着,上前抓住他的衣角,上氣不接下氣,「快、快去江鎮四源村!
村旁的山要被雨衝垮了!」
沈昱年看見她一怔,擰眉開口:「你怎麼在這?」
宋喬雪急聲道:「現在來不及解釋,先去四源村!」
沈昱年面容冷硬的拒絕:「我們有計劃,要順着這條路西行排查洪災隱患,你不要添亂。」
宋喬雪急的眼眶發紅:「我說的是真的!
四源村的山……」轟!
她話還沒說完,耳邊忽然響起了巨大的轟隆聲。
所有人的視線都被吸引,只見黑壓壓的天空下,不遠處的山上有巨大的渾濁洪流叫囂沖了下去。
這時,一個士兵慌忙跑來:「團長!
四源村發生了嚴重的泥石流!
整個村都被淹了!」
宋喬雪一僵,反應過來後發了瘋般向四源村的方向跑去。
「宋喬雪!」
沈昱年去抓她的手落了個空。
看着她單薄的背影,他迅速做了決定:「來一隊人立刻上車,跟我去四源村救援!」
士兵們聞言迅速上車。
沈昱年幾步追上了宋喬雪,抓住了她的胳膊:「上車!」
宋喬雪臉色一片蒼白。
她坐在車上,雙手緊緊的攥在一起,不知是因為冷還是緊張,嘴唇不住地顫抖。
十五分鐘後,車停在了四源村附近一處地勢較高的地方,下面的村莊早已經被渾濁的泥水吞噬。
宋喬雪看見這一幕幾乎快要站不穩,跌撞着想要下去,卻被沈昱年扼住手腕:「你冷靜一點,搜救隊已經準備下去了。」
宋喬雪猛地將他的手甩開,聲音嘶啞:「我怎麼冷靜!
我的外祖母和哥哥在下面!」
「他們是我這世上僅剩的親人了……」她說著,眼淚涌了出來,怎麼擦也擦不幹凈。
最後無力的蹲下身,緊抱着自己痛哭。
看着宋喬雪瘦弱的身體縮成一團,沈昱年心裏有些異樣。
他對一旁醫療兵道:「不要讓她下去。」
說完,轉頭拿上救生衣加入了搜救隊。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宋喬雪情緒也穩定了下來,望着周圍忙碌的身影,她勉強打起精神,幫忙安頓傷患。
然而天災下,能活下來的只有零星幾個,大部分被抬上來的都是一具具冰冷的軀體。
宋喬雪像踩在懸崖的鋼絲上,惴惴不安。
每上來一個,她都會去看,並在內心不斷祈禱。
可老天還是沒有眷顧她。
宋喬雪心中的禱告,在看到下一具被救上來的屍體時戛然而止——那無聲無息躺在地上的,赫然是她的外祖母!
第9章宋喬雪的大腦在這一瞬間,一片空白。
她上前走了幾步,在清晰的看見外祖母緊閉的雙眼後,雙腿忽然脫力,跪倒在她身邊。
令人渾身發麻的刺痛從膝蓋處傳來。
宋喬雪卻彷彿感受不到一般,抬起顫抖的手,撫上那蒼老慈祥的臉。
「外婆,我回來了。」
「你看看我好不好,我是喬雪啊,你睜開眼看看我……」無人回應。
她的聲音也越來越低,最後化為了喉間低低的嗚咽。
一具具屍體被接連不斷的送上來,宋喬雪的哥哥也在其中。
心中最後一絲希望也被狠狠掐滅,她的眼眶乾澀,早已流不出眼淚。
等沈昱年回來,就看到這樣一幕。
他沉默了很久,直到瞧見宋喬雪腿上蔓延出的刺目鮮血時,將人拉了起來。
她雙膝已經被碎石劃爛,傷口被大雨沖刷後泛着青白。
沈昱年眉頭緊擰,從放在一旁的醫療箱中拿過紗布,蹲下身為宋喬雪處理傷口。
宋喬雪就這樣靜靜的看着他,許久才問出一句:「為什麼……不信我?」
沈昱年為她包紮的手一頓。
不知過了多久,才低聲道:「抱歉。」
聽着這兩個字,宋喬雪死寂的情緒一下子被點燃。
1一切皆有定數,她知道自己怪不了沈昱年。
可如果不是他跟林書雅糾纏不清,不是他把隨軍的名額給了林書雅……這一切都可能有轉機。
可惜……沒有如果。
「離婚吧。」
「我真的……不想再看見你。」
說完這句話,宋喬雪緊繃的神經在這一刻徹底斷開,暈了過去。
宋喬雪只覺得自己像掉進了一個火爐里,全身上下都滾燙滾燙的迷迷糊糊中,又好像看見了外祖母和哥哥。
可等她走過去,他們的身影卻在頃刻間消散。
「外婆!
哥哥!」
宋喬雪大喊着驚醒過來。
身邊的醫療兵見狀忙道:「嫂子,你的燒已經退了。」
宋喬雪沒說話,只看着腿上被包紮好的傷口。
帳內,沒有沈昱年的身影。
「江鎮別的地方也相繼發生了洪災,沈團長抗洪去了,囑咐我們這幾天照顧好你。」
聽着醫療兵的話,宋喬雪點了點頭。
江鎮的雨是在第三天停的。
這天,士兵們在一處寬闊的山地中挖了許多坑,埋葬那些遇難者。
宋喬雪看着自己至親的兩個人被一捧捧黃土掩埋,最後變成了兩個小小的土包。
她站了很久,乾澀的眼又開始濕潤,直到眼前模糊到看不清簡陋的木碑……一切都結束了。
當天,宋喬雪買了火車票,獨自回到了金城,誰也沒告訴。
她將重要的東西都打包好,準備和沈昱年離婚後就離開這裡。
至於去哪,她自己也不知道。
收拾完後,宋喬雪去了廣播站,準備辭職。
然而話還沒說出口,史密斯卻搶先道:「宋小姐,我正想找你呢,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出國?」
宋喬雪一愣:「出國?」
史密斯點了點頭:「我有一個英國布魯斯學院播音專業的進修名額,宋小姐英語這樣好,不如去試試?」
宋喬雪驀然攥緊了手。
如今她已經無牽無掛,如果去進修,也算是圓了父母從前希望她留洋的期望。
也能……徹底和沈昱年斷開。
宋喬雪想到這裡,回答的聲音緩而堅定:「我願意。」
第10章一周後,宋喬雪在史密斯的幫助下順利在總領館辦理了簽證。
拿到簽證後,她去了部隊。
因為進不去,宋喬雪只能將已經簽好字的離婚報告交給了軍區門口的哨兵。
「等你們沈昱年團長回來,麻煩你將這個給他。」
說完,她就離開了。
十分鐘後,前去抗洪的車隊回來了。
沈昱年下了車後,疲憊地揉了揉眉心。
這段時間,他腦海中總會浮現起宋喬雪跟自己提離婚的模樣,中途他抽空去了一次江鎮,卻得知她早就離開。
這次他回來,就想和宋喬雪好好談談。
可剛到軍區大門,就被哨兵叫住:「團長,林同志剛剛來了,在家屬院那邊等你。」
「還有這個。」
哨兵又遞過來一個文件夾:「是剛剛一位叫宋喬雪的女士托我轉交給您的。」
聽見宋喬雪的名字,沈昱年微微一怔,剛伸手接過。
哨兵好似又想到了什麼:「團長,你執行外派任務之前,這個宋喬雪好像來過,自稱是你的家屬,想要隨軍。」
沈昱年剛要打開文件夾的手一頓,忽地想起那天宋喬雪站在軍區大門外的模樣。
「為什麼不讓她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