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寒潮遇上暖寶寶第三章 老同學秦越在線免費閱讀

寒潮遇上暖寶寶第四章 竟然還是鄰居在線免費閱讀

秦寒鈞開車帶着姐妹倆去了一家私人小館,據秦寒鈞說是他朋友的店,比較私密,適合袁晶晶小姐。

袁暖暖本想拒絕,告訴她地址可以自己開車過去,秦寒鈞拒絕了袁暖暖的提議,說他帶她們去的這個地方比較私密不太好找。

袁晶晶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對秦寒鈞說:「那就麻煩秦先生了。」

說完袁晶晶拉着袁暖暖坐到車後排座位上,倆人坐進秦寒鈞的車,車子先是開了一段路後東拐西拐地進了一個衚衕,衚衕的盡頭是一個可以停八九輛車的小型停車場,停下車走幾步就是一個雅緻的小院子,院子門口有一位穿着淡藍色旗袍,披條白色蕾絲的披肩,氣質淡雅的女士在等人。

秦寒鈞看清門口的人面帶笑容上前擁抱了一下,說道:「雅安姐,好久不見。」

許雅安,慕雅私人小館的老闆,秦寒鈞他堂哥的未婚妻。

「寒鈞,好久不見,近來家裡人可都好啊?」

「都挺好的,雅安姐不用挂念,雅安姐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袁暖暖,我高中同學,旁邊是她姐姐,袁晶晶小姐,這位是許雅安,這間小館的老闆。」秦寒鈞分別介紹着。

許雅安分別跟姐妹倆握了握手,問了好。

「快進去吧。」說著招呼三人進去。

穿過小院一側有假山的魚塘,另一側種則滿了鮮花,沿着主屋的外面走廊走進一間放了一張方桌,六把椅子的房間,房間的裝修風格是新中式,古典中融入了一絲絲現代風。

許雅安站在門口說:「你們先坐一會,我去安排一下菜。」

許雅安剛走又來一位服務員,詢問三人喝什麼茶,給三人沏上茶後退出去關上門。

「秦越是吧?」袁晶晶喝了一口茶先問出口。

「袁小姐可以叫我寒鈞,」秦寒鈞面帶微笑的回應袁晶晶,又用餘光看了看低頭喝茶的袁暖暖。

「秦先生與我們家暖暖是高中同學,那應該也是海市人吧?」

「是的,我從小在海市長大,大學考到京市,後來留在京市。」

「那秦先生現在從事什麼工作?」

「家裡是開超市的,我現在在給家裡幫忙。」

袁晶晶打量着秦寒鈞,高級定製的西裝,皮鞋也是高級定製,開的車也是大幾十萬的,正在心裏想開什麼超市這麼掙錢的時候,許雅安拿着菜單敲了敲門進來。

「今天的菜都是早上空運過來,你們看看想吃什麼口味的。」說著把菜單遞給秦寒鈞。

秦寒鈞接過菜單把菜單又遞給袁晶晶,「袁小姐,請看看有什麼忌口的。」

袁晶晶拿過菜單,澳洲龍蝦,頂級和牛,還有甜點跟酒都是配好的。

「牛排,七分熟,暖暖呢?」

「一樣。」

袁晶晶把菜單遞給秦寒鈞,秦寒鈞接過菜單還給許雅安,「雅安姐,我也是牛排,剩下的你看着安排。」

「好的,那你們稍等。」說完拿着菜單走了。

「秦先生這次來海市是?」袁晶晶接着問。

「在城東開一家超市,來選塊地。」

袁晶晶一挑眉,袁暖暖聽到這也抬頭看了看秦寒鈞,城東選塊地,說的真輕鬆,海市有誰不知道東城是寸土寸金的地方,袁晶晶更加確定秦寒鈞沒有像他說的這麼簡單。

菜陸續上來,吃飯期間秦寒鈞也是一直在問袁暖暖這幾年的事情,袁暖暖也一一回應。

許雅安還過來跟他們聊了會。

吃過飯後,告別許雅安三個人準備回酒店休息,都喝酒不能開車,秦寒鈞就叫了代駕,送三人回酒店。

袁晶晶讓袁暖暖今晚跟她住在酒店,三人道別後各自回了房間。

袁晶晶拿出她的睡衣遞給袁暖暖,「你先去洗洗吧。」

袁暖暖拿着睡衣去衛生間洗漱,袁晶晶讓前台送來水果跟紅酒。

袁暖暖洗漱完換上睡衣出來後袁晶晶再去洗漱。

袁晶晶出來時看到袁暖暖把床旁邊的地墊挪到床尾,打開電視選了一個恐怖電影,把前台送來的水果跟紅酒,酒杯放到地墊中間的一個大托盤上,袁暖暖靠着床尾坐在托盤的一邊正在看電影,袁晶晶把卧室的燈換成暖色坐在另一邊。

袁晶晶拿起酒杯晃了晃杯子里的酒,說:「說說吧,遇到什麼問題了?」

袁暖暖喝了一口酒,看着酒杯中艷紅色的紅酒說:「跟於墨洋分手了。」

「好事啊!恭喜我妹妹恢復單身,以後要逍遙自在的生活,乾杯。」說完舉着酒杯跟袁暖暖碰了一下杯。

「姐,我是不是很差勁,連個男人都留不住。」袁暖暖看着手中的酒杯問。

「暖暖,你自己想一想你跟於墨洋這些年,有什麼事情是你留戀的?於墨洋這些年送你過什麼禮物?他送的東西估計都沒他爸媽出去旅遊給你帶回來的破爛多。」

頓了頓又說到:「男人不是需要女人留住的,心沒在你身上,你拿什麼留住他?」

袁晶晶溫柔地拍了拍袁暖暖的後背,「還有千萬不要隨便誹謗自己,我們袁家的孩子那個拿出來不都是個頂個的好。」

「好好調整心態,有些人真的不值得你傷心,姐身邊多的是優秀的男孩子,改天介紹給你認識。」袁晶晶舉起酒杯示意跟袁暖暖碰個杯。

是啊!回憶跟於墨洋的這些年,高中時那個女孩子不心儀帥氣的他,同學們起鬨說他倆是最般配的,校草跟校花。

袁暖暖也覺得他倆最般配,大學就跟於墨洋一起報了本市的大學,大一開始談戀愛,就好像是他倆必須在一起一樣,就順其自然的開始談戀愛,沒有誰追求誰,大一於墨洋還經常會約她出去逛街,大二倆人開始各自忙各自的後就很少約會,一開始宿舍的姐妹們還問她是不是跟於墨洋分手了,後來她只好主動約於墨洋。

過節日或是生日袁暖暖會給於墨洋準備禮物,收到禮物的於墨洋會約袁暖暖吃個飯或是說一聲「抱歉,最近太忙了了。」再後來也只有一個電話或是信息。

現在想想原來是沒有把你放在心上。

既然分開了就各自安好吧,她要好好經營自己的小店,爭取把分店經營上正軌後給自己買個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