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漠走投無路時候的依靠吧?
就算他認為是我乘人之危,但按照他的性格,重回秦氏,頂多像多年以前一樣,目中無塵,再看不到我。
怎麼也不至於到報復我的境地。」
「什麼性格?」
嘻嘻問:「你以為他還是以前的秦漠呢?
現在他都睚眥必報到瘋魔了!」
「更何況,怎麼不至於?」
嘻嘻的臉色卻很難看:「當初多少人因為你笑話他,笑他是你的男寵?
更何況……如今柳蘊晴回來了。」
我的臉僵了僵。
「柳蘊晴回來了。」
嘻嘻把手機上的信息遞給我:「秦漠親自去接的。」
5我一直以為,比起我來,秦漠應該更恨柳蘊晴才是。
因為,柳蘊晴其人,是秦漠的青梅竹馬,是秦漠早定婚約的人,也是秦漠爺爺的葬禮上拋棄秦漠的人。
除此之外,柳蘊晴還是最看不慣我的人。
但這不是重點。
我和柳蘊晴最後一次見面,是在老秦總去世半年之後。
柳蘊晴即將出國深造,在出國之前舉辦了一個告別晚會。
秦漠跟我說:「小格,我想要去一趟柳蘊晴的晚會,你有沒有辦法帶我過去?」
我不知道,柳蘊晴都已經拋棄他了,他還湊上去幹什麼?
難道他和我一樣,本質都是一隻舔狗?
「我不是去找柳蘊晴,我還有其他的事情。」
秦漠說:「小格,你信我。」
柳蘊晴和我的交情並不深,相反,我們還有些舊怨。
但好歹是高中同學,想要拿到她宴會的邀請也並不算難事。
我帶着秦漠出現在那場宴會上的時候,周圍的人都笑得曖昧。
他們笑我一個暴發戶也學着別人養金絲雀。
這金絲雀,說的自然是秦漠。
我知道,他們是在笑我,更是在笑已經風光不再的前京圈太子爺。
我倒是不在意的。
從我爸爸暴富,我進入這個圈子開始,我就是他們口中「暴發戶」的女兒,他們嘲笑我,但又得求着和我家合作……秦漠來這場宴會,果然是為了找其他人。
看着他和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談着什麼,我還是給了他單獨的空間,一個人去花園呆了會兒。
我知道秦漠最近一直在幹着什麼事情,我知道他並不是池中之物,遲早有一天會東山再起。
所以,當初我才會果斷地把名牌放到他的口袋裡。
我和秦漠之間,如果有七八分是我貪圖他的美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