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路奇緣第4章 相知在線免費閱讀

公路奇緣第5章 相熟在線免費閱讀

晚上躺在床上的皇甫軒城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覺,他在想怎麼跟老魏父女倆說這事,畢竟他在這裡兼職期間老魏就像父親一樣待他,他這樣走掉是不是太忘恩負義了。但事已至此,也不得不說了。

「今天的早飯怎麼這麼豐盛,老爸今天是什麼日子啊?」父女倆還在有說有笑的,只有皇甫軒城紅着臉不知如何開口。

「誒,皇甫哥你臉怎麼這麼紅?」說著順手就把手放在了皇甫軒城的額頭上。「也不燙啊。」

沉默許久的皇甫軒城終於開口說道:「魏叔,雪莉有件事我想跟你們商量一下,」「說唄,有什麼不能說的,有事儘管說,還商量一下多見外啊你!」雪莉笑着說道。

「我不想幹了。」

「啊!什麼情況,不是還沒開學嗎?怎麼不幹了呢?」雪莉一臉茫然的問。

皇甫軒城把最近怎麼遇到顧明熙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全都說出來了,雪莉只紅着臉不說話。老魏開口道:「既然你決定了我們也攔着你,你也不能老是待在這個小地方啊,多去走走,見識一下外面的新事物多結交點新朋友對你今後的路都有幫助。」說完皇甫軒城就上樓收拾東西了。

「爸,你看他怎麼能這樣,虧我們對他這麼好,這個白眼狼。」

「行了,莉莉,既然你皇甫哥答應人家了就應該做到,別說了抓緊吃飯吧。」

樓上正在收拾行李的皇甫軒城聽到父女倆的對話,心裏五味雜陳的羞愧的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收拾完行李的皇甫軒城走出店鋪門,只有老魏不見雪莉,就這樣皇甫軒城離開了這個工作生活了很久的地方。

皇甫軒城到西城墅苑的時候,顧明熙已經在門口等着他了。還不等說幾句話,顧明熙就讓他把行李放車庫,開着車匆匆的出門了。

「這是去哪裡啊?」「聽我指路,你只管開。」不一會兒到了一家高檔商場,顧明熙徑直走向一家男裝店,店員看見後馬上上前打招呼:「你好,小姐請問您需要幫忙嗎?」「拿幾身適合他的衣服試穿一下」顧明熙回過頭指着皇甫軒城。

不一會兒店員拿了五六套衣服,「好了,你去試衣服吧,」「我,給我買衣服?」皇甫軒城一臉疑惑的指了指自己。「不給你買給誰買啊,現在你是我專職司機,穿的這麼寒酸出去給我丟面子。」

一會兒皇甫軒城從試衣間出來,俗話說的好,人靠衣服馬靠鞍一點沒錯,換好衣服的皇甫軒城像換了個人一樣。然後顧明熙指着其他衣服再讓皇甫軒城去試,要說不說皇甫軒城真是衣架子,那套衣服他穿上都顯得么好看。

買完衣服的兩人又馬不停蹄的去下一站。「下個目的地去哪裡?」皇甫軒城一邊開車一邊問道。

「郊區。」「去郊區幹嘛?」「別問了,走就是了。」顧明熙說。順着蜿蜒盤旋的山路走到了荒無人煙的山上,車過不去的地方兩人就步行上山。因為山老公成頂級豪門孟寧上霧氣重,草木茂盛,不一會把兩人的衣服都打**,顧明熙不禁的打冷顫。皇甫軒城脫下自己的外套給她穿上,一切都顯得那麼自然。

「到了,就是這裡。」只見周圍雜草叢生,啥也沒有,不時的傳來嘎~嘎的鳥叫聲。

「來這裡做什麼?」皇甫軒城一臉不解的問道。

「看一個人,」說著顧明熙上前就去薅一個土堆上的雜草,不解的皇甫軒城也跟着去做。不會兒露出了一個墓碑。原來這裡埋得的是顧明熙母親。

然後顧明熙就跟皇甫軒城講起了自己的童年回憶。顧明熙在十歲之前一直生活在這裡,和母親兩個人相依為命,村子裏的人看她們孤兒寡母的兩人沒依靠都欺負她倆。甚至村裡的混混還想玷污她的母親,母親為了她也是委屈求全默不作聲,這樣一直持續到一個人的出現。

一天兩個陌生人來到村裡,打聽附近的上山路怎麼走,恰巧碰到的就是她們母女倆,母女倆熱心的幫他們帶到山上,作別後母女下山到半山腰碰到了村裡無所事事的混混。

混混一看四處無人,就打起了歪主意,上去就把顧明熙母親按倒在草叢中想做非禮之事,顧明熙在旁邊一邊哭一邊喊救命,隨即被那混子一腳踢到旁邊的樹上昏過去了。

正在這時那兩個陌生人下山正好看到這一幕,就上前幫忙,在慌亂之際,混混用她母親做擋箭牌,使勁推了她母親一下,就是這一推母親滾到山下沒了。

等顧明熙醒來也已經是第二天了,醒來的她一直喊媽媽,找媽媽的。其中一個陌生人看着她可憐去就去找村長提出來要領養她,就這樣她跟着救她的這個人來到了城裡,這個人就是現在顧明熙的爸爸。

聽到這裡的皇甫軒城才知道原來顧明熙是被領養的孤兒啊!「雖然不幸,但又萬幸,你看你現在的生活的條件,就能看出你爸有多疼你。」「是啊,我爸把我當成親生女兒對待,甚至比親生還疼。」

顧明熙又接著說道:「我爸就是在前面那座山上發現礦山,然後開始發家的,我爸常說要不是當時你母女倆給我領路也許我現在是另一個樣子吧。」

「那你現在的母親是……」「現在的母親是爸爸後來找的,我這個繼母人非常不錯,也很疼我,當然我不是我爸親生女兒這件事繼母也不知道。」

皇甫軒城心想:「你是有多信任我,才跟我說這些話。」似乎顧明熙看穿了皇甫軒城怎想的,說道:「說實話,從上次晚上我喝醉酒那次,你幫我報警這件事情就能看出來你是個好人。」

「好了,說完我心裏也輕鬆多了。」顧明熙給母親磕了三個頭就和皇甫軒城準備下山,走着走着,下起了濛濛細雨,不一會兩個人都被淋成了落湯雞,只能找個地方避下雨。

「我知道哪裡能避雨。」顧明熙高興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