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路奇緣第9章 又見顧明熙在線免費閱讀

公路奇緣第10章 舞會在線免費閱讀

清晨的校園,晨霧瀰漫的操場已有愛好籃球的同學在奮力練習,也有初嘗愛情的情侶漫步湖邊,一切都顯得那麼悠然自得。

皇甫軒城也一如往常的走在回宿舍路上,對於他來說很少參加學校組織的一些社團活動,因為很多時候活動結束以後,同學們總要三五成群的去聚會。對於囊中羞澀的皇甫軒城來說勢必是一種負擔。

對於皇甫軒城來說,現在的生活就是兩件事學習和袁藝蔓。其中自從和袁藝蔓確定關係以後便佔據了他大部分時間。

可以想像一個屌絲大學生,能找到一個漂亮的城裡大學生他內心深處是有一種莫名優越感的。

一天下午皇甫軒城剛回到教室就被門衛叫了去,說是有人找。還在納悶的皇甫軒城一臉茫然的還在猜測是誰呢?就被一聲「皇甫軒城」打斷了思緒。

這時皇甫軒城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心裏突然有種喜悅親切的感覺,像是遇見親人一樣。不錯是他的老冤家「顧明熙」。

這時的顧明熙一改往日的御姐風,穿着一身休閑的運動裝在學校門口站着。當然身邊停着一輛紅色法拉利。

皇甫軒城期間並沒有想到和顧明熙以後還會有什麼交集,只是當做自己人生當中的一場沒有結果的「艷遇」而已。誰知今天顧明熙的突然到來把皇甫軒城平靜的生活打破了。

「怎麼,才幾天就把我忘了?」雖然顧明熙沒有穿什麼性感的衣服,但不知怎麼的身上就是散發出一種嫵媚的撩人的氣質。

「怎麼會呢,沒有忘。」皇甫軒城說道。

此時學校門口出來進去的同學都被這個開法拉利的女孩吸引,也是年紀輕輕的能開上豪車的人非富即貴。

皇甫軒城怕影響不好,就趕緊說道:「你有什麼事嗎?我一會兒還要去上課呢。」說完這句話的皇甫軒城隨即就感到問也是白問,因為在像顧明熙這種富家女的世界裏能有什麼事,無非是吃喝玩樂而已。

顧明熙聽到後:「當然有事,不然我能跑這麼遠來找你嗎?」此時突然從駕駛室出來個女人說:「趕緊吧你倆,磨磨唧唧的。」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顧明熙的死黨肖苒苒。

原來是顧明熙從夏令營回來後,正好是學校校慶,學校組織的很多慶祝活動。其中一項要舉行一次舞會,雖然很多人邀請顧明熙,但是顧明熙還是想到了皇甫軒城。

翹課的皇甫軒城被拉到了一個舞蹈工作室,顧明熙二話不說就要拉着他跳舞。農村出來的皇甫軒城哪會跳舞啊。以前有跳舞社團叫他加入學習的時候,因為自卑的原因都被他拒絕了。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

「哎呀,你踩我腳了!」「真笨啊你」整個舞蹈室充斥着這種聲音。

練完舞蹈以後兩人跟路邊飢腸轆轆的狗似的,然後兩人就開車就去酒店吃飯。開着車的皇甫軒城看到路人那羨慕的表情,自己恍惚間有了種錯覺,幻想他就是這車的主人,旁邊就是他女朋友。

然而到了酒店顧明熙隨隨便便點了幾個菜,到到結賬的時候,本該他一個男人掏錢的時候,一看賬單瞬間像泄了氣的氣球一樣默不作聲了。

用餐結束後,兩人開車到顧明熙的家裡。這時候的皇甫軒城沒有了第一次來時候的拘謹。並和顧明熙談到今後的一些就業規劃。正是有這次的談話,皇甫軒城才知道顧明熙的家裡是做房地產開發和經營大型商場的。

次日回到學校的皇甫軒城碰到袁藝蔓後,發現袁藝蔓對他的態度愛搭不理的。起初他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後來也是聽朋友說昨天顧明熙來找他的事被袁藝蔓知道了,與其說袁藝蔓知道了不如說全校都知道一個開法拉利的女人來找他了。

為了化解其中誤會,皇甫軒城特地找到袁藝蔓,把怎麼認識顧明熙的全經過一五一十的都告訴了袁藝蔓。不說還好,聽完後的袁藝蔓更是生氣到極點。

冷靜幾天後的袁藝蔓為了不讓皇甫軒城在外面跟別的女生有什麼瓜葛,特地挑了個時間又把皇甫軒城帶到家裡跟父母攤牌。

皇甫軒城到袁藝蔓家裡後,袁藝蔓父母還是禮貌的招待了他,本以為這次的聚會很圓滿。誰知道後面發生的事直接讓皇甫軒城心涼了半截。

吃完飯,袁藝蔓和媽媽去廚房洗碗,袁爸和皇甫軒城則在客廳聊家常。

「軒城啊,你畢業後有什麼打算啊?」皇甫軒城知道這是袁爸在擔心他今後沒有很好工作的話,不足以養活袁藝蔓,畢竟袁藝蔓是他們家裡的獨生女。

「我想畢業後馬上去工作,因為我的專業還是很好找工作的。」皇甫軒城說道。

「那你打算還出國深造嗎?我家袁藝蔓計劃還要出國深造呢,畢竟出國深造回來後會有更多的競爭力。」袁藝蔓爸爸意味深長的說道。

聽到這裡的皇甫軒城大致已經明白他什麼意思了。畢竟就算自己想要出國,條件也不允許啊。所以皇甫軒城只是無奈的笑了笑。

「因為你們兩個都還沒有步入社會,還分不清所謂的好感是愛還是習慣。所以現在還是要好好學習,以學業為重。」

世界就是這樣,有時候人家明明是在啪啪的你的臉,你還沒有理由反駁人家,而皇甫軒城現在就面臨的這個局面。皇甫軒城現在就是案板上的魚肉,人家是刀俎。

看着在廚房洗碗的袁藝蔓,皇甫軒城心裏是五味雜陳,讓他深切的感受到沒有事業,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即使兩個人是真心的相愛,也得不到別人的祝福,自己再怎麼努力在別人眼裡也是一文字不值!

晚餐結束,袁藝蔓把皇甫軒城送出來,兩人還像上次那樣邊走邊說著今天的聚會,不知情的袁藝蔓還是笑呵呵的,而一旁的皇甫軒城則是心情沉重,他不知道該不該把袁爸的話告訴袁藝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