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路奇緣第6章 開學在線免費閱讀

公路奇緣第7章 第一次在線免費閱讀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皇甫軒城就到開學的這一天,顧明熙打電話說要送他去學校,然而皇甫軒城一是害羞二是怕影響不好,所以死活不讓她去。

於此同時呢,顧明熙和肖苒苒她倆之前報的出國夏令營也馬上到時間了。

「在哪呢?明天上午9點在機場集合啊。」肖苒苒在電話里和顧明熙說道。

新的學期新的開始,開學的那幾天街上的人和車突然的就多起來。熙熙攘攘的街道朝氣蓬勃的俊男靚女說笑的走進校園。

「暑期過得怎麼樣?去哪裡玩了沒有?」說話的是皇甫軒城的同桌名叫袁藝蔓。「沒去玩,在一家送水的店裡打工來着。」

其實在皇甫軒城班級裏面像他這種來自農村的學生並不多,平日里同學們討論的都是追劇和買衣服包包的話題,而皇甫軒城一般都刻意的迴避,這是城裡人不能感同身受的。

一天的課程結束了以後,回到宿舍的皇甫軒城便早早的躺在床上,而其他同學大都討論的是哪個班哪個系的女同學好看身材好的話題。

這時的他也在腦海里想着最近的闖入他生活的兩個女孩。因為他心裏明白兩個人都或多或少的對他有好感,而他心裏也一樣。想着想着就昏昏沉沉的睡了去。

到了第二天課後,袁藝蔓跑過來說:「你不去打球嗎?操場上圍了很多人在看球。」說完便拽着皇甫軒城往操場跑去。

到了操場果真圍了很多男生女生,皇甫軒城正看着的時候球滾到他腳下,來撿球的一個男生低頭撿球的時候,看到皇甫軒城穿的鞋。

「呦,這雙鞋不便宜啊,你真捨得啊,」

這時皇甫軒城才意識到今天他穿的是顧明熙上次去商場給他買的那雙高檔球鞋。一會過來了一個男生說:「一看就是假的,他一個農村來的能買起真的么。」說完周圍的同學都哈哈的大笑起來!

「胡濤,你太過分了,你管人家的鞋是真是假啊。」袁藝蔓一臉不高興的說道。

「怎麼穿假鞋還不讓人說嗎?穿的起就穿,穿不起就別在這裡裝逼啊。」皇甫軒城聽到這裡已經雙手攥起拳頭,臉憋的通紅。

胡濤繼續說:「大家看看,穿假鞋被拆穿然後惱羞成怒嘍!」

說到底皇甫軒城也是血氣方剛的小夥子,一拳打到了胡濤的面門上,這時大家都愣住了,因為平時皇甫軒城在大家的心裏都是內向軟弱的一個人,誰能想到今天能發這麼大的火。

「農村出來的怎麼了?招你惹你了,去你家往上翻三輩誰不是農民。」這件事很快傳到了老師那裡。

「不是我說你,怎麼能這麼衝動呢?你農村出來的不容易,不能跟胡濤比,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好好的把學業搞好。」

這時在皇甫軒城才真正意識到世界原本就是不公平的,即使是在學校。

袁藝蔓看到教室里的皇甫軒城一個人一聲不吭的發獃。就跑去問:「什麼情況?老師怎麼說的?」「沒事,就還是那老三套,好好學習,別惹事。」

「你不用管我了,你不是還要去跳舞補習班嗎?你趕緊去吧!」

「那什麼你今天放學後跟我去我家吧,我媽今天要做好吃的。」袁藝蔓說道。

「這不好吧」「那有什麼,就這麼說定了哦。」

到了袁藝蔓家裡,皇甫軒城特地買了水果和禮品。進到家門後袁藝蔓便把皇甫軒城拽到自己房間讓他看自己從小到大的照片,她的父母不放心的還時不時的進去看看。

「同學,你家是哪裡的?」袁藝蔓父親問道。「我不是本地的,我是農村出來的。」哦……袁爸繼續問道:「那你父母都是做什麼工作的?」

「都是農民。」緊接着袁媽打岔道:「別問了,趕緊吃飯吧。」才緩解了尷尬的氣氛。

「爸,你查戶口嗎?問東問西的。」袁藝蔓生氣的打斷了父親的詢問。但是從袁藝蔓父親所表露出來的神情,皇甫軒城能深深感受到城裡人對他的鄙夷感。

吃完飯以後天已經很晚了,袁藝蔓把皇甫軒城送出家門口,囑咐路上注意安全後皇甫軒城就一個人走了。

正當皇甫軒城打車的時候聽見後面有人叫他,回過頭來發現原來是袁藝蔓向他這方向跑來。

「你怎麼出來了?」

「我看你有點不高興,所以出來陪你一起走會兒。」原來是袁藝蔓怕皇甫軒城多想所以騙家裡說去跑步,實則是來找皇甫軒城的。

這時的皇甫軒城才意識到袁藝蔓一身的運動裝,一件白色的運動背心把身材襯托的凹凸有致,兩個大胸呼之欲出。

「你穿成這樣不怕被色狼盯上嗎?」皇甫軒城說。

「怕呀,這不是就有個色狼正盯着呢么!」這時皇甫軒城才知道自己剛才的舉動都被袁藝蔓發現了!於是羞愧的低下頭不說話了。

「逗你呢,呆瓜。」「前面有個公園,咱們去哪坐會唄?」袁藝蔓繼續說道。

「好啊!」兩人找了個地方坐下後袁藝蔓繼續說道:「我爸媽就是這樣的人,因為我很少帶同學回家吃飯,帶男同學你是第一個。所以他們以為咱倆是在談對象!」

「啊!你不早說,早說我就不來了。」

「知道你靦腆,就怕你不來,所以我才沒有說啊。」

「你看,那邊有人在騎馬。」袁藝蔓指着遠處的樹林里說道。

「騎馬?你到底在說什麼啊?大晚上的哪來的馬?」皇甫軒城不接的問。「跟我來」袁藝蔓輕聲的說。就這樣兩個像賊一樣偷偷摸摸的到了樹林旁邊。

皇甫軒城湊近一看原來是一對年輕的情侶在草坪上**。只見女人坐在男的身上一上一下的。原來這就是袁藝蔓口裡所說的「騎馬」。

「你真色啊,袁藝蔓。」皇甫軒城伸出大拇指說道。「那有什麼,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你看那女人的胸真大誒!」聽到這裡皇甫軒城拉着袁藝蔓的手趕緊跑了。

「你還是處男嗎?」袁藝蔓繼續說道。「卧槽,咱們今天的話題有點尺度過大呀,換個話題行不行?」

「快說,快說,我最喜歡聽這八卦了。」袁藝蔓一臉期待望着皇甫軒城。

「**算不算?」聽到這裡的袁藝蔓捂着嘴哈哈的笑了起來。「你真是個呆瓜啊!」

這時候的皇甫軒城突然反問道:「那你呢?你是不是處女呢?」「不是啊!」皇甫軒城聽到袁藝蔓說的話不由的一驚。

因為平日里的袁藝蔓在他眼裡是個古靈精怪的領家女孩形象。誰知今天的談話震碎了三觀。

「你和別人做過?什麼時候的事啊?」皇甫軒城慢吞吞的問道。

「你還記得去年我報了一個國際夏令營的事嗎?」皇甫軒城說:「記得啊。」

「就是那次在夏令營的時候,碰見了個國際友人,然後就……」

這時的皇甫軒城想到了顧明熙,他害怕顧明熙也在外面跟別人發生關係。想到了這裡輕聲嘀咕了一句「想什麼呢?」

「你說什麼?」袁藝蔓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