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是滿清鑲黃旗的格格,我這一生聽得都是吉祥如意。
本來事事也都該順我的心,卻總是少了那麼點子運氣。
奪嫡輸了,丈夫死了,王府抄了。
這世上於我萬般皆不如意,但我偏要如意。
1我外祖家是江南四大茶商之一,盛產貢茶。
母親是家中的獨女,在煙雨朦朧中,對左遷至江南的青年一見鍾情。
二人在朝夕相處中兩情相悅,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青年在京城已有妻室,最後以平妻之名求娶了我母親這位商人之女。
三年後我父親得到調令回京,但我由於早產自幼體弱多病,經不得車馬勞頓。
縱有萬般不舍,但父母還是將我託付給外祖家踏上了進京之路。
於是我自幼養在了江南的外祖家,直到十五歲祖父辭世才被接到父母身邊。
也就是那一年,我與八阿哥永崢訂了親。
「感情都是可以培養的。」
我母親總是如此寬慰我,似乎是看出永崢與我都是性子淡漠的人。
我說:「但你和我父親是一見鍾情。」
似乎是沒料到我會說這種話,母親噗嗤一聲樂出了聲。
她說:「士農工商,那是我帶着家族越上階級的機會。」
包括她丟下年幼的我跟隨父親來到京城,根本不是後院婦人口中要給正房夫人下馬威,而是那年她正式接管了京城及周邊的八家商鋪。
「現在,這份責任到你這裡了。」
我母親將茶碗中濕漉漉的茶葉撿起放到我的手心中。
我望着母親不知所措,但好像一切又有跡可循。
為什麼我不用學女紅,為什麼我從不被規訓,為什麼外祖父對我嚴厲至極,這便是答案。
所以我從始至終我都知道這個婚約不是兩個人的事情。
我選擇的不僅是我的夫婿、我孩子的父親、我的後半生,更是整個家族的未來,從上到下幾百名以茶為生的茶農、馬幫、夥計都將與我的決定息息相關。
所以,永崢最合適。
相貌普通、資質平庸、無所特長,他是皇子中最不起眼的存在。
這種人是最安全的選擇,身份顯貴且無人交惡,我能利用他的人脈又不必擔心惹禍上身。
很可惜,婚後我必須承認我看走眼了。
堅韌、隱忍、野心勃勃,永崢和我是同一類人。
「我知道你為什麼選擇我,因為足夠普通。」
新婚後的第三個月永崢躺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