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寒潮遇上暖寶寶第六章 冤大頭竟然是你在線免費閱讀

寒潮遇上暖寶寶第七章 又發生爭吵在線免費閱讀

袁暖暖開車帶着王廣軍去他跟人見面的地方。

王廣軍約人見面的地方是一棟寫字樓,王廣軍先下車,袁暖暖去停車。

袁暖暖停下車回來時,王廣軍已經在跟人說話了,那人背對着袁暖暖,袁暖暖只覺得這個人的背影有點熟悉。

走到王廣軍跟前袁暖暖看到背對她的人竟然是秦寒鈞。

「暖暖,跟你介紹一下,我大學同學,秦寒鈞。」

秦寒鈞看到袁暖暖臉上立馬露出了微笑,「是你送王廣軍過來的?」

袁暖暖點點頭。

「你倆認識?」王廣軍滿臉驚訝地問。

「我們是高中同學。」袁暖暖說

「去我辦公室說。」秦寒鈞帶着倆人走進寫字樓的最頂層。

走在最後面的袁暖暖問王廣軍,「秦越就是你說的冤大頭?」

王廣軍轉過身捂住袁暖暖的嘴,「祖宗,咱能一會再聊這個話題嗎?」

聽到身後的動靜秦寒鈞轉過身正好看到王廣軍捂住袁暖暖的嘴,他的眉毛皺了起來。

王廣軍看到轉過身的秦寒鈞立馬把手拿下來,嬉皮笑臉地上前攬住秦寒鈞的肩膀,秦寒鈞扭頭瞪了王廣軍一眼,王廣軍看到秦寒鈞的眼神嚇的縮了一下脖子。

他倆都有一米八幾的個頭,一下子就擋住了袁暖暖的視線。

到秦寒鈞辦公室,秦寒鈞示意他倆坐沙發上,「暖暖你想喝點什麼,咖啡還是茶?」

「咖啡,謝謝。」

袁暖暖說完喝什麼秦寒鈞也沒在詢問王廣軍轉身走出辦公室。

「哎~你怎麼不問問我想喝什麼?」王廣軍看着秦寒鈞走出辦公室沒有搭理他,他在秦寒鈞身後喊道。

「秦越也是學設計?」袁暖暖好奇地問。

「他學管理的,我大一也學的管理,大二轉的系,換成設計,我沒換宿舍,我倆就一直一個宿舍,他那個死脾氣誰受得了,也就是我跟他玩,嘿嘿。」王廣軍得意地說。

死脾氣?袁暖暖對以前的秦越還是印象深刻的,他高中時是個小胖子,個子不高,皮膚很白,大夥都叫他胖大神或是秦胖子。

袁暖暖形象中秦越一直是個愛笑的小胖子,他高中時是學霸,常年年級第一,他很愛幫助人,袁暖暖坐秦越前桌,有不會的問題袁暖暖都是問他,他也會很耐心的講解,一種方法不會他就多種方法地教她。

袁暖暖正想着以前的事情,秦寒鈞端了兩杯咖啡過來,分別遞給袁暖暖跟王廣軍。

袁暖暖看到微笑着走進來的秦寒鈞還是有點恍惚,要不是秦寒鈞認出她來,她是不可能認出他來的,變化太大。

袁暖暖接過咖啡,「謝謝。」

喝了一口咖啡,袁暖暖看着倆人都看着她,放下咖啡說:「你們有事情談,我就先回去了,等你們談完打電話我再來接他。」

說完袁暖暖站起來就要走,秦寒鈞還想挽留,王廣軍先開口了,「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我今天住秦越家就行。」

「晚上一起吃飯吧。」秦寒鈞說

「今天不行,我跟家裡約好晚上回家吃。」袁暖暖說完起身準備離開。

秦寒鈞送袁暖暖出去,王廣軍自己坐沙發上喝咖啡。

秦寒鈞送完袁暖暖回來,王廣軍剛想問秦寒鈞今天怎麼了,秦寒鈞先開口,「你們怎麼認識的?」

王廣軍看着滿臉嚴肅的秦寒鈞說:「今天才發現你小子居然還有兩副面孔,看到人小姑娘笑的跟花似的,人一走立馬變臉。」

秦寒鈞坐回自己辦公桌,一個眼刀射過去:「說」。

「好,好,我說,別用你那能殺人的眼神看我。大二那年暑假我去南方寫生,她去拍照片,給我拍了一張照片,後來在京市她路過我工作室,認出我把照片給我,我們就分別留了聯繫方式,她第一家攝影館是我給設計的,後來每年我會來她這待一段時間。」

「你怎麼回事?頭一次見你這麼對一個人笑成這樣。」王廣軍走到辦公桌前,坐在辦公桌上問。

「說正事,設計圖帶來了嗎?」

說到設計上的事,王廣軍收起嬉皮笑臉換上一本正經的表情。

「第一版設計圖帶來了,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可以標記出來。」王廣軍說著拿出自己的電腦。

王廣軍搬了一把椅子坐到秦寒鈞的旁邊。

秦寒鈞認真看設計圖,看出有問題的地方立馬標記出來,倆人再把標記出來的問題進行討論。

袁暖暖回到攝影館,今天有外景拍攝,大多數的人都出去拍攝了,小新在前台整理資料。

「小新,今天有事情需要我處理嗎?」袁暖暖問。

「老大,暫時沒有。」小新抬起頭回答。

「我年前訂的幾件新禮服,明天上午可能會送來,新禮服到了後讓胖子大劉把四樓最南面的禮服打包送去清洗,把新禮服掛好。」

「好的,老大。」

袁暖暖交代完開車去了商場,晚上她回她爸爸家吃飯,給她爸爸,梁姨還有妹妹弟弟買點東西帶回去,上次回去還是過年,她還是跟於墨洋一起回去的,過完年到現在還沒有回去過。

她母親過世後的第二年她爸爸就娶了梁姨,她心裏是非常不理解的,她父母是非常恩愛的,為什麼就能在第二年另娶她人,這件事對她心裏也造成了不小的創傷,她心裏是恨她爸爸的。

她爸爸娶了梁姨後她就開始住校,除了大年三十晚上回家住一晚,她一般不回家,放假也是住到外婆家。

再後來外婆外公相繼去世,把錢跟房子都要留給袁暖暖,袁暖暖沒要房子,舅舅家兩個男孩,袁暖暖把外公家的房子給了舅舅一家,舅舅舅媽給了袁暖暖一些錢。

給爸爸買了一件外套,給梁姨買了一套護膚品,給妹妹買了平板電腦,給弟弟買了樂高玩具。

梁姨對袁暖暖還是很好的,只是袁暖暖自己心裏過不去那個坎,妹妹弟弟跟袁暖暖的關係也很好,時常會打電話給她。

袁暖暖帶着買的東西開車回她爸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