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江恬賀柏舟第0章  【完結版】《江恬賀柏舟》主角江恬賀柏舟章節在線閱讀

我明白教授後邊說的這些,都是在安慰我。
只是大自然的力量是無窮的,天災人禍面前,人類的力量何其渺小。
我不敢想如果大哥出了問題,我該怎麼辦。
但我祈禱着,大哥能活下來。
沒有別的要求,只要大哥活着,哪怕瞎了、瘸了,怎麼樣都無所謂,只要活着就好,我會照顧他一輩子的。
我只要大哥活着。
等待的間隙,梁子傲把做好的飯菜端上來讓我們過去吃。
可我萬分焦慮,完全沒有胃口,秦航陪着我掉眼淚,也不想吃。
後來還是梁子傲說越是關鍵時刻,越要冷靜,首先要保證自己的體力,不然什麼都做不了,校方不可能讓個病殃子過去添麻煩。
我知道他說得對,只是心理壓力太大、恐慌太重,胸腔腹腔加上腦子裡塞得滿滿的全是大哥的安危,真的沒有地方裝飯菜。
秦航把我拉起來,要我無論如何吃一點,不能連宋城都沒到呢,我先倒下。
那樣的話,大哥那邊什麼情況,我都會遺憾的。
想想也是,端起碗硬逼着自已吃了一碗飯,平時喜歡的菜,完全沒品出滋味,味同嚼蠟。
賀柏舟的電話在二十三分鐘後回過來,他說家裡商量過了,衛叔和他一起來京都,阿姨在家裡留守。
凌晨有一趟高鐵,到達京都在五點鐘左右。
他們會直接與學校的工作組匯合,共同奔赴事故現場。
他要我在學校等着,那邊的情況很危險,大雨還在下,很可能發生二次事故,不適合女孩子。
他們都會參加搜救,沒有人有時間顧及我。
可我太想知道第一手消息,太想在這麼危險的時刻陪在大哥身邊,更想讓大哥脫離危險之後,第一眼看到我。
我想在那個時刻衝過去,緊緊的抱住他,感受他的溫度和氣息。
那樣的話,我才會安心。
讓我在學校坐等,那簡直等同於割我的肉,我才不要等,我要親自去救大哥。
突然發現,不知不覺中,我對大哥的感情已經如此之深,深到願意和他走過未來的人生。
我拒絕了賀柏舟的提議,告訴他就算他們沒有人帶着我,我也會自已想辦法過去的。
為了大哥我連死都不怕,怎麼可能會怕泥石流。
換句話說,若是大哥真的有什麼,遇上二次事故也不錯,至少我和大哥沒能同生卻共死了,也挺好。
大哥的電話一直關機,我握着手機直挺挺的坐在沙發上,機械的一遍又一遍的撥過去。
梁子傲本來要回去,看到我的情緒過於亢奮,擔心秦航一個人照顧不好我,也留了下來。
夜深了,我一點困意也沒有,秦航勸了我好幾次,我的眼睛都不敢闔上。
因為只要我閉上眼睛,就會出現一大片泥石流在山谷里翻滾,吞噬着阻攔它的所有東西。
又是梁子傲,他說我不睡覺會影響明天的精神狀態,一個體力不支的人,不可能被允許參加搜救。
他說如果你想親自去找大哥,那就得好好吃飯,好好睡覺,不然很可能還需要人照顧我。
他說的對,我閉上眼睛強迫自已什麼都不要想,趕緊睡覺。
秦航在我身後輕輕的拍我的肩膀,不知過了多久,我睡著了。
很快,我做了一個可怕的夢。
大哥站在一片廢墟之中朝着我伸出手,他說小月過來。
我心頭一喜,大哥沒事簡直太好了,我抬腳就朝他跑過去。
可不管我跑得有多快,都沒辦法縮短和大哥之間的距離。
我累得跪倒在地,大哥失望而憂傷的看着我,身影在空氣中慢慢淡化,直到消失。
「大哥,回來。」
猛然張開眼睛,熟悉的窗前掛飾進入眼帘,我長吁一口氣,按着狂跳的心臟暗自慶幸。
還好,只是一場夢。
「怎麼這麼快就醒了?」
「秦小航,我夢到大哥在空氣中消失了。
你說,他是不是遇到危險了,在給我託夢啊。」
秦航柔聲安慰我,「夢都是反的,這說明大哥他什麼事都沒有,一定在某個地方,等着你去找他,把他帶回來。」
「嗯,明天我就去找他,一定把他帶回來。
你說得對,大哥一定在等我。」
在秦航的呵哄下,我又睡著了。
再次睜開眼睛,已經早上六點。
九點的班機,我還什麼都沒準備。
連忙爬起來,掏出旅行包收拾行李和必須品。
走出卧室,只見茶几上已經分門別類的擺放着各種東西,不到二十歲的梁子傲正拿着手機一一核對。
見我出來,他伸出手說,「把包給我,我來裝,你先拿幾件換洗衣服給我,然後去洗漱。
衛老師他弟弟應該很快就到。
話音未落,門鈴被按響。
打開門,正是風塵僕僕一臉急色的衛叔和賀柏舟。
一夜未眠,上了年紀的衛叔叔臉色極差,眼底面滿紅血絲,還有怎麼也壓不住的擔憂。
「準備怎麼樣了小月,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一夜而已,衛叔急得唇角起了兩個火燎泡。
「叔叔別著急,我準備了早餐,現在還早,都吃一點。
飛機是九點的,七點四十在學校集合,來得及。」
秦航幫我收拾衣物,我坐下和衛叔他們一起吃飯。
此時我不由對這個比我們小三歲的學弟另眼相看。
自從事情發生,他沉穩得像個成年人,思路清晰,舉止穩重,不僅提出可行性非常強的行動方案,還把大家照顧得很周到,極好的讓我焦灼不已的心安定下來。
第212章備戰自從事情發生,梁子傲沉穩得像個成年人,思路清晰,舉止穩重,不僅提出可行性非常強的行動方案,還把大家照顧得很周到,極好的讓我焦灼不已的心安定下來。
秦航如果能接受他,也許會收穫不一樣的幸福。
心裏壓着事,多好的飯菜吃着也味同嚼蠟,但我還是勉強自己盡量的多吃一點。
因為到了那邊,一定會有場硬仗要打,我沒有足夠的體力和精神,便沒辦法應對,那就得不償失了。
如我所願,宋城確實有場硬仗要打,但該怎麼打、打到什麼程度、要不要打,我卻全然不知道,也沒有應對預案。
二十多年順風順水的人生,爸媽和大哥,成功把我養成個廢人,面對突發事件,除了哭,什麼也不會做。
等安全的接回大哥,我需要強化自己,鍛煉處理事情的能力。
學校派了三個老師、三個學生,這三個學生是本院、研院的學生會成員,都是學校里的風雲人物,積極上進,敏而好學。
其中本院那個又高又帥的美少年林子巍還蟬聯大學生健美大賽三季冠軍,並且在表白牆上給我寫過信。
只不過他給我寫信的事情我並不知情,還是敏慧看到了告訴我的。
每天被表白的學生那麼多,屢見不鮮,我也就沒在意,任那封信被不斷推陳出新的貼子淹沒。
賀柏舟也知道表白牆的事,當他看到林子巍也在此行的隊伍中時,身上的寒氣一閃而過。
反倒林子巍夠豁達,全然不在意賀柏舟的態度,坦坦蕩蕩、自自然然的坐在我旁邊的位置上,還陽光燦爛的和我打招呼。
我心情不好,沒心情寒暄,再加上和他並不熟識,也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只是禮貌性的點點頭。
從京都到宋城,至少要飛四個小時,我將手機調成飛行模式後,戴上眼罩,抓緊時間補眠,給一會將要到來的戰鬥蓄積力量。
正值盛夏,又是密閉的空間,機艙的冷氣打得很足,我只穿着簡單的短袖T恤和七分牛仔褲,明明困意已經上來,卻總是感覺涼嗖嗖的睡不着,雙手不自覺的抱着手臂。
就在我迷迷糊糊、左右為難要不要起身從隨身的包包里拿出外套的時候,周身一暖,接着就是清淡的橙子香味。
身上暖了,我沒出息的就着橙子香睡了過去,也沒來得及看是誰這麼及時的雪中送炭。
這一覺睡得又香又沉,直到旁邊有人推我的胳膊,才悠悠轉醒。
「還有半小時降落。」
我張開眼睛,小小的抻了個懶腰,暖意猶在,我左右看了看,卻沒找到其來源。
而頭頂換氣扇里的冷氣依然保持着原有的溫度不住的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