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遲挽月轉頭看過去,連忙起身去扶她:「祖母,我把你吵醒了。」
  遲老夫人擺了擺手道:「沒有,我也睡不着,我知道你心裏也在擔心這件事情,只是,咱們現在在這裡被關着,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寄希望於晉王了。」
  「是啊祖母,我就是覺得憋屈,被人污衊謀逆,咱們卻什麼都做不了。」
  遲挽月有些垂頭喪氣,遲老夫人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道:「你啊,還是見的少,自古以來,狡兔死,良狗烹,這個道理,你往後就慢慢的明白了。」
  遲挽月當然明白,帝王家的情從來都是不值錢的,他們前一秒可以將你捧上天,下一秒就可以把你踩入泥土。
  「祖母,我只想讓咱們家裡人都平平安安的,現在,朝堂形勢複雜,咱們就算不表態,也免不了被人拉攏或者被人針對的命運,我想,咱們能不能退出朝堂?」
  「阿寶,家族的榮耀不是那麼容易就捨棄的,咱們現在好不容易走到了這一步,要這時候退出去,讓我怎麼去見列祖列宗?」
  遲挽月垂下眼睛,心裏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她就知道,在祖母心裏,榮耀比命重要。
  知道兩個人的想法不同,遲挽月沒有再說話。
  遲老夫人察覺到她的情緒,剛要開口的時候,就聽見門外傳來了隱隱約約的呼喊聲。
  兩個人都站起身向外面看去,外面的呼喊聲越來越大,隱約還能聞到煙塵的味道,這聲音也驚醒了睡着的其他人,都醒了過來。
  「怎麼了?
外面怎麼這麼亂?」
  遲瑞皺了皺眉頭,站起身走到了遲挽月的旁邊,隨後就看見這裡駐守的士兵都跑了出去。
  「你等等,外面怎麼了?」
  遲挽月看見上次那個幫自己傳話的獄卒,擺擺手叫住了他。
  那個獄卒停下腳步,慌裡慌張的,說話的語氣也很着急。
  「聽說是着火了,讓我們一起去救火。」
  說完了以後,他也顧不上別的,就抬腳跑了出去,只剩下他們幾個人面面相覷。
  「不會是來殺我們的吧,這可怎麼辦?」
  李氏好了傷疤忘了疼,好不容易消停了兩天,如今一聽見有人放火,就慌得沒了理智,開始咋咋呼呼的。
  遲良扒拉了一下她的胳膊,小聲的提醒了一句:「你別說話了。」
  李氏看了他一眼,又悄悄地用餘光看了一眼旁邊的遲老夫人,連忙閉上了嘴巴,沒有再說話。
  另外幾個人也都着急的不行,心裏有些不安,也就遲挽月他們三個人比較鎮靜一些。
  「你們都找個趁手的物件,如果真的有人圖謀不軌,好歹能抵擋一陣子。」
  轉頭看向身後的人,遲挽月開口吩咐了一句。
  其他人都聽話的拿起來了牢房裡可以防身的東西。
  遲瑞冷哼了一聲:「只要他敢來,我這一拳頭可不是吃素的。」
  他們在牢房裡,聽着那邊的動靜一直沒有停止,但是也沒有人朝着這邊來,似乎那些人並不是針對侯府的。
  一時之間,他們也不知道外面是什麼情況,這種亂糟糟的聲音一直持續了大約一刻鐘才慢慢的停息。
  過了好一會兒,獄卒才回來。
  看見他回來,遲挽月開口問了一句:「外面怎麼了?」
  獄卒也沒有多想,就把實情說出來了。
  「有人在詔獄縱火,現在已經被抓起來了。」
頓了頓,他看了一眼遲挽月,聲音放低了幾分:「晉王也在。」
  遲挽月皺眉,阿昭也在。
  這會不會是阿昭做的局?
  正想着,就聽見獄卒說:「王爺讓您安心歇着。」
  只是一句話,遲挽月就聽明白了這話的意思,還真有可能是阿昭設的局。
  她忍不住笑了一聲,轉身看向身後的人:「想來,距離真相大白不遠了。」
  遲老夫人明白了,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放鬆了下來,轉身朝着後面的床鋪走了過去。
  但是其他幾個人都雲里霧裡的,尤其是遲瑞,追着問:「阿寶,你這話什麼意思?」
第134章  「什麼?
那個兔崽子還敢來!」
  遲瑞一聽,立馬就站了起來,目眥欲裂,虎背熊腰的一大塊站在那兒,光氣勢就挺嚇人。
  「爹,你也別咋咋呼呼的,已經抓到了。」
  「抓到了?
誰抓到的?」
  「阿昭啊。」
  遲挽月回答的理所當然,臉上是掩蓋不住的驕傲和甜蜜,看的遲瑞心裏直泛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