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路奇緣第8章 和袁藝蔓關係在線免費閱讀

公路奇緣第9章 又見顧明熙在線免費閱讀

經過這一系列的事,皇甫軒城深深的感受到自己要想在大城市站穩腳跟就一定要成功。不然的話再怎麼努力在別人眼裡也是個土包子。

在一個禮拜日的晚上,袁藝蔓又找到皇甫軒城問他去不去圖書館看書。說完就在皇甫軒城的屁股上掐了一下。

在圖書館書架最後一排,只見皇甫軒城慢慢的褪去袁藝蔓的衣服,漏出來蕾絲邊的內衣,袁藝蔓伸出胳膊攬住皇甫軒城的脖子,皇甫軒城把頭埋在她的胸口不停的吻着,邊吻邊移動着,直至到大腿上,這時的袁藝蔓已經迫不及待的坐在了皇甫軒城的腰間不停扭動着身體。

「你有沒有發現,**這件事真能使人忘記煩心事。」袁藝蔓一邊說著一邊穿上自己的衣服。「怎麼你最近有什麼煩心事嗎?」皇甫軒城不解的問。

「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莫名的感覺不高興而已。」皇甫軒城說:「那你就拉着我來這裡發泄啊?」

「哪有,人家也是想你呀!」聽到這裡皇甫軒城說道:「你介意我是農村出來的嗎?」「看你說的,我在意的話還能和你做這種事嗎?」

「你要不相信,明天我帶你再去我家跟我爸媽說咱倆在處對象,好不好?」

聽到這裡皇甫軒城才讓自己那可憐的自尊心得到了些許安慰。

開學有段時間了,而皇甫軒城還沒去老魏那看過,所以皇甫軒城想趁着禮拜天去店鋪看看,畢竟在那裡老魏對他很是照顧。

當走到門口的時候,皇甫軒城還猶豫要怎麼進去,之前那麼堅決的離開,現在想想很是羞愧。

「來了就進來唄」裏面傳出來老魏的聲音。原來老魏早就看到皇甫軒城在門口了,只是想等他自己進來,可等了很久也不見進來,所以只好招呼他進來。

「你看誰來了,莉莉……」原來今天雪莉也在家,這讓皇甫軒城更不好意思了。但是並沒有出現尷尬的場面,魏雪莉出來後還是像以前一樣熱情的打着招呼,這讓皇甫軒城更無地自容了。

「皇甫哥,今天難得回來給我們做頓好吃的唄」皇甫軒城聽這句話後才慢慢的放下芥蒂。「好啊,想吃什麼儘管說,我去買菜。」

「我要和你一起去~」說完倆人就挽着手出去了,那情景不知道的還以為倆人是情侶呢!

當他們買菜回來,老魏已經把珍藏多年的酒擺上桌了。「爸,今天有什麼好事嗎?這酒你放了這麼多年捨不得喝,怎麼今天拿出來了?」

「皇甫今天來了,難道不是喜事嗎?」老魏笑着說道。

在皇甫軒城做飯期間,魏雪莉也一直在廚房幫忙兩人說著一些彼此在學校的一些趣事。老魏看到此情景內心也感到無比的欣慰。

不一會兒的功夫,皇甫軒城便做了滿滿的一桌菜。

「我皇甫哥的廚藝真不是蓋的,光是看着就好吃。」魏雪莉笑嘻嘻的說道。「那你以後找男朋友一定要找你皇甫哥這樣的哦,這樣你就能天天吃上這佳肴了。」聽到老魏說這話的時候,皇甫軒城其實已經明白什麼意思了。

皇甫軒城在心裏一直把老魏父女倆當成自己親人而已,但又不好明說,怕這樣傷了他們兩個人的心,所以只能只笑着,不說話。

在飯桌上老魏問皇甫軒城學的什麼專業,皇甫軒城說:「建築設計,」「雪莉呢?」皇甫軒城問道。

「我學的是計算機,還選修了市場管理,就怕以後計算機找不到工作,還能多個選擇。」

老魏開玩笑的口吻說。:「很好啊。那以後你倆一個蓋房子,一個管賣房子!」

說完三個人哈哈大笑起來!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晚飯後天色已經不早了,魏雪莉執意要去送一下皇甫軒城,拗不過她的皇甫軒城只好和她一起走。

在路上魏雪莉毫不避諱的拉着皇甫軒城的手邊走邊問道:「緣分是個很奇妙的東西,我們從認識到現在前前後後有小兩年了吧。」「是啊,時間過得真快。」

「那你說十年以後我們是什麼樣的呢?」皇甫軒城說:「十年以後你會有個美滿家庭,疼你的老公,最重要的是你還會像現在一樣漂亮!」

其實皇甫軒城明白魏雪莉說這些話的潛在意思,但他根本沒有把兩個人的關係往男女朋友方面想,更何況他現在有袁藝蔓了,所以就隱晦的說了這句話。

其實魏雪莉也明白,但是出於對皇甫軒城的愛,她還是不願面對,只要皇甫軒城不明着拒絕,她是不會放棄的。

雖然距離學校遠,但兩個人就這樣邊走邊說,不一會到了學校門口。為了不讓同學看到誤會兩個人,皇甫軒城便給魏雪莉攔了輛車,目送她走遠才進校門。

剛走進宿舍,他的同學就告訴他袁藝蔓找過他,打他手機也關機。這時皇甫軒城才注意到自己手機沒電了。等他充上電聯繫到袁藝蔓時候,迎來的是袁藝蔓的不滿。

「我給你打了那麼多電話,怎麼不接啊?本想着禮拜天趁我父母都在,讓你來我家呢,這下好了全泡湯了。」袁藝蔓生氣的說道。

「不好意思,我今天去我之前兼職的地方看了看以前的同事,所以回來晚了。」

「那你現在來我家唄。」

「這麼晚了你爸媽都睡了吧,」皇甫軒城疑問的說道。

「他們都不在家,只有我一個人」

皇甫軒城聽到這裡明白了袁藝蔓的意思,但他今天着實有點累了,回道:「我都躺下了,今天太累了,」

袁藝蔓繼續用撒嬌的口吻說:「你確定?難道你不想騎馬嗎?我今天新買了內衣哦還是情趣內衣哦!」

皇甫軒城怕舍友同學聽到,輕聲的說:「我實在有點累,所以改天吧。」

「那好吧」皇甫軒城聽出來袁藝蔓的不滿情緒。說了句:「晚安,寶貝,」便掛了電話。

躺在床上的皇甫軒城翻來覆去睡不着,他在想和袁藝蔓之間的關係到底是因為愛還是性。如果是愛那麼她家裡人會接受他這個來自農村的大學生嗎?如果是因為性那麼剛開始就是錯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