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能無疾而終第4章 從今天開始?在線免費閱讀

不可能無疾而終第5章 不知愛為何物在線免費閱讀

洛楚薄沉思良久,不明白眼前這個顧家大少爺為什麼提出「一起睡」這種約定。可是眼下她沒有拒絕的權利,只好應下。

她的視線飄到窗戶上,發現已經是黃昏。洛楚薄收回視線,試探道:

「額,應該不是從今天開始吧?」

「好主意,就從今天開始。」顧軼霄眯着眼笑了笑,任誰看了都會覺得像一頭捕到獵物的狼啊。「還是說,夫人需要時間做心理準備?」

洛楚薄感到了久違的緊張,她白皙的手攥緊了被子,聲音帶了一絲顫抖:「只是單純躺在一張床上睡覺。」

「是的,沒錯。」

洛楚薄搖了搖頭,她再次用審視的目光上下掃視男人。那寬大的肩膀,窄而有力的腰身,壯實修長的腿,在西裝下若隱若現的胸肌。她真的把持得住嗎?好難不會讓她萌生出上手摸一把的想法。

顧軼霄看她這副不自在的模樣,還以為是在害怕,剛打算開口承諾不會越界……

「我擔心我會忍不住摸你的胸,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我們倆都不能在不尊重對方意願的情況下越界對不對!我實在怕我忍不住啊啊啊啊啊啊……」洛楚薄憋了半天一口氣說出來了。
!?

顧軼霄震驚了一瞬,畢竟這可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聽到這種話。沉默了幾秒他突然笑起來了。

「原來你擔心的是這個,來把手給我。」

洛楚薄想也沒想就把手伸過去了,她大概知道顧軼霄要做什麼。果然,顧軼霄牽引着她的手貼上心臟的胸口,動作輕柔自然。

一顆心臟在我手上跳動。洛楚薄慢慢的感受着,溫暖的胸膛也好軟,手感真好。

顧軼霄看着眼前的人,洛楚薄直勾勾盯着兩人交疊的手和他的胸口,彷彿要把他盯穿。

手心的心臟越跳越快,洛楚薄回過神來鬆開了手,說了聲謝謝。

「所以我的意思是,夫人想摸就摸。畢竟我的身體也可以當作夫妻的共同財產不是嗎?」

「好好,我同意了。」洛楚薄將來會承認,這完全是色令智昏。

二人談妥婚內約定後,洛楚薄在顧軼霄的安排下,陪他一起吃了晚飯。顧軼霄知道,她飯量小的不正常不是一天兩天能改變的。晚飯後,顧軼霄就去書房處理工作了。

洛楚薄回到卧室,栽倒在被子里。好無聊,她掏出手機開始打遊戲。是的,洛楚薄不正常的不止飯量,還有社交。她沒有一個朋友可以閑聊,也懶得思考現狀,隨遇而安就是她的主旨。

「三殺!」遊戲內的語音。

顧軼霄結束了今日所有工作,剛在自己房間洗漱完畢,穿着乾淨的睡衣便來找女孩。

「四殺!!」遊戲內激動的語音。

顧軼霄敲了敲門,等候在外面。

「來。」洛楚薄下意識回應了門口,手上全神貫注打着遊戲。

「五殺!!!」遊戲內高昂的語音。

顧軼霄安靜的倚在門口,雙手環抱着注視女孩。

「團滅。」遊戲內一錘定音的語音。

顧軼霄看到女孩趴着打遊戲的背影,還有那雙潔白修長的腿隨着主人的心情上下擺動着。

「勝利。」遊戲結束。

洛楚薄一臉得意,她放下手機轉身看去,看清來者的一瞬間笑容凝固了。

「誒,已經這個點了嗎?」

洛楚薄剛想回頭找手機確認時間,但是男人的聲音漸漸靠近。

「10:37了夫人。」顧軼霄靠過來,雙手撐在洛楚薄兩側,是沐浴露和其他好聞的味道,也是那矜貴無比的壓迫感。

「我,我還沒洗澡。」洛楚薄僵硬着身軀,有些心虛,不敢動作。她只是打遊戲忘了時間,可不想被顧軼霄當作不遵守約定。

「沒事,我在這等你。」顧軼霄不以為然,坐到床邊的沙發上。胸膛在深v睡衣里若隱若現,半濕半幹頭發,怎麼看都是一副有備而來的模樣。

洛楚薄持續心虛着,她怕顧軼霄等的無聊,就把停在勝利界面的手機塞給男人。

「你要是無聊,可以玩。我大概一局遊戲時間就洗完了。」說罷,她便拿起衣物衝到旁邊的浴室。

等到女孩身影消失,顧軼霄不着痕迹的笑了笑。他順着洛楚薄的意思,開了一局排位,發現女孩有很多國服角色。看來,他的夫人玩遊戲很厲害呢。

遊戲很簡單,雖然拿了個綠豆英雄,顧軼霄也輕鬆取勝了。正好,潦草沖澡的洛楚薄也從浴室里出來了。

洛楚薄簡單穿了個睡裙,還穿了防走光的七分褲。

聽到「勝利」的遊戲播報,洛楚薄靠了過來:「不錯啊,這個段位你也能贏。」

說著她便坐回床沿,盤起腿欣賞的看着他。

「托夫人的福。」顧軼霄笑了笑,把手機還給了她。他站了起來,向女孩伸出手。

「去你卧室嗎?」洛楚薄猶疑着。

「可以嗎?」顧軼霄用視線丈量了這個床的尺寸,明顯小了些。他向洛楚薄微微欠身,邀請道。

洛楚薄瞭然,她一手拿着手機一手抓起被子準備「搬遷」。

「我抱你過去吧。」顧軼霄看着她「拖家帶口」的樣子,不禁覺得有一種清澈的滑稽。

洛楚薄本着懶的性子,沒多想便攀上顧軼霄的手臂。

女孩抱着被子和手機,男人抱着女孩。

洛楚薄清楚的感受到男人結實有力的臂彎,抱着她就跟提小雞崽一樣輕鬆。

顧軼霄低頭看了看懷抱里安靜的女孩,走廊的橙光燈打在她的臉上。她琥珀色的美眸里總是透着死水般的平靜,托出她給人憂鬱的氣質。她銀白色的秀髮藏着女孩的馨香,更藏着一股病態的柔情。

嫁過來的洛楚薄從來沒有放下假面的戒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