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靈王朝第4章 為了殿下!在線免費閱讀

風靈王朝第5章 覆滅在線免費閱讀

帝都的戰鬥一直持續到丑時左右,也就是現在的凌晨一點到三點之間,這個時間段是人最累最想睡覺的時候,叛軍的攻勢也在此刻有明顯的停滯。

「全軍接替休整,不可鬆懈!」

軍令有條不紊的傳達下去,風溟有些堅持不住,依靠着城牆一屁股坐了下去,他整整一天沒有休息過了,除了回暖閣看妹妹,其餘時間幾乎都在戰鬥和思考,這是對他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考驗。

「殿下,吃點東西吧。」親衛遞給風溟兩個饅頭一塊肉乾。

風溟點點頭伸手接過,還沒等送進嘴裏,他突然聞到了一股火油和木頭燒着的焦糊味。

皺了皺鼻子,深吸幾口氣,確定自己沒有聞錯:「怎麼回事?什麼味道?」

親衛也仔細嗅了嗅,並向四周望去,緊接着他瞳孔一縮:「糟了!殿下你看!北城門處起火了!」

「什麼!?」風溟扶着城牆起身,朝親衛手指的方向看去。

「親衛營集合,去北門!」風溟拖着疲憊不堪的身體跑下城關,再次上馬奔向北門。

「嗖!嗖!嗖!」行至半途,無數支箭矢破空而來,風溟直感寒毛直豎,以極快的速度俯身貼着馬背躲過,但身後的許多親衛卻根本來及不反應,被射落下馬二十多騎。

「有埋伏!後軍變前軍,快撤!」風溟剛下令,身後幾間民房的房頂上又站出來幾十名弓箭手朝着風溟不停射箭。

「衝出去,不然全都交代在這了!」騎着戰馬的風溟在亂箭之中把手中長槍舞成一個圓盤,格擋來自四面八方的箭矢。

「殿下小心!」話音剛落,從街道兩側的民房中衝出幾十名手持短戟的叛軍,他們伏着身子把戟刃伸出割斷了戰馬的馬腿,風溟中心一個不穩向前摔了出去,落地後滾了七八圈才卸去戰馬狂奔帶來的衝擊力。

「保護殿下!」四周親衛迅速將風溟圍攏在中間,一名親衛重新牽了一匹馬給風溟,風溟接過韁繩狼狽爬上馬背,再次向外衝去。

幾經周折,風溟終於脫離包圍圈,這時他的身邊指只剩八騎:「城裡怎麼會有這麼多叛軍?」

「我們軍中一定有叛軍的內應!」

風溟一抬手,阻止了親衛們的猜測:「事已至此,多說無益。張偉,你立刻繞道去西門調集騎兵清剿城內叛軍,一定要打聽到北門的情況!」

「是!」

「叛軍不會只攻擊北門,恐怕現在東門那邊已經打起來了,我們即刻回去。」

正如風溟所料,等他們回到東門城下的時候,就見幾百名叛軍的先登死士亂沖亂撞,見人就殺,整個東門大開,更有數不清的叛軍從城門處蜂擁而進,喊打喊殺,整個東城都亂成了一鍋粥。

風溟見此情景一陣頭大:「你們分散開組織反擊,我去堵住城門!」

沖入亂軍之中,風溟手裡的長槍揮舞生風,所有敢阻擋在他面前的叛軍或是肢體橫飛、或是血液飛濺,時不時的還有好大一顆頭顱飛出,簡直銳不可當!

「風溟!風溟!風溟!」風溟一邊衝殺一邊大喊着自己的名字,即使會吸引來更多的叛軍對自己圍攻,但風溟不得不這麼做。己方守軍已經有崩潰之勢,他只能用這種方法鼓舞士氣,否則兵敗如山倒,再無挽回的機會。

「小兒拿命來!」

「賊子休狂!」

循聲望去,從城門口處,三名騎着戰馬的叛軍將領直奔他而來。

早前在準備總攻的時候,湯信就交代所有手下將領記住風溟的畫像和名字,只要活捉,賞金十萬,封侯拜相!

已經被鮮血浸濕全身,人馬皆紅的風溟沒有任何驚慌,舉槍直指喊聲所在,雙腿一夾馬背,如雷霆般沖向三將,槍尖映着月光,閃爍着耀眼的寒光。

「噗!」風溟不躲不避,迎着最前方敵將的致命一擊,歪頭一槍貫穿了他的胸膛,反手從敵將的後背抓住槍頭用力抽出。

左手抽出腰間寶劍,朝一側揮舞,格擋下第二名敵將攻擊,隨後長槍作勢向側後方刺出,第二名敵將落馬。

第三人看到了前兩名同袍的下場渾身一個激靈,拉着韁繩轉身要跑,風溟見勢拍馬追去,雙腳用力一蹬,飛身刺進了前者的脖子。

僅僅幾個呼吸,三名敵將盡皆斬落馬下。

「風溟在此!不要怕,盾牌在前,長槍在後,穩住陣型!隨我衝殺!」

風溟下馬,立於陣前,孤身抵擋不斷從城門處湧入的叛軍,他進入了一種除殺敵之外心無旁騖的狀態,眼中閃爍着點點魅藍色的流光。

他速度更快,力量更強,甚至感受不到疼痛,感受不到風聲,他的耳邊,只有不斷響起的嘶嚎,這是他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是他的家!更是他要拚死守護曾無數次給他溫情的地方。

身後的城防軍看着像一尊戰神般肆意砍殺的風溟,心底不斷湧出一陣陣火熱的戰意。

此時此刻,他們不再是為帝國而戰,只為追隨眼前那個被血污浸染的年輕人。

「為了殿下!」

「為了殿下!」

黎明至,陽光普照大地…

「左將軍,不好了!帝都東、北兩門同時被破。」

「什麼?」風茂瞳孔一縮,看了眼身後的四千軍士,又看了眼不遠處的宏偉城牆。

昨天夜裡風茂突襲叛軍糧草大營成功,但也折損了近一千騎,再加上一夜奔命似的趕路,所有士兵筋疲力竭,只剩下不到半成戰力,現在的情形已容不得風茂過多思考,一咬牙命令道:「所有人跟我來!突襲叛軍大營!」

「將軍不可啊!」一名騎軍副將急忙上前阻攔:「現在全軍人困馬乏,一天沒有休整,能發揮幾成戰力?而且叛軍大營防守嚴密,我們先前幾次嘗試都沒有機會得手,若是現在就這麼衝過去,無異於送死!」

風茂眼睛一瞪,大吼道:「睜開你的眼睛看看!叛軍大批壓上,帝都三面圍城,東、北兩門被破,形勢萬分危急!若是我們從四門突入,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轉眼間就會被合圍,現在,我們只能賭一把!」

「我們是帝國最後的希望!有膽的就跟我沖!擒殺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