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姬小卿墨衍第5章  

姬小卿墨衍第5章  (2)

br>此事,就交給你來辦吧。」
怕什麼,來什麼。
姬小卿欲哭無淚:果然,作為社畜,一旦入了領導的眼,那就別想安生了。
「皇后娘娘,此事重大,奴婢初入宮,怕是——」「三天時間。
如果太子不去國子監,你知道後果。」
威脅!絕對是威脅!但姬小卿還不能反抗,只能順從、請求:「皇后,太子殿下向佛之心很堅定,想勸他回歸紅塵,還要去國子監學習,能否多給奴婢一點時間?」她說這話時,發揮演技,故意賣慘,讓眼淚在眼圈打轉,一滴淚欲墜不墜的,營造一種泫然欲泣的美感。
但當說完話,眼淚立刻一顆顆晶瑩剔透地滾落下來。
這是她演戲時,研究出來的美人落淚之法,可以說,風靡半個娛樂圈,但凡有女演員拍哭戲,都得跟她學。
她很驕傲的,可惜,顯然對皇后沒有用。
「不能!」皇后毫不猶豫地拒絕了,瞧着她的美人落淚,確實很美,我見猶憐的,就一邊欣賞,一邊說:「別在本宮面前浪費眼淚,要哭也是去太子面前哭。
姬小卿是吧?本宮很看好你,你可不要讓本宮失望。」
姬小卿懷着沉重的心情,走出了坤寧殿。
楊嬤嬤拎着食盒,走上前,板著臉說:「太子殿下從小體弱多病,才去的佛門修養身心,還望姑娘謹慎對待,莫要再耍些小手段。」
這話還算客氣。
姬小卿訕訕一笑,點頭應道:「好。
嬤嬤,我知道了。」
她接過食盒,心裏嘆息:唉,還是沒躲過去啊。
那麼,這次要怎麼勸膳?她糾結了一路,等到了東宮,終於想出了個主意——皇后不是讓她去太子面前哭嗎?那她就去他面前哭吧。
於是,她把食盒交給楊嬤嬤,對她說:「嬤嬤等我一下,我去化個妝。」
楊嬤嬤一聽她要化妝,覺得她那張臉美得逆天了,沒有必要再去化妝,卻也沒阻攔。
皇后給了姬小卿三天時間,這三天,也是對她的考驗,如果姬小卿沒有成功,她選拔她進東宮,也是辦事不利,她們命運一體,一榮俱榮,且隨她去吧,完不成任務,自有她的好果子吃。
姬小卿不知楊嬤嬤的心思,正專心化妝,不過,她化妝,不是化得更美,而是化得更慘。
嗯,就是現代流行的一種家暴妝,反正是主打一個凄慘可憐。
楊嬤嬤看到她鼻青臉腫、滿臉傷痕、嘴角滴血的樣子,嚇了一跳:「姑娘這是?」姬小卿解釋:「苦肉計。
殿下不用膳,我也沒法子,只能這樣試試了。」
她為求逼真,血都是真的血,拿剪刀戳破大腿內側的肌肉,流了血,抹到了嘴上、臉上,當然,衣裙也故意撕爛,還在地上滾了兩圈,直滾得蓬頭垢面,衣衫髒亂,足夠狼狽後,才拎了食盒,跌跌撞撞去了主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