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葉承印眼盲教書

第2章 葉承印宗門聖地

六月六,夏至。

烈日炎炎,驕陽似火。

站在樹蔭下,葉承印摸索着用盲杖在地面上用力划下幾個字。

光合作用。

「所謂光合作用,就是綠色植物在光照的條件下,通過體內的葉綠體可以將二氧化碳和水轉化成儲存着能量的有機物,記住了嗎?」

他輕聲細語,對自己的學生們充滿了耐心。

礙於視力原因,葉承印書寫起來並不流暢,不過這並不影響他給這些小山村裡的孩童們教學。

葉承印其實並非天生失明,只是因為三年前,他在旅行途中不幸跌落山崖,傷勢極重,更是傷到了雙眼,從此無法視物。

隨身攜帶的所有通訊設備都無法使用,根本無法向外界求助。

幸得山中一名獵戶相助,葉承印才保全了一條命。

但獵戶後來卻在外出打獵時被不慎受傷,不治身亡,只留下一個尚且年幼的獨子。

獵戶臨死前,只懇求葉承印幫忙照料他的獨子。

含淚將其埋葬後,葉承印突然獲得了一個名為最強名師系統的系統。

系統告訴他,系統內會實時顯示出所有學生學習的進度。

葉承印可以通過教導學生們學習,當學生們學習的進度達到100%,且能通過系統給予的考卷後,葉承印便可以獲得相對應的獎勵,且可以治好眼疾。

葉承印本就是一名教師,再加上為報答獵戶救命之恩,履行曾答應下的諾言,他決定留在這裡,繼續投入到教育事業中去。

後來,聽聞村中來了一名老師,山裡的孩童們都到葉承印這兒來學習了。

數量越來越多,葉承印也來者不拒,一視同仁,悉心教導。

他還索性在山裡尋了一處地方開了一間小講堂,成為了小山村中的唯一一位講師。

語文、數學、物理、化學,天文、地理,生物、化學、體育,甚至包括開拓思維的神話傳說、神鬼誌異,這些都是系統內的課程,葉承印本就悉數精通,教起來更是得心應手。

雖然這個小山村道路閉塞,不通水電,隔絕人煙,完全是個世外桃源。

但學生們卻完全超出了葉承印所料,各個學習天分極高。

從最開始的連字都無法認全,話都說不清楚,到現在已經可以讓葉承印開始教一些最基本的初中級別的知識,這一切只花了短短的三年時間而已。

救下他性命的那名獵戶的獨子,名叫虎極。

雖然年幼,只有十歲,但卻是這些孩童們之中最天才的。

系統內顯示,虎極的初級功課進度,已經達到了90%,很快就能成為第一個開始進階考試的學生。

葉承印平日里的生活,也都是虎極在幫忙照料。

每次想到這兒,葉承印都有些感傷。

「只可惜,他無法看到自己的獨子長大成人了……」

想了想,葉承印又開始繼續講課,在地面上用盲杖寫下一串公式。

學生們聚精會神,仔細盯着葉承印所寫下的每一個字。

「我把光合作用的公式寫下來,你們要記住,明天要課堂測驗,最近教給你們的這些知識點全都要考。」

葉承印剛說出課堂測驗四個字,就聽到學生們一片哀嚎。

「又要測驗啊……」

聽着學生們的哀嚎,葉承印微微一笑。

到這兒,似乎都一切完全正常。

但若是真有人在旁觀看的話,只會驚出一身冷汗,頭皮發麻,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只因為,這間講堂內,除了站在講台之上的葉承印之外,其餘皆是非人存在!

立在講堂內最前方的,是一棵大柳樹。

柳樹枝條一甩一甩,在親身體驗、仔細琢磨方才葉承印所講的「光合作用」的原理。

片刻後,柳樹卻用力揮動枝條,拍打出和人類一般無二的唉嘆聲,似乎是根本不想參與什麼課堂測驗。

這一幕,簡直是驚悚至極。

而柳樹旁,擺放着幾張石桌。

石桌上,趴着一隻體型嬌小,金色毛髮的狐狸,它正用前爪握着筆,死死地盯着葉承印在地面上所寫下的公式,似乎是在默背。

金毛狐狸身後,則有一隻遍體雪白的狼,趴在自己的石桌上,百無聊賴地打着哈欠,根本沒有認真聽講。

還有一隻背上長着人面的蜘蛛,正快速用自己的「手」在石桌上謄寫下公式,準備明天打小抄。

除此之外,這間講堂內,豺狼虎豹、花鳥蟲魚,飛禽走獸無一不全,形態各異,卻都是葉承印的學生。

沒錯,它們根本不是什麼偏遠山村的孩童!

葉承印也根本不知曉,他的這些學生們,全都是這山間的精怪!

……

葉承印接過生物課代表柳術遞過來的茶杯,小啜了一口,滿意地點點頭:「今天的課全部結束了,還要聽故事嗎?」

學生們聽到這兒,終於開始踴躍起來。

「老師!老師!那個《紅樓夢》的故事,繼續講下去吧!您上次說到賈寶玉三拳打死鎮關西了!」

一條看起來像是黃鼠狼一樣的精怪歡呼雀躍。

「黃郎!你記串了,你把紅樓和水滸記一塊去了!」葉承印的班長,虎極大吼一聲。

「別急,那今天就不講這兩個故事了,接着給你們說聊齋。」

葉承印擺了擺手,索性乾脆結束了學生們之間的討論,開始繼續講起畫皮的故事。

「畫皮的故事,便是相傳古代有一個讀書人……」

隨着他慢慢講着,台下的精怪學生們身上不斷閃爍着璀璨光輝。

就連原本懶洋洋地趴在石桌上的銀狼,都抬起頭來聚精會神,認真聽講,身上的毛髮變得愈加雪白。

在系統加持下,葉承印每講一次課,都是在給這些精怪們洗髓伐骨。

曠日持久之下,精怪們的天賦與根骨早已達到令人駭人聽聞的層次

其中聽課最認真,最努力用功的班長虎極,甚至已然快要達到化形的層次。

葉承印並不知曉這一切,他只當自己的這些學生們是普通的山村孩童。

等到故事講完,葉承印抬起盲杖,在地面上頓了頓。

「好了,今日課程就到此結束,下課了。」

眾多精怪學生們聽的正出神,突然聽到葉承印要下課,連忙喊道:「老師,再講一個故事唄!」

「是啊!明天要課堂測驗,我們回去肯定仔細背知識點,今天再多講一會吧!」

聽到學生們纏着自己非要讓自己繼續講故事,葉承印擺了擺手,沉聲道:「凡事有度,過猶不及,明日再講!」

「下課!」

說完這句話,他拄着盲杖朝外走去。

門旁坐着的一頭灰熊連忙起身用熊掌幫葉承印推開門。

雖然失明,但葉承印對這裡實在是再熟悉不過,每一段路,每一顆地面嵌入的石子,他都早已熟記在心。

他輕車熟路地邁步走出講堂,只留下身後一眾精怪們恭恭敬敬地站起身,齊聲低頭道:「老師再見!

……

葉承印在山間有一間木屋,孤身一人居住在這兒,原本平日生活多是虎極幫忙照料着。

但現在也有些別的學生們主動來幫助葉承印做些雜務,葉承印仔細考慮過後,索性額外開設了幾門生活課程。

他會在課後教導學生們建造房屋、耕田澆灌、燒柴做飯等等課程。

久而久之,原本的這片荒山,居然在一眾學生們與葉承印一起努力下,變成了一處貨真價實的世外桃源。

山清水秀,碧波蕩漾,山中開墾出了數十畝良田,以及搭蓋的木屋,遠遠望去,有如一個寧靜祥和的小村落。

葉承印回到自己屋中才剛剛坐下,就聽到外面傳來腳步聲,以及學生們的笑鬧聲。

「老師!老師!今天輪到我們來給您做飯啦!」

「我還給您打了些猴兒酒!」

葉承印一聽,就已經聽出來具體是誰。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自己的學生,金狸兒,和孫胡兒,後面還跟着其他幾個學生。

聽到猴兒酒,葉承印大悅。

他摸索着從孫胡兒手中接過酒壺,卻不小心按在了孫胡兒的胳膊上。

毛髮旺盛,似乎是某種野獸的皮毛。

葉承印詫異道:「天氣都這麼熱了,你怎麼還穿着皮草?」

一眾精怪們正手提着酒菜,聞言都愣住了,面面相覷,誰也不敢搭話。

這孫胡兒本是山間的一隻金絲猴,跟在葉承印身邊學習了幾年,一直聰明伶俐,怎麼今個還是這麼不小心?

每隻精怪都緊緊捏了一把汗,緊張萬分,朝孫胡兒狠狠瞪去。

孫胡兒連忙收回手,嘴唇抖索了幾下,撓了撓自己滿是金毛的頭,試圖解釋道:「學生體寒,受不得風……」

「那也不能總穿着吧?」葉承印笑了笑,拔出酒塞暢飲了幾口,也沒繼續追問下去。

其他一眾精怪們見葉承印沒有繼續問下去,齊刷刷鬆了一口氣。

無論如何,老師還是沒有起疑心,總算是又搪塞了過去。

它們在葉承印面前始終這麼小心,只是為了一個原因——人、妖不可能融洽相處。

人乃天地之靈,妖則是世間飛禽走獸機緣之下偶開靈智,奪天地造化而成,但一生的目標也是化形為人。

它們深怕尊敬敬重的老師葉承印有朝一日發現自己這些學生們並不是人,棄它們而去。

見現場的氣氛有些凝固,金狸兒連忙打岔道:「老師,您今天上課辛苦了,我給您按按肩吧。」

葉承印點了點頭:「好啊。」

金狸兒輕扭狐腰,緩緩上前。

她本是山間一條靈狐,開啟靈智後成為葉承印的學生。

和其他精怪們一樣,雖然從未擁有修行之法,但因為天資卓越,已經半隻腳踏入了化形期。

在葉承印所能看到的系統面板上,她的學習成績也非常好,全班僅排在班長虎極之後。

金狸兒上半身已經化形成了人,一雙芊芊玉手更是膚如凝脂,十指輕輕按在葉承印肩上,給葉承印按着摩。

葉承印一邊享受着按摩,一邊隨口和佘清兒聊着天,氣氛逐漸舒緩起來。

精怪們高懸着的一顆心也終於放了下來,又開始笑鬧起來。

「鹿采,快去挑水!今天輪到你了!」

「好,我這就去。」

「我來洗菜,孫胡兒,你閑的沒事幹的去後山給老師摘點果子來,都快熟透了。」

一眾精怪們,雖然各自種族不同,但此時卻有的劈柴生火,有的洗菜做飯,顯的異常和諧自然。

天氣晴朗,微風拂過,吹拂的小村落道旁的樹木輕輕起伏。

然而,此時此刻,正有幾名修士在山間緩緩前行着……

……

山間,一處溪流旁。

「方師姐,不能繼續往前走了!要是讓長老們知道咱們為了尋靈珍果闖入聖山這麼遠……」

三名身穿白色道袍的女修士站在溪流旁,低聲交流。

其中有一人,秀眉緊蹙,面色焦急勸阻着身旁的另外兩人。

然而,另外兩人中,被她稱呼為方師姐的那名女修士卻根本沒聽自己師妹的勸阻,伸手從身旁一顆靈珍果果樹上拔下樹葉。

「宗門聖山,靈氣充沛,怎會沒有靈珍果?除非是有人摘走……」

她臉色凝重,手中快速捏過幾個法訣,尋找靈草消失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