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靈王朝第1章 我只想混吃等死啊!在線免費閱讀

風靈王朝第2章 危機在線免費閱讀

魅血王朝,帝都…

城牆外圍,金屬的碰撞聲、慘叫聲、喊殺聲此起彼伏,山野震蕩,林木悚然,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弓弩手!瞄準推攻城車的敵軍!阻止攻城車靠近城牆!把所有箭都給我射出去!」

「傳我命!所有投石車集中攻擊正面城牆!掩護攻城部隊!一定要給我砸開一道口子!」

距離戰場五里外的小土丘上,身着銀色戰甲黑色紋龍披風,頭戴銀盔的風溟,正帶領一百親衛俯瞰整個戰場,此時的他心裏百感交集。

前世風溟是一個繼承了父母巨額遺產的二世祖,這筆錢足夠他無憂無慮混吃等死一輩子。

可誰知道,天不如人願…

當他正開着新款跑車肆意飛馳在快速路上,拿手機錄個小視頻準備發朋圈裝波一的時候,被迎面駛來的泥頭車撞了個結結實實!

上千萬的跑車瞬間碎成一地零件,當然,還有風溟本人…

車禍發生時風溟的內心:∑(❍ฺд❍ฺlll)

「錢還沒花完,我不甘心啊!」

也許風溟的吶喊感動了天地,老天爺讓他的靈魂穿越到了這個當時只有三歲孩子的身上,很巧,這個孩子也叫風溟,是魅血王朝的太子。

和前世風溟曾經拜讀過眾多的穿越流小說不一樣,現在的自己沒有任何系統,沒有任何經過強化的能力,就是一個普通人,僅此而已…

風溟想着,就算沒有那些驚為天人的系統加持,至少還可以用前世帶來的經商經驗和知識去賺錢啊!

經過無數次的親身嘗試…風溟徹底放棄了這個想法,這個時候一定有人要問為什麼?

答案很簡單,風溟上一世有花不完的錢,無論想要得到什麼東西,在他這裡只有兩個字,那就是

「刷卡!」

或者三個字

「你碼呢?」

壕無人性!

以至於風溟在初中就早早輟學,繼承了千億家產( ̄▽ ̄)

好好學習是為了考個好大學,考好大學是為了找個好工作,找好工作是為了賺更多的錢,現在我有的是錢!上什麼學?工什麼作?

直接原地躺平好吧!

這樣造成的最直接後果就是…

釀酒?我不道啊!

製鹽?我不道啊!

織布?我不道啊!

捕魚?我不道啊!

那你知道啥?我啥都不道啊!

那怎麼辦?還能怎麼辦?趁着年紀小好好習武讀書啊!新號可不能再練廢了!

風溟回憶着自己這些年來讀書習武所受的苦,後槽牙都快咬碎了!

也不知道是哪個屌絲作者臨時起意想的劇情,風溟有一句話一定要講:「作者你是真狗啊!(狠咬後槽牙)」

……

風溟拉着韁繩,不禁回想到十一年前剛來這片大陸的時候。

那時的父皇意氣風發,戰無不勝,帶他習武射箭;母后母儀天下,溫柔賢淑,教他識文斷字。這讓前世從未見過父母的風溟體會到了渴望已久的親情,在心裏早已將兩人當做了自己的親生父母,一切的一切看起來都那麼美好,可現在…

「太子殿下?」一聲輕喚將風溟拉回現實。

「嗯?」

身邊的一名親衛:「稟殿下,據前方探子來報,我軍剛剛丟失了北郡,守軍全部戰死,拱衛四郡已全部淪陷!」

風溟微微皺眉,意識到這場戰爭即將來到失控的邊緣:「堂兄那邊怎麼樣?」

另一名親衛:「殿下,左將軍晨時率領五千精騎出城,還沒有消息傳回。」

風溟把手裡的一份地圖遞給親衛:「派出斥候,沿北郡方向尋找,遇堂兄,把地圖交給他,令他領兵偷襲地圖上標明的叛軍後方糧草大營,無論偷襲得手與否,立刻回帝都不得拖延。」

「諾!」

「傳我令,放棄所有外圍陣地,收攏士兵,集中力量堅守帝都。」

「諾!」

「回城吧。」

帝都中軍大營,風溟看着沙盤眉頭緊鎖,上面詳細標明了帝都城防以及叛軍的進攻形勢。

經歷了連月作戰,帝都城內只剩下三萬近衛軍、一萬城防軍與兩千騎兵,而他們將要面對的,是四十萬叛軍的猛烈進攻!

沒有援軍,沒有糧草,箭矢長槍等軍械也消耗殆盡,幾乎無計可施。

風溟:「這時候要有個系統該多好!百萬大軍從天而降,橫掃四方,嘎嘎亂殺!現在呢,大軍沒有,只能嘎嘎,或者嘎兒?」

「殿下!」風溟思緒不寧之時,一名銀甲將軍穩步走了進來,對着風溟拱手道:「叛軍退走了,我軍正在加固城防。」

風溟見來者咧嘴一笑,伸手扶住銀甲將軍的手臂:「二叔,我早就說過,你是長輩,咱倆私下裡叔侄相稱,不必虛禮。」

銀甲將軍正是風溟的叔叔,也是風溟父皇的親兄弟,上將軍風志。

風志不可置否的擺擺手:「戰事期間,殿下是主將,我為副將,禮不可廢。」

「行啦二叔,帳里沒別人,又不是以前你踹我屁股的時候了。」

風志眼睛一瞪,不怒自威:「你小子給你行禮就接着!哪來的廢話?」

「得嘞,這話聽着親切~」

「下一步怎麼辦?」風志灌了口茶水問道。

說起正事,風溟搖了搖頭:「二叔,現在缺兵少糧,軍械所剩無幾,被困這一隅之地,能做的都做了,我別無他法。」

「哼!」風志拍案而起,怒道:「十王叛軍囂張至此!當初就該給他們全殺了!還有那個子嵐!十五萬精銳盡握其手,大哥當初多麼毫無保留的信任,結果卻到了叛軍那邊!此地事了,我定要滅他全族!」

風溟見二叔發怒,不好觸他的霉頭,只能附和道:「二叔說的對,雞犬不留!螞蟻洞灌熱水,雞蛋搖散黃,就連地里的蚯蚓都給挖出來豎著劈!」

風志瞥了一眼好大侄兒,餘氣未消:「一個多月沒回宮了,回去看看沐兒吧,宮裡來信兒,沐兒身子不是太好,吃不下飯喝不下水,回去哄哄,她只聽你的,這裡我會盯着。」

「知道了二叔。」風溟點點頭,快步出了營帳,飛身上馬,直奔皇宮。

風沐是風溟的親妹妹,是在母后去世以後,唯二的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