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路奇緣第7章 第一次在線免費閱讀

公路奇緣第8章 和袁藝蔓關係在線免費閱讀

「沒什麼,只是想到了一些往事。」

自從這件事過後,皇甫軒城和袁藝蔓之間有了一種不僅僅是同學同桌之間關係。吃飯和自習課的時候時常偷偷摸摸的打鬧一下,儼然有了小情侶的感覺。

平日里袁藝蔓逛街的時候也老拉着皇甫軒城去,久而久之的學校里就傳開了他們之間的事。這讓皇甫軒城有了一定的壓力,因為在外人眼裡他這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所以有時候他就刻意的躲着袁藝蔓。

「你最近很忙嗎?怎麼一下課就找不到人了?」袁藝蔓繼續說道:「你要有什麼心事得跟我說啊,也許我能幫上什麼忙。」

皇甫軒城趕忙道:「沒事,就是最近功課多有點累,所以一放學就回宿舍休息了。」袁藝蔓聽了也沒多想。所以這事就這樣過去了。

而因為一次的事件讓兩人的關係進一步升溫。老師布置了一項社會調查問卷,不出意外的袁藝蔓和皇甫軒城成了一組。

他們跑整整一個上午都累的前胸貼後背,就在下台階的時候,袁藝蔓腳意外的踩空了,就在跌倒的一瞬間,皇甫軒城一把拽住了她,但好巧不巧的抓住了她的內衣帶,最尷尬的是內衣帶被扯斷了。

「好你個皇甫軒城,你絕對是故意的吧,這下好了怎麼回學校啊。」「我咋能是故意的呢,要不是我你早就摔了個狗吃屎了。」皇甫軒城說道。

就在他倆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碰見了另外一組同學,其中的女同學叫劉欣蕊。還是女人最了解女人,劉欣蕊一眼就看到袁藝蔓的胸帶被扯斷了,她沒說話只是會心一笑。然後把外套脫下來給袁藝蔓披上這才一起回到學校。

一天的課後,袁藝蔓又找到皇甫軒城說學校後面新開了個游泳館,想要一起去游泳。皇甫軒城這次也高興的答應了。

到游泳館後,到處都是比基尼的泳裝看的皇甫軒城目不轉睛的。「看什麼看,趕緊去換你的泳褲唄。」袁藝蔓說道。隨即她就進更衣室換泳裝了。

等袁藝蔓出來後,令皇甫軒城沒想到的是袁藝蔓的身材也是太哇塞了。豐乳肥臀但是腰又細。看着袁藝蔓的好身材說道:「沒想到你的身材這麼好啊。」「那是」然後倆人就趕緊下水遊了起來。

也許是倆人沒有過單獨在一起這麼長的時間。慢慢的游泳館走的都剩下他們兩個人了,就連工作人員也來催說要閉館了。

等袁藝蔓到了更衣室發現都走光了,然後衝著男更衣室輕輕的喊道:「誒,你那裡有人沒?」皇甫軒城回道:「沒有,一個人都沒有。」

就在這時,正在穿衣服的皇甫軒城突然被人從後面抱住了,猛一回頭才發現是袁藝蔓。

「你怎麼來男更了,不怕被人發現嗎?」皇甫軒城輕輕的說。生怕被人聽見。

「走完了,就剩下我倆了。」說完袁藝蔓嘻嘻的笑了笑。

「皇甫軒城我喜歡你,你想要我嗎?」認識袁藝蔓這麼長時間,皇甫軒城沒想到袁藝蔓是個敢說敢做的女孩。還沒等皇甫軒城回答,袁藝蔓就親到了皇甫軒城的嘴上。

皇甫軒城順勢就把袁藝蔓抱到休息凳上,一隻手摸着袁藝蔓的胸,一隻手沿着腿摸到三角區。兩人翻雲覆雨過後才偷偷的翻門出來。

等他倆出來以後天已經黑了。「沒想到你第一次還挺猛的啊。」袁藝蔓紅着臉說。」那是,我可是勇猛小伙呀!「說你胖你還喘上了!」倆人就這樣邊說邊走不一會兒就到了袁藝蔓家。

袁藝蔓對皇甫軒城說。「等我一會兒,我看看我爸媽在家不在。」一會兒袁藝蔓跑出來「快進來,家裡沒人!」聽到這裡皇甫軒城就明白袁藝蔓的意思。

一進門倆人便抱在一起忘我的接吻,從門口一直到卧室,兩人又進行了一次深入交流。

完事以後,也許是出於雄性動物的本能,皇甫軒城還特意問了一句:「是你那外國友人厲害,還是我厲害?」

「討厭,怎麼你在挖苦我?」「哪有,我就是想證實一下而已。」皇甫軒城說。

「你厲害,你厲害,行了吧。」說完這句話後袁藝蔓把頭深深的埋在了皇甫軒城的懷裡。

從此以後兩個人好像都不避諱什麼了,以前兩人還有所顧忌,但深入交流後的兩人恨不得告訴全校他們是情侶。

一次晚自習過後,皇甫軒城從學校圖書館出來正好碰見了劉欣蕊,兩人便聊了起來。「你和袁藝蔓發展到哪種程度了?」皇甫軒城先是一驚,趕忙說:「什麼啊,我們只是普通同學朋友而已。」

「得了吧,是個人都能看出你倆關係不僅僅是同學這麼簡單。」這下皇甫軒城被劉欣蕊堵的一時不知怎麼回答了。

「其實呢,有的人不能光看外表。只有深入了解以後才能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外表是最容易被欺騙的。」

劉欣蕊的一番話讓皇甫軒城一時懵逼了。劉欣蕊看到皇甫軒城一臉疑惑的表情,然後接著說:「是,我知道班裡人都怎麼說我,我也知道此時你心裏是怎麼想我的。」

原來劉欣蕊也是來自農村,家裡條件也不好,是為減輕家裡負擔也好,是和別人攀比也罷。她經常濃妝艷抹的出入夜場,有人傳言她還被人包養。所以她在別人眼裡就是那種不三不四的人。

此時的皇甫軒城也沒說什麼只是一個勁的說:「沒有了。」因為他深知一個農村來到大城市所面對的種種一切的不易。

「大家來看看,這不是有隻吃上天鵝肉的癩蛤蟆么!」原來是胡濤和幾個同學在學校操場上遇到皇甫軒城,想要羞辱他一番。

「你是不是還想打一架?」皇甫軒城憤怒的說道。「誒,你還想打我呀,來打我呀,不打我你是孫子。」胡濤挑釁的說。

因為上次的事皇甫軒城已經被警告處分了,如果在打架傷人的話有可能被休學甚至被開除。所以胡濤就是故意來激他的。

「胡濤,你又在幹嘛呢?」原來是袁藝蔓被其他同學告知他倆在操場上打架所以匆匆的趕來。

「你寧願和這個鄉巴佬在一起,也不願意接受我是不是?我對你怎樣你難道心裏不明白嗎?」其實大家都明白鬍濤也對袁藝蔓有意思,只是袁藝蔓對他忽冷忽熱的,大家也沒多想,最後就這樣不歡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