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友人設崩了第2章 命根危險在線免費閱讀

男友人設崩了第3章 那你還抓在線免費閱讀

付珀垂頭喪氣的從班主任的辦公室出來,心裏忿忿不平的罵著,看到擺在班主任辦公室門口招財的招財樹,付珀是氣不打一處來,一腳就踢了上去。畢竟是從小練家子的,付珀這一腳,那招財樹的命根子一下少了半截,樸素的雕花盆也瞬間首尾分離,「咔嚓」裂做兩半,招財樹歪歪的倚靠着牆壁好像在斜眼看付珀。

付珀剛準備再來一腳,老班怒火中燒的怒吼聲傳來「哪個小兔崽子又踢我花盆!」,付珀一聽不對勁,拔腿就跑,背後留下老班的無能怒吼「要是讓我知道是誰,我要讓你見家長!寫檢討」付珀邊走邊慶幸最近樓層監控在維修,老班應該也抓不到自己了。

剛剛挨了罵的鬱悶心情,也因為小小的報復爽了起來,「死老頭子,讓你罵我」,但是付珀又想起來自己體育委員一職也被班主任革職了,一陣憂愁又要湧上心頭「我的積極分子獎學金啊!」付珀無力的怒吼,誰讓自己被程玉那個小卡拉米使了絆子,這回體育委員的職位丟了,期末的班級積極分子就評不上了。付珀眼前彷彿看到500塊的獎金再向自己招手後,又戲謔的從眼前溜走了,雪見大大的漫畫也跟着500塊錢一溜煙跑了,付珀兢兢業業大半個學期就指望着500塊錢買一大疊雪見大大的漫畫,想起自己白忙活了,付珀眼淚珠子都快掉出來。

張路路忽然跑出來,上氣不接下氣的拍着付珀的肩膀哈哈一頓大笑,付珀一手拍開張路路,大喊道「張瘋婆子,你又在笑什麼!我都難過死了」。張路路也不惱,繼續哈哈哈哈哈的仰天大笑,路過的同學都投來詫異眼光。「哈哈哈哈哈哈,我….和你說…..程玉那個小x子被宥謙丟下了,宥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張路路幸災樂禍的笑着,但是她說的字付珀是一個字都聽不清。付珀搖了搖張路路,「別笑了,別笑了,你說什麼」「我說!程玉被宥謙那小子丟下了」張路路中氣十足的喊道!

「什麼什麼」還沒等付珀反應過來,路過的吃瓜群眾被張路路這一吼,瞬間也來了精神,水泄不通的把張路路圍在中間,畢竟高中的年紀枯燥的學業,有什麼比吃瓜更能快樂。「我說,你們是沒看到,張路路坐在地上,那哭的喲~梨花帶雨,嘖嘖嘖,我要是宥大帥哥,看了都得心疼死了嘖嘖嘖」張路路順勢擠了擠付珀,坐到付珀的座位上,翹起二郎腿,故作深沉的說道,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意都快湧出來了。

付珀也瞬間來了興緻,連忙給大喇叭張路路讓了位置。「發生什麼了」「宥大帥哥怎麼了」身邊的同學七嘴八舌的問着「程玉她這樣~」張路路忽然貼近付珀的耳朵,對着付珀的耳朵呼出一口氣,付珀跳腳起來「你有病吧瘋婆子,惡不噁心」張路路指着付珀「吶,程玉就這樣,貼着~我們宥大少一整個暴跳如雷別提多好笑了哈哈哈哈」身邊的吃瓜群眾開始幸災樂禍,程玉嬌縱的脾氣,在班上本來人緣就一般,平常都仰着頭走不屑於班上同學交流的傲嬌模樣。「沒想到程大小姐,還會這樣啊」「沒想到啊」身邊吃瓜群眾忽然笑到,「不止不止」張路路好像說相聲似的制止住,嘰嘰歪歪的大家,掃了一圈,看着程玉還沒回來,便接著說「人家程大小姐啊,還抓着宥大帥哥的褲腳求人家呢」。人群中又是一陣爆笑和一陣噫聲,果然惡人自有天收「她活該」「沒看出來程玉是這種人」「宥謙乾的真不錯」吃瓜群眾又是一頓激動討論,吃瓜吃飽以後心滿意足的紛紛散去。

付珀一掌拍在張路路背上「你可以啊,張婆子,這麼一手的消息都能被你挖到了,不愧是我們九中營銷號」「什麼營銷號,說那麼難聽,我這叫發掘者好不好」張路路抱手看着付珀,「怎麼樣,有沒有被爽到!」。付珀剛剛聽了程玉的悲慘小八卦,此時心裏也有一點幸災樂禍,她故作老練的說「嗯嗯,幹得漂亮」,張路路扯起付珀的手,「走走走,別難過了我們付大姐,我爸昨天剛給了零花錢請你吃雪糕總可以了吧!」,付珀笑着被張路路勾過去,兩個人手牽手下樓。

初冬的陽光溫暖但不刺眼,懶洋洋的灑到了階梯上,學校里的玉蘭花樹早已剩下勁壯的樹榦,青色的枝丫在初冬的風裡搖晃,偶爾一兩片葉子飄下,間隙里透出的陽光打在葉子與掉落枯黃的花瓣上。十幾歲的年紀,一件不開心的事情總是忘得很快,付珀早已把今天這樁不開心的事情拋之腦後。兩個女孩子嘰嘰喳喳的討論雪見大大新出的漫畫預告,付珀花痴癮犯了「天吶,雪見大大筆下的賢書是全天下最帥的!」張路路怒拍付珀的大腦門「CoCo才是最帥的!」。「賢書!」「CoCo」兩個人又因為雪見筆下第一帥哥吵了起來,誰料吵的太認真了,完全沒注意樓梯的轉角一個龐大的人影逐漸靠近。

付珀興緻沖沖的和張路路爭吵誰才是雪見筆下第一美男,手舞足蹈的比划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