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能無疾而終第2章 「溫馴」的大貓在線免費閱讀

不可能無疾而終第3章 別太荒謬在線免費閱讀

寂靜無聲的會議室內,電話突兀響起。為首的男人不悅的皺了眉,掃了眼屏幕。

看到那串號碼,男人的眉頭幾乎是瞬間舒展開來。整個會議室的人員大氣都不敢喘一個,緊緊觀察着男人的神態。然而,籠罩在他們頭頂的低氣壓卻消失不見,大家面面相覷。

顧軼霄接通了電話,似是愉悅。

「喂,顧軼霄嗎?」電話那頭,洛楚薄隨意喊了一聲。

她旁邊的管家嚇的連呼吸都要忘了,不僅在工作時打擾了少爺甚至直呼少爺全名,少爺要是追責下來,他這個管家就別做了。

「嗯,是我。」聽到女孩的聲音,顧軼霄的不忍勾了勾嘴角。

女孩安靜了一會,似是在思考什麼。

「怎麼了?」顧軼霄開口詢問。

低沉磁性的嗓音落入耳中,洛楚薄突然有些不自在,一時間忘了她要說什麼。

「沒什麼,可能突然想聽一下你的聲音了。」洛楚薄小臉一紅,編瞎話張口就來。

「好。」顧軼霄會意,沒有掛斷電話,便繼續開會。

洛楚薄也沒再說話,安安靜靜的聽着手機里傳來開會的聲音,不禁有些緊張。

可能是因為會議這種過於嚴肅認真的氛圍,洛楚薄原本從享受聲線變成不適作嘔。她匆匆掛斷電話,捂着嘴,臉色慘白的向廁所走去。

僕從立馬攙扶着,管家卻一臉震驚。
?少爺這是什麼操作
?夫人她作嘔是因為
???為什麼我都不知道

電話那頭,顧軼霄在電話掛斷的一瞬便有所留意。

剛好,在所有工作人員震驚的目光中,會議走入尾聲。結束了工作,顧軼霄便立馬起身離開。

「不是我說,顧總這是什麼情況?」

「這還是有史以來他第一次在開會時接電話吧?電話那頭是哪位世外高人?」

「你們還不知道嗎?顧總好像是訂婚了…」

「!?」

整個會議室立馬炸開了鍋,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紛紛開啟吃瓜模式。

顧家別墅內。

洛楚薄那冰雕雪鑄般的肌膚晶瑩剔透卻盡顯病態,她慘白的面孔傳遞着強烈的不安。剛剛她一直在作嘔,吐不出任何東西。

僕從們端茶倒水,攙扶扶背,無不盡心儘力。本想叫私人醫生的管家被洛楚薄攔了下來。

她不喜歡醫生,而且她的身體她清楚,看任何醫生都沒有用。

看着眼前強撐着自我緩解的洛楚薄,慘白的面容也掩蓋不了她那傾城的容顏,嬌眉微微皺起,那好看卻失色的淺唇開合著配合呼吸,虛弱,疲倦,身上沒有一點煙火氣。

洛楚薄躺在沙發上,病態又好似一幅畫。

管家一直沉浸在震驚中,一度以為夫人是孕吐。作為顧家這麼多年的管家,心情頓時有些雀躍,甚至沒有注意到門外的響動。

顧軼霄推開家門,換好鞋徑直往客廳走來。映入眼帘便是那如畫般病殃殃的美人。

洛楚薄一襲淡紫色白凈睡裙,躺在奢華的黑金沙發上。

幾乎在顧軼霄出現的一瞬,洛楚薄便感受到空氣中瀰漫著無形的壓力,她虛弱的睜開眼,看清來人。

俊郎濃顏的面孔,冰冷深邃的眉目。凌厲明澈的氣場中透着與生俱來的,不可一世的貴族氣息,像一頭桀驁不馴的雄獅。挺拔結實的身影向洛楚薄徑直走來。

這臉,這身材,真是賞心悅目。

「恭迎顧少回家。」所有僕從頓時90度鞠躬,整整齊齊。

顧軼霄早已習以為常,他半蹲半跪在洛楚薄面前,一臉擔憂的模樣。他想伸手去摸摸女孩的額頭,卻也沒敢有所作為。

顧軼霄身上,有匆匆趕來的煙火氣,還有一股凌冽且極具攻擊性的硬派朗姆酒的味道,也有沉穩而淡漠的煙草味,讓人安神的味道。

洛楚薄直起身來,跪坐在沙發上。顧軼霄的頭就在她膝蓋的上方,抬頭關切的看着她,活像一隻溫馴的大貓。洛楚薄蒼白無色的嘴唇微微勾起一抹笑,輕聲道:「你不是在工作嗎?」

她抬手指了指顧軼霄身後,桌上的水杯。

顧軼霄會意,把水杯遞到女孩手邊。他沉的眉,低沉的嗓音里暗涌着不明朗的情緒:「我聽聞夫人想我了,就回來看看。」

哈?洛楚薄微微挑眉,回憶起自己隨口編的瞎話。她倒不曾想到,瞎話對顧軼霄這麼受用。

看他這副模樣,也不是嫌棄她的感覺。洛楚薄自打來到顧家,便一直想找個機會和顧軼霄協商婚內的事項。可這幾日顧軼霄逃似的一直忙於工作,今天可算見到本人了。

洛楚薄也不顧現在虛弱的身體,直言:「找顧總談點婚內相關事項,你現在有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