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葉承印宗門聖地

第3章 葉承印妖神老師

下一刻,方師姐臉色劇變。

「有妖氣!不對,不是人,是妖!」

此言一出,身旁的另外兩名女修士悚然一驚。

妖氣?

這裡可是宗門聖地,怎麼可能會有妖氣?

要說全修行界那兒最不可能有妖,就應該是這兒。

聽到妖這個字,幾人都覺得周圍的環境瞬間變得陰森可怖。

枝條樹影中,彷彿有什麼妖怪在暗中窺探着一般。

兩名女修士都有些驚恐,艱難道:「方師姐,咱們快走吧。」

「不能走。」方師姐果決道,「兩位師妹,你們也都知道宗門大比就在數日內,若我們實在尋不到靈珍果,就不可能在宗門大比上拔得頭籌!」

「我們靈秀峰,就指着這次宗門大比能重新回到宗門前列,現在怎可輕言退卻!」

「且我觀那妖氣稀薄,不過只是只小妖而已,有什麼可怕的?」

聽師姐這麼說,兩名女修士都很是為難。

方師姐修為雖然已經半隻腳邁入了築基,在宗門中雖然算是同齡人中的翹楚,但若是遇上等同於築基的化形境大妖……

恐怕死十回都不夠。

更不用說她倆壓根沒什麼戰鬥力了,但此時方師姐這麼說,也就只能硬着頭皮繼續往前走去。

在方師姐帶路之下,很快,三人越過大片樹叢,忽然發現有一隻金絲猴正在幾顆果樹上閃轉騰挪,手中捧着一顆顆果實往懷裡的筐裝去。

果實,顯然正是靈珍果。

而方師姐卻根本沒有看向靈珍果,而是緊緊盯着那隻金絲猴,眼神中閃過一絲厲芒:「果然有妖!」

在三名女修士眼中,這隻金絲猴無論是形態舉止,還是身上顯然可見的隱隱妖氣,都只代表着一件事。

宗門聖山中,真的有妖!

雖然只是一隻還沒有摸到化形門檻的小妖,但此地乃宗門重地,怎可讓妖邪精怪玷污?

方師姐眼中寒芒一閃,就要伸手去拔腰間的劍,卻被身旁的趙師妹攔下。

「師姐,稍等!」趙師妹連忙伸手按下方師姐,道,「先別急!」

孫胡兒正在樹上興高采烈採摘着果實,壓根沒注意到不遠處的樹林中有幾人正在望着自己。

不過,他隱約間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左右張望一圈,眨了眨眼,抱着果籃從樹上跳了下來,就要離開。

方師姐看面前的猴妖就要離開,有些氣急:「趙師妹,你為什麼要攔我?」

趙師妹剛想解釋,就忽然聽到山野中傳來一聲虎嘯。

吼!

虎嘯山林,震的整片山野都在劇烈晃動。

就連三名女修士都被震地氣血上涌,眼前一黑,連連後退,駭然變色。

這等虎嘯,絕非是尋常猛虎能發出來的聲音!

而是快要達到化形的大妖!

除此之外,她們還清晰聽到了一句話。

「開飯了!孫胡兒,快回來!別讓老師等你!」

還沒化形,居然就能口吐人言?這是怎麼做到的?

三名女修士都覺得有些頭皮發麻,脊骨生寒,出了一身冷汗,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眼神中看出了一絲懼色。

就連方師姐,也都不由得心生怯意,慢慢挪動着腳步向後退去。

就在此時,她們看見抱着果籃的那隻猴妖嘟囔了起來。

「喊什麼喊?我這不是給老師摘點水果嘛,滿山就只找到了這麼點……」

孫胡兒一邊抱怨着,一邊揉着耳朵朝山裡走去。

三名女修士都清晰聽到了他剛才所說的話,不由一愣。

怎麼這隻小妖,居然也能口吐人言?

而且,他和剛才那隻虎妖都提起了老師二字,這個老師……到底是何方存在?

三名女修士看着朝着山裡走去的孫胡兒,猶豫不定,不知該不該追上去。

最終還是方師姐狠狠一咬牙:「走!追上去,咱們必須要得到靈珍果!」

……

三名女修士不遠不近地跟蹤着孫胡兒,隨着她們越來越深入,心中變得越來越忐忑。

「這兒為什麼有這麼多生活過的痕迹?」

有不少樹木被砍伐過,只留下了樹樁,顯然是被拿去蓋了房屋。

除此之外,這兒附近連一隻尋常隨處可見的飛鳥走獸都看不見,靜的可怕。

要知道,這裡可是正道第一宗門,太乙仙門的聖山,修行界十大絕地之一。

聖山內層巒疊嶂,危險重重,尋常人等入內完全是自尋死路。

數千年來,宗門內任何弟子都被勒令不準入內,也就是方師姐這三人,仗着自己是掌教女帝的親傳弟子,才敢偷偷潛入聖山外圍採摘些靈藥。

但若是深入聖山內部……

三名女修士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跟蹤下去。

正當三人心中躊躇之時,忽然間,她們聽到了些奇怪的聲音。

踏!踏!踏!

像是有人在劈柴。

跟蹤着的那隻猴妖在山間轉了個彎便消失不見,而奇怪聲響也正是來自那兒。

方師姐都跟到了這兒,也不想無功而返,只能硬着頭皮沿着山路向前走,隨後朝遠處一望——

這一望,她愣住了,怔立在原地。

「這……這……」

只見不遠處的山間,赫然矗立着幾間木屋。

木屋前,還有一片菜田,菜田內種着不少蔬果。

顯然,這兒有人居住!

除此之外,她還看到了……

兩名師妹發現方師姐愣住了,連忙走上前:「師姐,怎麼了?」

她們疑惑地順着方師姐視線所望向的方向,也看見了什麼。

有一隻體型足有三米多高的黑熊,正手持兩把大斧,用斧面在一個樹墩上用力地劈柴生火做飯。

黑熊精渾身肌肉虯結,站起來足足有三米多高,手拿兩板大斧看起來異常駭人。

它劈好柴,笑呵呵地端起柴火正要朝爐子里塞去。

「柴火劈好了!」

然而,黑熊還沒走幾步,就被一隻渾身金色毛髮的狐狸攔了下來。

狐狸居然用前爪抓起一根柴火仔細看了看,隨後怒聲呵斥道。

「熊霸,你怎麼劈的柴?劈成這樣根本燒不着!再這樣,我就要扣你的分了!」

被稱之為熊霸的黑熊精聽到呵斥,居然不着惱,反而神色非常慌張,笨拙地抓起斧子轉身跑回去。

「我重新劈,我這就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