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可是和他的交談時間越長,就發現他的不對勁。
  時而亢奮,時而恐懼,甚至有些時候在說一些秦笙聽不懂的胡話。
  想到最開始在地下城遇見歐陽淞的時候,他還是意氣風發的模樣。
而如今……  臨走前,秦笙給了他一瓶牧原研製的正氣水,有清障安神的作用。
  雖然不知道這玩意兒對歐陽淞有沒有用,反正沒啥壞處就是了。
  不過歐陽淞的話倒是給秦笙提了個醒,她這人最大的優點就是聽人勸。
  明知道這個基地有問題,那還等什麼?
  拖家帶口地跑!
  孫子兵法都說了,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她又沒什麼氣節風骨,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秦笙幾乎是一絲一毫的猶豫都沒有,就決定了堅持走老路線的風格————苟!
  當下趕緊去找到蔣建國,拖着就往家裡走。
  「哎哎哎!
老秦你幹啥呢?
這還沒到飯點呢,回去幹啥,再玩會兒啊!」
  「趕緊走,說來話長,先離開和平基地再說!」
  「牧原!」
  「黑風!」
  「小麗!」
  「收拾包袱,咱們上路!」
  「……人呢?」
  看着空蕩蕩的院子,秦笙先是一愣,隨後立刻有種不祥的預感。
  蔣建國也覺得事情不妙。
  兩人衝進屋子裡,里里外外都找了一番,在後院里找到了抱着小蘑菇正在睡大覺的黑風。
  但是牧原卻不見了。
  蔣建國搖醒睡得正酣的兩人,「黑風,小麗,快醒醒,看見老三了沒有?」
  睡夢中,黑風只感覺到一陣地動山搖,眼睛睜開就看見蔣建國正抱着它的腦袋使勁兒搖晃,像是要把它腦袋拽下來一樣。
  雞蛋都快搖散黃了!
  黑風瞬間清醒。
  「別傻愣着了,看見老三沒有啊?
你們倆!」
  老三?
  黑風伸出粗壯的手指頭,下意識地指了指廚房的位置。
  旁邊的蘑菇小麗一個勁兒地點頭,「唧唧」  它們睡覺前,看見牧原一整個下午都在和廚房灶台的一個邊角較勁兒來着。
  「廚房沒人,房間里也沒人。」
秦笙皺着眉頭道。
  黑風從地上爬起來,去灶頭那邊看了看,真沒找到人。
  又把院子里的水缸蓋子掀開找了找,廚房的大鐵鍋也看了一遍。
  甚至把後院的茅坑蓋板也掀起來看了看,真沒人。
  秦笙看着滿院子亂竄的黑熊,額頭上浮出幾根黑線,「你是為什麼會覺得他可能出現在糞坑裡。」
  黑風搖搖頭,把整個院子里的土坑都找了一遍,確認沒有被埋進土裡。
  小蘑菇則是一蹦一蹦的鑽進了床底下,甚至狗洞里找。
  最後一熊一菇十分無辜地攤開手,表示沒看見。
  秦笙嘆了口氣,突然覺得有些腦殼疼,「我就說了,家裡不能有太多飯桶。
還是我自己去找找吧。」
  感覺又被內涵到蔣建國瞬間化身福爾摩斯。
  蹲在還未完工的灶台前仔細觀察。
  「這個灶台的邊邊角度還不夠完美,依照老三就連擺盤都需要黃金比例的性格來說,絕對不可能半途而廢!
  就算鬧肚子也肯定會憋着,等修好了再走!」
  「還有,你看這裡,有一片明顯的拖拽痕迹……」  她腦子裡浮現老三被人像是拖死狗一樣拖走的畫面,「老秦,按照我的推斷老三肯定是被人劫持了!」
  秦笙點點頭,有些無奈,「這很明顯不是嗎?」
  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有種媽媽領着幾個熊孩子滄桑感。
  卻聽蔣建國繼續道,「可是咱們初來乍到,也沒結仇,唯一一個結仇的好色大媽也當場就嘎了,還會有誰來找我們麻煩呢?
  所以肯定不是尋仇。」
  蔣建國抓着頭髮思考了一下,隨後恍然大悟,「我知道了!
是劫色!
肯定是有人看上他了!」
  蔣建國越想越覺得自己的推論是正確的,畢竟按照老三那張臉,不管走到哪裡,都不可能被人忽略。
  如果是個女的把老三劫持了還好,萬一要是男的……  蔣建國抬頭望天,腦子裡自動響起一陣BGM。
  『菊花殘……滿地傷……你的影子已泛黃~』  她不由自主地問道,「老秦,你說老三他不會……被人千年殺吧……」  秦笙忍無可忍地給了她一錠子,「蔣建國,你是不是已經好久沒挨揍了,皮在癢。」
  按照正常情況來說,牧原是不可能這麼容易被人劫持的,畢竟養的那些螢火蟲。
有時候就連秦笙看了都覺得頭皮發麻。
  可是壞就壞在他現在有個致命的bug,那就是他的實力全靠外掛。
  而螢火蟲因為伙食太好,已經長成了「螢火豬」,不能隨身攜帶了。
  平時沒事的時候基本都關在生物圖鑑里。
  然而生物圖鑑在秦笙綁定在秦笙的身上,牧原在和她拉開一定距離之後,就無法使用生物圖鑑。
  這個道理,就像是手機接收不到信號一樣。
  剛才之前她們離開的時候,那些螢火蟲正好因為習慣,直接就鑽回了生物圖鑑中。
  沒有螢火蟲加持的牧原,本身戰鬥力幾乎是一個菜雞。
  所以被綁走,幾乎也是常理之中。
  結合之前歐陽淞的說的話,秦笙合理懷疑是因為在基地門口的那一場鬧劇,讓某些人注意到了牧原。
  畢竟當時的他,在某種意義上來說看起來確實很強。
  於是她將下午歐陽淞說的那些事,還有自己的猜測說了一下。
  蔣建國先是愣了好幾秒鐘,然後一把抽出背後的大刀,「老秦咱們快去救老三,他要被切片了?!
以後咱們就沒廚子了!」
  秦笙白了她一眼。
  這貨當初都願意冒着風險去救黑風,更何況是老三呢。
  就是有時候吧,挺好一個人,就是多長了一張嘴。
  旁邊黑風一聽老三被人綁架,氣得渾身炸毛,一根根毛髮豎起,整個熊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海膽。
  用拳頭捶着胸口。
  「吼吼吼!!!」
上啊,還等什麼?
干他娘的!
  小蘑菇在地上不停地彈跳,發出duangduang的聲音。
  「唧唧唧唧!!
嘰嘰嘰嘰!!」
第183章老子是李天明!
  幾個傢伙叫囂着要掀了基地找人。
  一個個地拿着刀槍劍戟就要往外沖,拉都拉不住。
  正在此時,姚金花拎着東西上門來了。
  「你們搬新家,我也不知道送什麼,就讓我爸給你們打了一把新的鎖!
我……」  舉起手正準備敲門,結果門就從裏面被打開了。
  一根又粗又長的武器一樣的武器懟住了臉蛋。
  那武器就像是一把長長的尺子,兩邊薄,中間厚,青銅材質,身上帶着詭異的血槽紋路。
  血槽裏面有些發黑,不用猜就知道是陳年老血。
  看起來像是一把劍,又不像。
  懟在臉上,姚金花能清晰的聞到一股濃厚的血腥味。
  殺意撲面而來。
  「我我……我就是來……來送禮的……」  「大……大哥……不是大姐饒命啊!!!」
  蔣建國一把將姚金花薅進來,凶神惡煞地問道,「說!
是不是你抓了我家老三!
剛見面你就垂涎他美貌來着!」
  「不,不是我,我有賊心沒賊膽,也沒實力啊!!」
  姚金花想也不想地否認,「等等,你說什麼?」
  她忽然頓了一下,問道,「那個漂亮哥哥被抓了?!
誰抓了?」
  秦笙,「我們要是知道,還會抓着你問嗎?」
  她反手關門,沒說自己從歐陽淞那裡聽到的消息,問道,「你有沒有什麼話想說的?」
  「我什麼都不知道!」
  姚金花毫不猶豫地猛搖頭。
  但是秦笙似笑非笑,那雙黑漆漆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她。
  蔣建國那把奇怪的武器懟在她的臉上,戳得她骨頭疼。
  熊哥舉着一個巨大的大鐵鎚,鎚頭懸在她的頭頂上方,一放手就能讓她腦袋當場爆漿。
  還有腿上,她一直以為秦笙抱着紅蘑菇就是個普通的變異植物。
  然而此刻,那隻小蘑菇伸出兩條軟軟胖胖的觸手,抱着她的大腿。
  不是在撒嬌賣萌,而是張開了黑洞洞的嘴巴,咬着她的半條腿,一言不合就能咬斷的樣子。
  那張嘴巴,比蘑菇頭還大,不可思議的同時,又覺得有些可怕。
  姚金花盯着秦笙似笑非笑的臉,話鋒一轉。
  「其實,也不是什麼都不知道……或許有個人,知道你們想問的問題……」  「誰?」
  「我那黑心的後媽。」
  話音剛落,黑風一陣風似的竄了出去,再回來的時候,胳肢窩裡夾了一個人。
  黑風想到那個總是笑呵呵的身影。
  自己身上的衣服褲子是牧原給它縫的。
  花花小床單也是牧原給它做的,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