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路奇緣第1章 相遇在線免費閱讀

公路奇緣第2章 刁難在線免費閱讀

「我的未來不是夢,我認真的過每一分鐘,我的未來不是夢,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動……皇甫軒城一邊騎着電動車一邊哼着歌。

說起皇甫軒城是來自一個偏遠山區的大學生,為了減輕家裡負擔假期出來做跑腿送水的業務。正當他哼着歌走在郊區的路上,藉著微弱的月光看到路邊停了一輛車,「誰呀這是,這麼晚把車停在這裡。」皇甫軒城心裏嘀咕道。

正當他騎到車頭時聽見嗷……嗷……的聲音。皇甫立馬剎住車,就往車跟前走。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雙修長的大長腿,一件米白色的弔帶禮服給人一種無限遐想的感覺。「你沒事吧,要不要幫你給你朋友打電話。」皇甫說道。

嗷嗷的聲音還在繼續,好像壓根就沒聽到他的聲音一樣。皇甫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正準備騎車走時回頭看看路邊的女人,他的同情心又開始泛濫了,說道「就當做善事了」!

「喂,我在東裕路中段發現一個喝醉的女人,我怕她有危險,你們能不能派人來看一下」。猶豫了半天的皇甫還是選擇了報警處理。不到十分鐘閃着警燈的警車來到皇甫跟前。

「你倆啥關係?」警察問

「不認識,就是騎車�老公成頂級豪門孟寧�過看到她一個人在路邊吐,沒人管,所以報了警,」皇甫回到。

就這樣在一問一答的過程中,總算把事情經過交代清楚了。最後在出警記錄上留下姓名和電話才騎着車走了。皇甫軒城殊不知命運的齒輪已經開始轉動!

喂,您好,你是顧明溪的朋友肖苒苒吧」

「對,您是哪位?」

「是這樣的,你朋友昨晚喝多了幸好被熱心路人發現報警被我們帶回警局了,你過來辦下手續把她領走吧。」

「啊,行我馬上到!」

「在這裡簽下字,然後就可以了」肖苒苒在文件上籤了字說道,「這樣可以了吧?」

「人是可以領走,但因為你朋友是喝酒開車需要罰款並扣半年駕照。」

「啊」一個人一下從椅子上蹦起來,原來是剛醒酒的顧明熙,「警察叔叔能不能只罰款不扣證啊,如果扣證的話回家我老爸會把我打死的。」

「不行的,我們都是按規章制度辦事的,再說也是為你好啊」肖苒苒一把把顧明熙拽過來說「姑奶奶,就這樣吧,你還想讓人家給你搬面警旗給你么?別一會人家給你爸打電話,到那時候挨打挨罵是小,顧叔再一生氣禁足你一個月,那就徹底玩完了。你忘了我們班裡不是組織去美國夏令營嗎?」

「靠,對呀,還是你這娘們想的周到。」

「那是,咱倆啥關係啊。」

說的也是顧明熙和肖苒苒從初中開始就是同學,兩人又一起考上了同一所大學。肖苒苒性格細膩,綿柔所以在學校老是被別人欺負,而顧明熙的性格與她截然相反,所以顧一直幫肖出頭,久而久之兩人成了無話不說的好同學好閨蜜。

就這樣兩人打車回到了顧明熙家那五百多平的大別墅里。

「誒,不對,警察說是一個路人報警,然後我才被帶到警局的,你就是說如果他不報警那我就不會被查,更不會被扣駕照。所以說他才是罪魁禍首!」

「你不能這樣子想啊,人家也是出於好心,你應該感謝人家啊!」肖說

「感謝,我感謝他奶奶腿兒,不行我得找他算賬,不然難消我心頭之恨!走跟我再去趟警局。」

「小黃,把二樓的那桶水給我提下來,樓下飲水機沒水了。」

「好嘞」

噔噔噔……噔,一個年輕的身影飛快的從樓上飛奔下來。「老魏,還是年輕好啊,有勁。」只見兩個中年發福的男人站在門口聊天。那人口中的老魏是皇甫兼職地方的老闆,說是老闆其實就是一個給人送貨的小店鋪。

「你們這裡有個叫皇甫軒城的人嗎?」一個清脆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你是……」老魏說道。

「我是他的一個朋友。」原來是顧明熙和肖苒苒找上門來了。

「皇甫,有人找。」老魏衝著屋裡喊道。

「誰呀,誰找我?」

皇甫出來後只見兩個穿着時尚的妙齡女孩已站在門口。

「咱們認識嗎?」皇甫說道

「這麼快就忘了,我就是是你昨晚救得那女孩啊。」顧一臉不悅的說道。

因為晚上路燈昏暗的緣故,皇甫沒一下認出來。

「,那都是舉手之勞,不用謝!」

「我謝你個鬼,都是你我被查酒駕,最可惡的是駕照也被警察扣了!」

「話不能這樣說啊!」

「那要怎麼說,誰讓你救的,還報警。」顧那臉紅脖子粗的樣子好像要把人吃了似的。

聽到這裡皇甫的火氣也上來了,「這就不對了,我看你一個人大晚上的在路邊吐怕你不安全,我才幫你報的警,你怎麼不知好歹啊!」

說到這裡,把顧明熙堵的一句話說不出來。肖苒苒馬上說道:「不好意思啊,帥哥我朋友剛從警局出來,駕照又被扣了情緒又有點激動,所以有點激動不要上心啊你。」

「那你們也不能不分青紅皂白的上來就埋怨人啊,還是幫你們的恩人。」老魏說道。

在他們吵的時候,老魏已到了身後。「昨晚的事我都聽皇甫說了,你們應該感謝他,要不是他報警,你說在荒郊野外的一個喝醉了的女孩子多危險。」

「誒,你是誰,關你什麼事啊?」對着老魏說道。自知理虧的顧明熙調轉劍鋒指向前來勸架的老魏。

「皇甫軒城是我這裡的兼職員工,我是這裡老闆」只見這時的老魏雙手抱胸說道。

「魏叔,您別摻和了,進屋去吧,我跟她好好說就行了。」老魏哼的一聲就往屋裡走了,走時還輕蔑的瞅了顧和肖一眼。

「小姐,咱輕點說話,你看周圍好多人看着呢,再說我是兼職工,影響了生意老闆再把我炒了就完了。」

「差不多就得了,咱理虧啊關鍵」一旁的肖然苒說到。

吵也吵了,鬧也鬧了。顧敏明熙這時氣也消了一大半。對着皇甫軒城瞪眼說道:「我不會這麼輕易的算了的,走着瞧!」

肖苒苒拽着顧明熙一邊走,顧明熙不時的抬頭看了一眼門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