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寒潮遇上暖寶寶第七章 又發生爭吵在線免費閱讀

寒潮遇上暖寶寶第八章 爸爸找上門在線免費閱讀

袁暖暖站在家門口深呼吸後敲門,袁青青開的門。

「姐,你終於回來了,我們都想你了。」袁青青打開門看到袁暖暖,高興地抱住。

袁暖暖笑着摸了摸袁青青的頭,說「又長高了。」

小弟袁澤聽到開門聲也從房間跑出來跟袁暖暖打招呼。

袁暖暖把買的東西分給他倆,他倆異口同聲地說:「謝謝,姐,大姐。」

說完跑自己房間去拆禮物。

梁姨也從廚房出來,「暖暖回來了,再等會就能吃飯了,你先去客廳坐一會吃點水果。」說完又回廚房去忙。

袁暖暖放下手裡的東西走到廚房門口,「梁姨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沒有沒有,你就去客廳坐着玩會就行。」梁姨說完還喊袁青青出來跟袁暖暖玩。

正說著話門開了,袁爸爸下班回來。

袁暖暖看到父親叫了一聲「爸。」

袁爸爸在門口低着頭換鞋回了聲「嗯。」

梁姨聽到聲音連忙從廚房出來接過袁爸爸手裡的包。

袁爸爸換好拖鞋跟袁暖暖說:「過來坐吧。」

袁爸爸先坐下,袁暖暖坐在左邊的單人沙發上。

「最近店裡怎麼樣?」袁爸爸問。

「挺好的。」袁暖暖回答。

袁暖暖回答完,倆人都沒在說話,客廳李里陷入沉默。

梁姨把做好的菜一一端到餐桌上,「老袁啊,讓孩子們來吃飯吧。」

袁爸爸站起來,說:「都出來吃飯。」

袁青青跟袁澤都出來坐餐桌上吃飯,方形餐桌,四把椅子,兩個臨時的小凳子。

袁爸爸,袁青青跟袁澤習慣性地坐到自己的椅子上。

袁暖暖看着臨時加的小凳子,遲遲沒有坐下。

「站着幹什麼,坐下吃飯啊。」袁爸爸看着站着的袁暖暖面帶不悅。

梁姨端着最後的湯出來,看到袁暖暖坐在餐桌角上的袁暖暖連忙跟袁澤說:「澤澤,跟大姐換一下座位。」

袁澤聽到連忙起身讓袁暖暖坐到他的位置上。

袁暖暖沒有動,「不用了,我坐這就行。」

「澤澤坐下,吃飯。」袁爸爸說

梁姨坐下後發現於墨洋沒有來便問道:「暖暖,墨洋呢?怎麼沒跟你一起過來吃飯,我們要不等他一會?」

袁暖暖把剛拿起的筷子又放下,對梁姨說:「不用等了,我跟於墨洋已經分手,他不會來的。」

「胡鬧,墨洋那麼好的孩子,你怎麼說分手就分手?」袁爸爸是很喜歡於墨洋的,於墨洋又是他頂頭上司的兒子。

「是啊,暖暖啊,倆人哪有不鬧彆扭的時候,分手可不是說著玩的。」梁姨也跟着勸說。

「你去拿我電話來,我給墨洋打個電話,叫他來家裡好好聊聊。」袁爸爸指揮着梁姨給他拿手機。

「不用打,他不會接你電話的,他已經有別人了。」袁暖暖平靜地說道。

梁姨看袁爸爸想要發火,讓袁青青跟袁澤各自回房間。

「你別把所有心思放到你那個破店裡,你多關心關心墨洋,實在不行就把你那個店給我關了,安安穩穩地找個工作,多點時間照顧墨洋。」袁爸爸因為生氣音調都提升了好幾度。

袁暖暖露出一個無奈的笑,「為什麼您認為是我的問題?為什麼不是於墨洋的問題?是他有了人,不是您的女兒。」袁暖暖說完拎着包摔門而去。

梁姨起身去追袁暖暖,追到樓下時也沒有追上。

梁姨回來坐到袁爸爸身邊,輕聲地說:「你先別生氣,先把事情搞清楚,暖暖這孩子輕易不回來,回來了我們就跟她好好說說,要不明天你先找墨洋了解一下情況,可能只是兩個孩子鬧彆扭呢。」

袁爸爸也覺得自己剛剛有些着急,態度不好,「先讓孩子們出來吃飯,明天我約墨洋出來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袁暖暖開車來到常去的一家小酒吧,坐在吧台旁,說:「李哥,給我調一杯mjito。」

調酒師李哥用袁暖暖存的酒調了一杯mjito。

「心情不好?」李哥把調好的酒遞給袁暖暖問。

「不是不好,是非常不好。」袁暖暖苦笑地說。

「那就多喝兩杯,看看李哥的調酒水平有沒有提升。」李哥平靜地說。

「好。」

袁暖暖一邊喝酒一邊看李哥給客人調酒,時不時地有人來搭訕,都被袁暖暖委婉地拒絕,有一兩個執意不肯走的,袁暖暖也不再搭理,來人一看真的無趣也就走了。

喝完一杯,李哥又調了一杯給袁暖暖,「試試這杯怎麼樣,我新研究的,還沒有取名字。」

袁暖暖剛端起杯子還沒送到嘴邊,耳邊就響起聒噪的聲音。

「這位美麗的小姐,我哥倆可以坐您身邊請您喝一杯嗎?」王廣軍靠近吧台就先看到了袁暖暖的身影。

「有多遠滾多遠。」袁暖暖喝了一口手中的雞尾酒,都沒轉身看王廣軍。

「嘿嘿~我的好姐姐你捨得嗎?」王廣軍拉着袁暖暖的胳膊。

王廣軍說完這句話,從三個方向射來了眼刀,王廣軍感受到後立馬閉嘴。

「李哥,好久不見甚是想念。」王廣軍又賤兮兮地跟李哥說話。

李哥理都沒理他,跟秦寒鈞說:「這位先生喝點什麼?」

「來杯果汁就行,一會兒我需要開車送他倆回家。」秦寒鈞面帶微笑地回答。

「好,請稍等。」李哥轉身去給秦寒鈞拿果汁。

秦寒鈞坐到袁暖暖身邊,輕聲問:「不是回家吃飯了嗎?怎麼看着心情不太好。」

袁暖暖沒有回話,王廣軍突然來了一句「她那次回家能心情好着回來!」

秦寒鈞沒再問,坐在袁暖暖旁邊靜靜地看着她。

王廣軍又喋喋不休跟李哥說話。

袁暖暖又要了一杯雞尾酒,秦寒鈞說:「喝太多會不會不舒服?」

「你不用管她,她千杯不醉。」王廣軍接了秦寒鈞的話茬。

三個人一直在酒吧待到凌晨才回家。

到家王廣軍才知道他倆住對門。

「你倆住對門?哇~你倆不對勁哦!」王廣軍大驚小怪地說著話。

秦寒鈞把王廣軍推進房間,關上房門,問:「有沒有不舒服?一會我泡杯蜂蜜水給你。」

「不用,家裡有蜂蜜,我自己泡就行,晚安。」說完袁暖暖走進自己房子關上了門。

秦寒鈞看到袁暖暖關上門,也開門進了房間。

「你小子不對勁,非常不對勁。」王廣軍瞪大雙眼看着秦寒鈞。

「睡覺。」秦寒鈞說了兩個字。

王廣軍乖乖去睡覺。

袁暖暖關上門泡了一杯蜂蜜水喝,喝完後泡了個澡,換上睡衣就睡著了,這幾杯酒還是很管事的,讓她能快速地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