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我十歲的叔叔江怡第0章  小說大我十歲的叔叔江怡在線閱讀

大我十歲的叔叔江怡第2章  第2章 白景胤送江聽筠回表姐秦思琪家

《大我十歲的叔叔江怡》這篇由花花大人呀寫的小說,故事情節錯綜複雜一環扣一環。
給人有種一口氣看到底的感覺。
主角是江怡白桁,《大我十歲的叔叔江怡》簡介:「放開我!」
「Releaseme!」
江怡怎麼也沒想到,她出國剛來納西州沒兩天,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此時她被兩名金髮碧眼一身酒氣的酒鬼「放開我!」
「Releaseme!」
江怡怎麼也沒想到,她出國剛來納西州沒兩天,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此時她被兩名金髮碧眼一身酒氣的酒鬼拖拽着往道路旁的樹林走去。
兩名酒鬼手勁很大,被握住的手腕已經隱隱泛紅,他們拎着酒瓶,嘴裏說著污言穢語,時不時還會露出猥瑣的笑容。
江怡拼了命的掙扎着,巴掌大的小臉已經布滿了淚痕,此刻她只能扯着嗓子大喊,盼望着有人能來救她。
「啪–」一名壯漢抬起手,對着江怡就是一巴掌。
「shutup!」
酒鬼怒吼着。
酒氣撲鼻,江怡白皙的臉頰瞬間紅了起來,耳朵發出「嗡嗡」的響聲,眼看着就要被拖進樹林了。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不用猜也知道…與此同時,樹林內,站着一名穿着黑色戧駁領西裝的男人,他的身影被月光拉的老長,修長的手指間掛着一把冷冰冰的新型武器。
他身後站着十幾名身穿西裝的外國男子,一個個身材健碩,但看起來,不像保鏢,倒像極了…黑手黨!
「白四爺,饒了我吧,饒了我這次吧,我也是一時鬼迷了心竅,求您高抬貴手。」
中年男子鼻青臉腫的,眼角,嘴角還帶着血。
絕望充斥着他每一個神經,他明知道被抓住,代價是他無法承受了,但為了錢,他還是選擇了鋌而走險。
男人俯身,高大的身影,將面前的男子,籠罩在黑暗之中:「我白四的東西,你也敢吞。」
他的聲音很低沉,黑色的眸子夾雜着寒意。
價值兩個億的貨,被吞了,這讓白桁非常惱火,不然他也不會親自跑一趟。
「白四爺饒命。」
中年男子跪在地上,不停地磕頭:「我再也不敢了,求白四爺,放我一馬。」
接下來,男子身下,多了一灘水。
白桁從兜里摸出香煙叼在嘴裏,冰冷的武器對準了中年男子的太陽穴。
身邊站着的外國男子快速為其點上火。
「白四爺,白四爺,饒命…」中年男子抱着白桁的大腿,不停的求饒。
此時氣氛已經壓抑到了極限,加上白桁自帶的殺意,讓人透不過氣來。
「啊–」「救命,誰來救救我。」
「你們放開我,你們這兩個**,**off。」
「…」帶着哭音的求救聲,傳入白桁的耳中,他挑了一下眉,看了一眼身邊的男子:「去看看。」
江怡被按在地上,身上的白裙因為拖拽的關係,已經變得髒亂不堪。
「嗚嗚–」江怡無力掙扎着,她嚇的臉都白了,眼角泛紅,一雙修長的**胡亂踹着,掙扎着。
她聽說納西州的治安不是很好,但怎麼也沒想到,她就是走在大街上,也能遇到這種事。
一張絕美的臉上,帶着巴掌印,胳膊被人按着舉過了頭頂,原本乾淨清澈的眸子,此時變得焦急,黯淡。
就在這時,兩名穿着黑色西裝的男子,手裡握着冰冷的武器,對準了酒鬼的後腦勺。
兩名酒鬼瞬間起身,雙手舉過頭頂,做出投降的姿勢,他們當然清楚,是什麼抵住了他們的腦袋…「砰–」「啊–」伴隨着一聲槍響和歇斯底里的慘叫聲,兩名酒鬼此刻的酒也醒了大半,他們從快走,變成了快跑,生怕跑慢了小命就沒了。
中年男人,雙手握着自己不斷流血的大腿,額頭沁滿了冷汗,他無助地掙扎着,忍受着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
白桁將手裡的武器遞給了身邊的男人,然後吐了一口煙圈,怪,就怪他自己,動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江怡被帶到白桁面前,她雖然全身都在發抖,但還是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她彎下腰感謝道:「謝謝您救了我,萬分感謝。」
白桁撇了一眼,也就是這一眼,讓他眉宇舒展開來。
面前的小女人頭髮有些凌亂,一雙漂亮的眸子此時覆了一層霧氣,眼尾微微泛紅,身上穿着髒亂的白色長裙與白皙的肌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江怡不知道怎麼了,頭暈的厲害,剛剛兩名酒鬼掰着她的嘴,逼着她吞咽一顆藥丸,她此時感覺氣息不穩,莫名的煩躁…白桁點了點頭,聲音淡淡的:「走吧。」
他承認眼前的女人很漂亮,但他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江怡抬頭的瞬間,眼前一黑,腳下不穩,直接撲在了白桁的懷裡,她櫻紅的小嘴微微張着,呼出的熱氣噴洒在白桁的身上。
白桁伸出手,捏着江怡的下巴聲音有些低沉:「吃了東西?」
江怡腦子裡一片空白她仰着精緻的無暇的小臉,緊緊抱着白桁強而有力的腰。
白桁眉心皺了皺:「成年了嗎?」
因為眼前的小女人勉強到胸口,聲音和長相也略顯稚嫩。
江怡胡亂點着頭,其實根本沒聽清白桁說的是什麼,她彷彿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震耳欲聾。
「求求你,救救我…」江怡感覺自己要死了,火燒一般。
白桁垂眸,瞥了一眼,然後抱着江怡進了**版勞斯萊斯幻影。
車子周圍守了不少的人,他們在抽煙,開着玩笑。
男子一:「四爺,這次出來辦的可真是正事…」男子二:「解決大問題了。」
「哈哈哈哈…」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來。
男子一:「別說,這妞長得確實不錯,不過看起來年齡不是很大,四爺算是吃了回嫩草。」
男子三:「快閉嘴吧,一會四爺出來,第一個崩了你。」
車內傳出來的聲音,讓這些人,不自覺的有些燥…大約兩個多小時,白桁降下車窗,他外套早就不知道丟到哪去了,黑色的襯衫打開,露出一片精壯的肌肉,他聲音有些沙啞,沉沉的:「留下幾個人,將人處理掉。」
周圍的男子散開,各自上了自己的車,他們統一開的奧迪S8L,落地價二百多萬。
江怡無力地抱着白桁的脖頸,藥物的作用加上驚嚇和勞累,此時已經暈了過去。
白桁大手握着江怡纖細的腰肢,防止她滑落下去。
別看長得乖巧,要不是黑色的褲子被染深了,他都懷疑,她是個「行家」了…車子在五星級酒店停了下來。
白桁抱着江怡直接乘坐電梯去了總統套房。
江怡醒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她揉了揉發酸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是極盡奢華的裝潢,繁複的燈飾卻發出冷冽的亮光…落地窗前,站着一名身材修長,肩寬腰窄的男人,身高大概在一米九左右,黑色的西褲包裹着兩條筆直有力的大長腿。
他正低頭看文件,一手夾着煙,看起來危險又迷人。
江怡拽着被子,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淚奪眶而出,完了…全完了。
她作為江家的獨生女,從一出生,就註定是「利益」的犧牲品,父親為了更好的人脈和資源,早早就為她定下了婚約。
對方是世界百強企業,家族更是S國的貴族。
從定下婚約開始,她就被迫學習禮儀,放棄自己的喜好,去學習插花,茶道…甚至有專門的老師,教她如何成為一名優秀的妻子,這一系列,都是為了討好未來的丈夫。
她想過反抗。
可每次她反抗過後,父親和奶奶就會責怪母親沒有教育好她,因為母親就是聯姻嫁給父親的,在江家,沒有任何的話語權。
這次出門,也是為了散心,她馬上就要與從未見過面的男人,訂婚了,訂婚宴在下個月的十八號。
可是沒想到,心沒散成,還把自己的清白交給了一個陌生男人。
若是讓家裡和聯姻對象知道…江怡有些慌了,她也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情,早知道,她就不出門了。
江怡躺在床上,全身酸疼,難以啟齒的地方更是不能說,但她知道,問題出在她。
是她往人家懷裡撲,求着人家的。
在車上的記憶,她全記得,她竟然哭着求男人,幫她…白桁彈了彈煙灰,轉頭挑眉道:「哭什麼,我技術就這麼差?」
江怡聽到男人略顯輕佻的聲音後,她露出一雙滿是淚水的眸子,委屈巴巴的看着他:「不是,技術很好,是我的問題。」
不對,她為什麼要這麼說,什麼叫技術很好…江怡淚水從眼角滑落,臉頰紅撲撲的,她手攥着被子,往上移了移,害羞地躲進了被子里。
白桁見狀岔開話題,嘴角微微上揚,與江怡閑聊着:「你多大了,為什麼來納西州。」
「壓力大出門散心的…」江怡帶着哭腔在被窩裡悶悶道。
她原本可以不回答的,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問了,她就忍不住乖乖回答。
小說《大我十歲的叔叔江怡》 第1章 江聽筠喊白景胤白四叔叔 試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