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張開……」
杜又彤平躺,睜着眼,卻看不清身前男人的臉。
只聽到他急到暗啞的聲音,她抵在他身前。
男人垂下頭,她看到他漆黑的髮絲,聽到他帶着顫音叫她:「又又,別怕,我不會再弄疼你了。」
男人身上很燙,杜又彤渾身如置火爐,她試着把人推開,可手臂一點力氣都沒有。
男人輕而易舉地將她按平,俯身吻她,她別開臉。
下一秒。
杜又彤卻不是疼。
她也很詫異。
不都說第一次很疼嗎?
熱,快被榨乾的熱,感覺整個人都快死掉……
嗡~嗡~嗡~
異樣聲音在杜又彤耳邊響起。
只是這種真實感很快被虛焦取代。
三秒後。
杜又彤費力睜眼,床頭邊的手機鈴聲更加真切。
她躺在床上,因為小時候練過好多年舞蹈,雙腿很自然地呈『打坐式』外翻。
抬起沉重胳膊,杜又彤拔掉充電線,接通:「喂?」
她聲音有困意也有疲態。
手機里傳出錢萊火急火燎又鬼鬼祟祟的聲音:「我的姐妹,幾點了還睡呢?果然不用上班的人啊。」
杜又彤閉着眼,眼前是髮絲烏黑的男人模樣。
做夢時,她看不清臉,現在醒了反而非常清晰。
她嚇到睜開眼,「我請病假啊大姐。」
錢萊遲到的關懷:「都三天了,你還沒好點嗎?」
杜又彤另一手摸了下額頭,蔫蔫道:「昨天下午好點兒,晚上又發燒,出了一身汗。」
錢萊:「出汗就好,我媽說發燒殺菌,汗一過就沒事了。」
杜又彤:「這個點兒你不上班,騒擾我幹嘛?」
錢萊聞言快哭出來:「姐妹,你要救我!」
杜又彤:「怎麼了?」
錢萊:「剛馮總叫我進去,讓我今晚陪他去個局,說是見夢蓮的人。」
杜又彤有些意外:「馮宇恆跟我說,夢蓮的人下個禮拜才來。」
錢萊着急忙慌:「金主爸爸什麼時候來,我們也攔不住,主要是馮總心疼你生病,拉我去當翻譯,你知道我幾斤幾兩,我走後門進的公司!」
「托你的福,馮總瞧得起我,但我屬實是不中用啊,嗐!」
杜又彤聽懂了,一邊掀被子,一邊咬牙切齒地翻身,「我起來收拾一下,等會兒打給馮宇恆,晚上我去。」
錢萊:「哎呀姐妹,你沒事吧?我聽你聲音好像要癱瘓在床了。」
杜又彤連翻白眼的力氣都沒有,「你等我好了的。」
錢萊嘴巴甜:「謝謝我的姐妹,我爸媽給我飯碗,你保我飯碗,從現在起你就是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親乾媽!」
杜又彤太陽穴還隱隱抽動,掛了。
去洗手間洗了把臉,眼睛一閉,杜又彤腦中又出現赤膊的男人身影,她咻的睜開眼,鏡子中是一張掛着水的慌張面孔。
水珠從長長的睫毛下掉落,杜又彤發現自已有半晌不曾呼吸。
她很久沒想起過那個人,久到她以為自已已經把他忘了。杜又彤洗了個澡,把汗洗掉。
出洗手間,她給標註『馮總』的微信發了條消息。
馮總,聽說夢蓮的人來了,今晚我陪你去,地點在哪兒?
不多時,『馮總』的電話打過來:「錢萊跟你說的嗎?你身體怎麼樣了?」
馮宇恆追了杜又彤半年多,杜又彤明確說目前不想談戀愛,他也很禮貌,說那就當好朋友,無論職場還是私下,從無逾越。
杜又彤:「嗯,我好了,錢萊怕耽誤事兒,夢蓮的資料我都提前備過,我去好些。」
馮宇恆又關心幾句,說了地點後掛斷。
……
晚上七點四十。
杜又彤穿着一身煙粉色的職業套裝,頂着精緻妝容,出現在市中盛天酒店門口。
她所在的公司是中美合資,落戶海城的超大型營銷策劃公司,公司內部又分很多部門,競爭異常激烈。
馮宇恆近期正在跟另一個部門的負責人爭晉陞席位,所以瞞着一些資源不公開,也不敢叫公司其他翻譯來。
杜又彤帶病上戰場,一來馮宇恆對她不薄,二來不能推錢萊上去堵搶眼,最後,她很煩另一個部門的負責人,莫名其妙對她敵意很大,三不五時來招惹她。
推開包間房門前,杜又彤看了眼時間,七點五十。
包間里只有馮宇恆,兩人碰頭淺聊一會兒,包間再次打開,率先進來的是個高大的外國人。
馮宇恆和杜又彤很快起身迎上前,馮宇恆跟外國人打招呼時,包間外又走進一抹身影,比一米八出頭的外國人還要高。
杜又彤下意識抬眼看去,高級的灰色西裝,裹着男人勁瘦有型的身體,肩很寬,頭也小,臉…
外國人用英文跟馮宇恆介紹灰西裝的男人,馮宇恆眼底有詫色,但很快用驚喜掩蓋。
「您好陳總,我是嵐杉的馮宇恆,這位是我助理也是翻譯,杜又彤。」
看着兩米外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杜又彤覺得自已又陷進了一個噩夢,或者之前的那個夢還沒醒。
包間里四個人,三個人都看着杜又彤,馮宇恆隔了兩秒沒聽到杜又彤上前握手問好的聲音,轉頭一看。
杜又彤的臉色突然白到連妝都壓不住的地步。
他正疑惑,身旁灰西裝的男人淡定開口:「怎麼了?你認識我嗎?」
直到這一刻,杜又彤才恍然大悟,她忘不了他的,哪怕陳漾化成灰,她都記得。
可陳漾既然給她台階下,杜又彤抿唇,悄無聲息地提氣,然後邁步上前,微微頷首:「不好意思陳總,剛剛認錯人。」
陳漾本就眉眼深邃,面部摺疊度很高,聞言扯起嘴角,笑得說不上邪氣還是賭氣:「我長得很大眾嗎?」
他說中文,身旁的外國下屬聽不懂。
馮宇恆吃不準這位年紀輕輕的夢蓮背後大老闆是什麼脾氣,下意識附和:「陳總要是長得大眾,那我這樣的可能叫泯然眾生了。」
馮宇恆也是個帥哥,但他願意踩着自已捧陳漾,可陳漾根本不看他,只盯着杜又彤。
馮宇恆看杜又彤,想替她解圍,杜又彤一眨不眨地看着陳漾,面不改色的地說:「陳總不大眾,只是很像我從前喜歡的人。」
話音落下,陳漾臉上笑容不變,唯有眼底的挑釁瞬間崩成碎片。